受欢迎的文章
记忆胶囊

广州暂停白海豚搜救工作 农业部门呼吁市民举报

10月24日已失踪生死未卜,市民若看到白海豚踪迹请拨打110或12345  自10月24日起,年老体弱且声呐系统出现故障的白海豚大白就再也没有现身江面,似乎是不辞而别了。新快报记者昨日从广州市农业局(市海洋与渔业局)处获悉,失联大白仍杳无音信。然而,之前搜寻的六艘快艇已经暂停搜救工作。专家表示,大白生死未卜,难做个人判断。  ■新快报记者 吴俊捷  新快报记者昨日从广州市农业局(市海洋与渔业局)处获悉,从10月24日到昨日下午,白海豚大白都没有现身珠江江面,连续失联近20日。渔政部门已经暂停快艇搜寻工作,但一旦有市民打来电话,会立刻派快艇追踪。  据悉,10月17日首次在珠江西航道发现大白后,广州市农业局、广州市渔政各支队、珠江口中华白海豚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管理局、广州海洋馆专家等多日跟随观察,试图引导其入海,但都无果。后确认大白年老且体表溃疡严重,呼吸非常衰弱,转为用一艘小艇静默地跟随它。  此后,自10月23日渔政部门与专家开会商定后,一直实施顺其自然的保护措施,即派船跟随保护大白。但自10月24日开始,就一直不见它的踪迹。此后,渔政部门只能每日派两艘船搜寻,四艘待命,从上午9时至晚上11时在珠江上搜寻大白。  “因为一直没有发现它的踪迹,我们只能将搜寻快艇撤回来。但一旦发现它的踪迹,我们会立刻动用快艇追踪保护。”广州市农业局相关负责人表示。  农业部门呼吁,市民若看到白海豚的踪迹,可以拨打110或12345。  珠江口中华白海豚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管理局技术科科长陈希上周告诉记者,一种可能就是它从内河游回了海洋,因为珠江水域宽广,多处通道连通海洋;另一种可能就是它已经在内河死亡了,但是可能是在我们不太熟悉、人烟较少的水域,所以不太容易发现。但他也表示,若是在内河死亡了,可能很快就会被水中的各类生物分解掉,所以也有可能会发现不了。而对于何种可能性大,他表示,难以做个人判断。  “只能说各种可能性都有。”中山大学海洋研究学院副研究员林文治博士表示,但死亡个体海豚被水中生物分食殆尽,难觅踪影的可能性不大。  “鲸豚体表有一层很厚的结构性、功能性的脂肪组织称为‘鲸脂’。由于它们在水下的热量流失速度要比陆地生物快,这种脂肪一方面具有保暖功能;另一方面,它还可以为海豚提供浮力。可能会有一些小鱼吃掉它脱落的表皮、内脏、肌肉等,但半个月左右把它整个吃精光是不太可能的。”他表示。  此前林文治告诉记者,尽管大白到达广州之后,体表才显现出溃疡状,但很可能它早在佛山之时就有病变症状了。“它回到家的可能性确实不太大,但不代表没可能。”林文治解释道,“24日之后就没有看见它的踪影。如果它可以自己找到食物,自身的免疫系统得到恢复的话,它是可以顺利返回海洋的。”  尽管大白生死未卜,但林文治表示,类似于大白这样的病变个体海豚,即便获得救治机会,国际上的成功率也是极低的,仅维持在10%左右。  “如果它仅患小病,是不会搁浅的,它还是可以完成正常的捕食、迁移、社交等行为。一旦搁浅,大多数都是连基本的活动行为都没法维持,这也说明它已经病得非常严重了。