受欢迎的文章
记忆胶囊

公安部:东莞涉黄问题已得到有效控制

新京报讯 (记者涂重航)昨日,公安部通报了2014年以来全国公安机关开展治安打击整治工作情况。公安部治安管理局副局长华敬锋表示,东莞涉黄案共处理36名民警,17人被移送司法机关。经过一年的打击整治,东莞涉黄问题得到了有效控制。   据公安部治安管理局局长刘绍武介绍,2014年,全国公安机关共侦破涉黄涉赌刑事案件3.7万余起,抓获犯罪嫌疑人8.7万余名,公安部挂牌督办的134起重大案件全部告破。  全国公安机关建立常态工作机制,经常性暗访侦查、异地调警组织行动。去年以来,公安部先后十余次组织力量到各地暗访,今年刚刚又组织了新一轮暗访检查,对发生问题的重点地区公安负责人进行约谈。  华敬锋表示,近年来,网上涉黄涉赌问题突出。对此,公安机关加大了对网络涉黄涉赌案件的打击力度,比如去年北京警方侦办的成人奶妈网案件就是其中的典型案例。    据华敬锋介绍,去年2月9日,各大媒体曝光东莞涉黄事件后,公安部由刘绍武带队,与广东省及省公安厅主要领导交换意见,研究案件侦办,追究责任。东莞涉黄案共处理36名公安民警,17人被移送司法机关处理。  经过公安机关集中整治后,公安部又组织人员前去暗访。经过一年的打击整治,东莞的娱乐场所涉黄涉赌问题得到有效控制,取得了阶段性成效。前后共控制涉黄涉赌组织者、盈利者1045名。    对于我国的食品安全形势,华敬锋表示,以往危害人体健康的毒奶粉、地沟油这样的有毒有害食品案件在减少,而以次充好、以假充真、不符合安全标准的案件在增多。前一段报道的上海福喜事件、3·15晚会报道的“过期面粉”事件,都是此类典型案件。  另据华敬锋介绍,一些新型犯罪手法不断出现,不法分子和企业不停地变换手法来躲避侦查打击。近期,天津、山东公安机关侦破一起案件,犯罪分子在屠宰环节给生猪注射盐酸肾上腺素。盐酸肾上腺素不属于受打击的16种瘦肉精名录,但它和瘦肉精有很多相同的效果,给猪注射以后,可以达到增重、保鲜的效果。  为了春节让群众吃上放心食品,华敬锋称,近期公安部开展了“利剑行动”,专项打击食品药品安全问题。春节期间,要紧紧围绕老百姓用得最多的食品、肉、牛、奶、蛋、副食品、烟酒加大打击力度。(原标题:东莞涉黄案处理36名民警)编辑:

扬子晚报讯(记者 仇惠栋)南京市纪委、市监察局昨日披露,经对有关单位反映的问题初步核实,江宁区交通运输局局长王平涉嫌违纪违法。依据《中国共产党纪律检查机关案件检查工作条例》有关规定,南京市纪委决定对王平进行立案调查。(原标题:江宁区交通局局长王平被调查)编辑:

首都互联网协会党委: 积极发挥引领作用 全面推进网络空间法治化  10月31日下午,北京市互联网信息办公室、首都互联网协会召开党建工作座谈会,市委宣传部、市委社会工委相关处室负责人、市网信办、首都互联网协会相关负责人,首都互联网协会党委党建工作指导员,部分属地重点网站党组织负责人参会,与会人员围绕学习党的十八届四中全会精神,全面推进网络空间法治化,交流了体会和工作思路。  党建指导员、市老干部局原副局长马卫平说,全面推进依法治国,是事关我们党执政兴国的一个全局性问题,必须抓好、抓实。党建指导员一方面要加强自身学习,把四中全会精神学好、学透,一方面要积极推动网站党组织和广大党员深刻领会、准确把握中央精神,推动党务与业务的双进入,促进互联网企业健康发展。  市网信办副主任夏日红表示,《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推进依法治国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是全面推进依法治国、加快建设法治中国的纲领性文件,为政府依法管网、网站依法办网指明了方向。北京属地网站党组织、全体党员要将学习宣传、贯彻落实党的十八届四中全会精神作为当前和今后一个时期重要的政治任务,要带头学法、模范守法,积极发挥引领作用,全面推进网络空间法治化。编辑:

在旅游安全工作中,必须调整“管多了怕沾包”的心态,必须知道“管不到位要担责”的责任所在。在执行旅游法或者转移假日办的职能过程中,旅游安全工作机制不能断裂,否则事故就会在这种转型之中出现。  □杜一力  没有组织的活动,当地政府仍然要对安全负责。在假日办职能并入部际联席会议的过程中,旅游安全的分析、预案、主动提出意见和建议的工作不能放松。这个机制若有断裂,非常容易出现安全事故。  上海外滩迎新跨年踩踏事件,不仅让全国人民痛惜,还让旅游界所有的人惊出一身冷汗。之前的几年,上海著名的跨年灯光秀,都有上海市旅游局参与主办,今年元旦是不参与主办的第一年,事故就发生了。旅游界的人士,不能只有侥幸,没有反思。外滩事件要告诉我们的是,安全防范远不止尽快建立景区流量控制制度这么简单。  外滩踩踏的事故原因还在查,但是已经了然的:第一,不是基础设施问题,上海的各方面设施全国一流;第二,不是管理能力问题,上海对大型活动的管理水平全国一流,多少大型活动都能井井有条,经验丰富;第三,更不能说是上海市民的素质问题,跨年活动多有举办,世界各国也办,上海市民少有不服从组织者安排的问题。这次几位年轻人现场组织自救,恰恰是他们的高素质帮了忙,不然后果还要糟糕。  现在反思原因,有判断说是大意了,不是故意大意,是一些因素的聚集造成了大意:第一,鉴于过去对大活动造成的交通堵塞等反映,决策者已经宣布今年跨年不搞活动了;第二,不搞活动的通知在一周前在上海电视台反复字幕滚动播出了;第三,黄浦区已经以一个较小规模的5D灯光秀活动替代了部分需求,换在外滩源有条有理地组织了;第四,从外滩看浦东上海中心最高楼的灯光秀这个节目,在10月1日已经搞过,没有出现什么特别例外的情况。所以,外滩所在的黄浦区并没有按照大型活动的一般做法,广泛动员多套预案严阵以待,因为考虑根本没有什么大型活动要举办。  因为没有组织活动,所以出了问题,这是最需要深思的问题。  一是没有组织的活动,当地政府仍然要对安全负责。很明显,政府举办大型活动出安全问题少。因为政府作为主办者在活动中有明确无误的责任。《大型群众性活动管理条例》明确,县级以上人民政府组织的活动,要负责其安全,要有责任人,有预案,有应急机制。尽管政府各个部门的配合有不足,但是总的责任明确,政府总会动员各种资源,形成防范机制,基本是人人神经绷紧,即便有疏漏也有人补台。“乱乱哄哄,圆满成功。”这是对我们国家群众活动运行机制不够完善科学的情况下,靠人力、行政措施堵漏、防危、保安全的一个形象总结。  因为没有组织活动,所在地政府和上级政府以及主管部门责任意识会下意识地放松,但是法律并没有免责。政府不组织,还是会有群众性的活动出现,这种没有组织者的群众活动,政府仍然要承担责任,这是一些政府尚不自觉自知的责任。国家《突发事件应对法》第七条规定:县级人民政府对本行政区域内突发事件的应对工作负责。这个“负责”从预测、监测到应对处置,是全方位的。这一责任是从2003年首次明确的,政府对安全及突发事件负责。非典以前,各类安全责任的主体都是经营者、管理者、主办者;非典之后,公共事件的责任主体明确是各级政府。从那时起政府及时启动应急预案,对自然灾害、社会治安等公共问题的责任明确,处置越来越法制化,越来越规范。  政府转型过程中,主办的各类活动正在减少,但是不能不面对的一个趋势是,人们的需求会按照自身的规律形成各种各样的大活动、中活动、小活动。像这次外滩的跨年灯光秀,已经形成的过节习惯,各国各地迎新年推波助澜的造势,不是政府一纸声明“不组织活动”就可以化需求为无形的,人们需要满足自己的节日需求。市场需求形成的各种活动和行为,正是需要政府给予安全保障的公共服务职能。外滩事件告诉我们的是,政府要主动追踪社会动向、追踪市场动向,提供更加精细的管理、服务和保障。守夜人的责任就是这样。  二是给各级旅游部门一个重要的警示:转型过程中旅游安全管理的机制不能断裂。旅游安全涉及面宽,链条长,很难控制。所有的旅游管理者一直处于对旅游安全惴惴不安的状态之中,须臾不敢懈怠,能做的尽量去做,不能做的尽量想到,协调别的部门去做。反倒是旅游法出台之后,有的同志下意识地放松了。因为旅游法明确规定:县级以上人民政府统一负责旅游安全工作。县级以上人民政府有关部门依照法律、法规履行旅游安全监管职责。旅游法还规定县级以上人民政府要将旅游安全纳入政府应急管理体系,建立突发事件应对机制。旅游法关于旅游安全责任明确了,是不是旅游部门可以不要管那些我们管不了也管不好的事情了。特别是国务院成立旅游部际联席会议以后,把假日旅游部际协调会议职能并入联席会议制度,更使很多旅游管理者如释重负。我觉得,这个想法像外滩事件的管理者一样,有点危险了。  回顾可见,国内旅游大发展的十几年,没有大的旅游人群活动的公共事件发生。虽然每个假日热门地区人山人海的景象很叫人震撼和后怕,但假日旅游总体安全。旅游安全事故的偏重出在交通安全特别是公路交通。至今我们没有深入总结这是为什么。每年全国33亿人次的国内旅游者,进出两亿人次的出入境游客,境内境外大流动,基本安全平安,这当然不会是侥幸。旅游活动自发性、集中性和突发性很强,旅游不是没有安全问题,而是伴随旅游活动的开展一直有协调旅游安全的机制在形成和运转。早于国家《突发事件应对法》7年,国务院2000年46号文件要求建立假日旅游协调机制,这个机制对安全工作的要求正是后来国家在《突发事件应对法》中规定要求,即旅游安全工作的责任是地方政府,应对和应急机制的体制是“政府统一领导,各方面协调配合”。因为假日期间旅游事实上有规律,旅游、交通各个部门事先预测客流规模、客流走向,分析安全保障的关键环节和薄弱环节,及时处理出现的问题和事故,一个围绕游客的服务体系就此形成。  假日旅游协调机制并不是强力机制,手段和工作水平有很多局限,也有一些地方和城市的假日协调机制运行不够好,安全工作发发通知,安全检查走走样子,这些情况都存在。但是假日旅游协调机制围绕旅游安全进行的全链条的预测、预警、重点环节的防范、重点问题重点盯防,把分兵把守、各负其责的体制力量协调到“以游客为中心”的要求中来,这对我们这样一个“不怕困难大,就怕不协调”的体制来讲非常必要。在长达15年的全程守护中,协调了多少大大小小的问题,防范了多少重大事故的出现,非亲历不知其重要。我们从自己的亲历和参与解决的各种重大问题中肯定地告诉历史,假日旅游总体安全,从国家到地方形成的假日旅游协调机制起到了非常重要的作用。  旅游法和国务院旅游工作部际联席会议制度明确了各级地方政府对旅游安全的责任。但是能否以游客为中心,根据旅游者流动和活动的规律提供卓有成效的安全保障措施,旅游部门的作用是明显需要的。旅游法规定的旅游目的地风险提示制度、旅游公共服务信息和咨询服务、旅游应急预案,包括景区流量控制以及舒缓城市客流压力,也都是旅游部门需要尽责和主动建议的。在旅游安全工作中,必须调整“管多了怕沾包”的心态,必须知道“管不到位要担责”的责任所在。在执行旅游法或者转移假日办的职能过程中,旅游安全工作机制不能断裂,否则事故就会在这种转型之中出现。(作者杜一力,