所以,以我们现在针对海洋哺乳动物的兽医学水平来说,要去拯救病重鲸豚,还是非常困难的。”他表示。  此外,他表示,即便是野外调查,偶然发现患病个体海豚,救治的成功率也不高。他进一步解释道:“首先,作为野生动物,白海豚的伤病情况不是很严重的话,你很难抓住它;其次,在水下环境,抓住一头病重的四五百斤的海豚,那也是很困难的;再次,如果它已经病得很严重,抓住它实施救助和等它搁浅到岸上救助,救治效果是差不多的。”  “这本身就是自然选择的过程,刻意花费太多精力和人员,那样效果可能还不是很理想。保护物种最好的办法,是尽量保证它们的栖息地的原始性和完整性。”他一再强调。  10月12日早上7时 在佛山境内平洲水道东平桥五斗河段现身。  13日、14日 在东平河五斗桥附近水域活动。  14日晚  向禅城、顺德方向游动,最远游至东平水道陈村段处。  15日 渔政队利用“声驱法”将其赶回五斗桥河段。  16日14时 游至珠江口,随后进入大海。  17日下午3时30分 游至琶洲大桥上游100米水域。  18日下午 在东圃大桥下出没。  19日下午 游至珠江大桥西桥下游1公里处。  20日11时 出现在芳村码头、白鹅潭附近水域。  21日10时 出现在珠江大桥西桥上游。  22日10时 出现在珠江大桥西桥水域。  23日上午10时许  出现在金沙洲大桥附近。  24日起 失踪。  街坊心声  误闯珠江水域的白海豚自10月17日下午3时30分在琶洲大桥水域现身之后,就吸引了各路眼球。伴随它命运的起伏跌宕,不少街坊们可谓是一路跟随,表示十分关心。而随着10月24日它踪迹全无之后,热心街坊们更加关心起这个小精灵的去向。  家住在芳村码头附近的王伯是个老广州,这是他第一次看到野生的中华白海豚。自从上月20日下午2时左右在白鹅潭水域看到大白之后,他就再也放不下了。“它白色稍带粉色的皮肤在阳光中非常漂亮,还时常会甩出小尾巴或露出长长的脊背。真希望它静悄悄地就返回了大海。这样心里还好受一点儿。”  经常在江边跑步的刘小姐更多的是揪心。“10月23日看到报道说白海豚游过了鹤洞大桥,有朝入海口的方向游去的迹象,当时可开心了。结果第二天它又返回了金沙洲大桥附近水域活动……反反复复,除了为这样的小生命干着急,只能祈祷它已经回到海洋。”她说。  同样为白海豚担忧的还有32岁的王先生,作为一个资深的动物摄影爱好者,除了担心之外,他显得颇为冷静。“驱赶、引导、搜寻工作都做了,现在却不知道追踪对象大白到底去哪里了,甚至不能给出稍微明朗一点的答复,实在让人难以接受。”  曾在香港攻读生物学的温小姐告诉新快报记者,珠江口水域作为中华白海豚最大的栖息地,保护措施很滞后。  “香港政府设立有白海豚专项保护基金,且每年投入数百万元去做香港海域的白海豚研究。相比之下,珠海、广州等珠三角区域,不仅起步晚,而且人力资源、技术、资金等注入力度都非常有限。”  10月刚从美国归来的刘同学,有多年参与动物救助的经历。对于这样不明朗的结果,表示难以理解。他介绍说,在国外,类似于白海豚这样的国家一级保护动物,全国的专业化人才、技术、资金等都是高水平流动的,甚至还会经常参与国际交流合作,保护效率很高,合作意识很强。  “相比之下,我们的保护工作展开通常都是硬性地按照行政区域划分,各自为政。整个保护效率很低”。

据外交部网站消息,国家主席习近平将于11月29日至11月30日赴法国出席气候变化巴黎大会开幕活动,并将于12月1日至5日对津巴布韦和南非进行国事访问,并赴约翰内斯堡主持中非合作论坛峰会。这将是中国最高领导人首次出席联合国气候变化大会,也是2015年中国一系列外交活动的收官之行。

原标题:上海海关查获近12万只假冒3M口罩  今年起,上海海关开展“中国制造海外形象维护‘清风’行动”,通过在上海口岸筑起严密监管网络,把涉及民生和消费者健康的侵权产品作为查缉重点,对从上海口岸出口的假冒侵权行为开展专项打击。截至目前,上海海关累计查办相关侵权案件30起,案值合计达230余万元人民币。  “清风行动”中,上海海关查获侵权的3M口罩,精准打击侵权,不仅维护了“中国制造”的形象,更是有效保护了境内外消费者健康。  上海海关工作人员在海量数据排摸中发现不少非洲企业纷纷在中国采购口罩,但在和包括3M公司等相关口罩企业沟通中,却发现那些正规企业的口罩出口量并没有明显增长。长期打假的职业敏感让上海海关法规处工作人员初步判断这其中存在假口罩出口侵权风险。  但这些假口罩会怎么走?什么时候走?如何不“误伤”正品?海关工作人员带着这些问题一头扎进统计数据和案件分析中。通过数据分析,海关工作人员最终整理并转化了几十条参数,并加载进入海关通关系统中进行24小时监控。  没过多久,上海海关就通过风险布控先后锁定了两批出口境外某国的疑似侵权口罩,随即下达查验指令。不法分子对其中一批假冒3M口罩采取了包装与 货物分离的手法,对另一批假冒3M口罩用了其它货物伪装并隐藏的手法,但这些都没有逃过海关查验人员的眼睛。经过“3M”品牌权利人3M公司的鉴定,两批合计近12万只口罩都是假冒产品。  在拦截假冒口罩出口的同时,上海海关法规处工作人员继续深挖线索,在蛛丝马迹中顺藤摸瓜查到了制假源头。为了彻底铲除这个假口罩制造窝点,保护境内外消费者健康,上海海关及时将案件情况通报给上海市公安机关。公安部门经过缜密部署,最终成功捣毁制假源头。  据3M公司实验室鉴定,海关查扣的两批假冒口罩不仅工艺粗糙而且采用劣质滤材,过滤性能均未达标,消费者如果佩戴这种假冒口罩不仅无法起到应有的保护作用,还会对健康产生危害。现在,那些查扣的假冒口罩正等着接受无害化的销毁处理。  在海外市场上,“中国制造”已经成为质优价廉的代名词。然后国内少数不法企业冒充知名品牌,以假乱真、以次充好,生产出口一些假冒劣质产品,不 仅损害“中国制造”的形象,还可能危害境内外消费者的身体健康。这也是我国政府所不允许的。为了严厉打击这类假冒侵权行为,维护正常的进出口贸易秩序,上 海海关在海关总署的统一部署下,开展“中国制造海外形象维护‘清风’行动”。

@天津日报:【赵海山任天津市副市长 于秋军任市政府秘书长】今天上午,天津市第十六届人大常委会举行第二十二次会议。会议审议并通过了市政府提请审议的人事任免议案,决定任命赵海山为天津市副市长,决定免去张志强的天津市人民政府秘书长职务,决定任命于秋军为天津市人民政府秘书长。(记者李川)  男,1962年10月出生,天津市人,籍贯河北省深县。 光电技术专家。1984年北京邮电大学无线电专业毕业获学士学位。1991年北京航空航天大学电子工程专业毕业获硕士学位。曾任中国航天机电集团公司三院八三五八所第一副所长,国防科工委引信技术专家组成员。曾任天津市科委副主任、天津港保税区管委会副主任。现任天津市科学技术委员会主任。  男,汉族,1956年10月出生,中国共产党党员,天津市人大代表 ,现任中共天津市委副秘书长、天津市第十次党代会报告起草组成员。

【“工体连环撞人案”案犯被判死刑】北京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今天宣判,“”被告人金复生犯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和故意杀人罪,决定执行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去年12月金复生因与北京三里屯经济管理中心产生纠纷,驾车故意撞向该中心司机,又撞向11名民众,致3死8伤。(央视记者张赛)责任编辑:

分类:体育

时间:2016-05-17 11:03: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