人民网北京11月6日(记者 李婧)5日上午9时,2014年APEC会议最后一次高官会开幕式在国家会议中心大宴会厅举行,这也标志着2014年APEC领导人会议周正式拉开帷幕。今天,记者获悉,在APEC会议前夕,公安部副部长、北京市公安局局长傅政华暗访安保工作时,碰到了一个工作认真的年轻民警,车被拦下检查了10分钟。这个小小的细节,体现了北京市5万民警为APEC会议的安保工作做出的努力。  沈健龙是一个刚参加工作的年轻民警,他所在的中心区交通支队,今年5月18日刚刚成立,由8个中队组成。APEC会议期间,沈建龙与战友不仅要负责中心区的交通秩序、特勤警卫,他们还是一支经过专业培训的反恐处突力量。  APEC会议安保期间,支队要求大家24小时不放松,面对车辆必须做到逢疑必查,没有漏洞,但让小沈没想的是,自己还查了一次局长的车。  2014年10月底的一个深夜,沈健龙一如往常一样在天安门广场东侧路北口设岗执勤。突然,一辆正在等红灯的无牌车辆进入了他的视野。  就像条件反射一样,沈健龙立刻示意该车辆等在原地,并快速来到这辆蓝色别克商务舱的旁边。“您好,请出示驾驶执照和行驶本。”“驾驶证和行驶本都没带。”司机的一句话,让小沈立刻警觉起来。“请靠边停车”沈健龙命令司机将车停在路边,同时熄火。随后还将车钥匙控制在手上。  “交警同志,我们是来临时检查的。”就在沈健龙登记查看车辆信息的时候,副座上的一个年轻人走下车。“那请您出示一下工作证!”沈健龙一伸手,却又把这名年轻人难住了。“没带工作证,怎么证明你是来检查的,把后备箱打开。”面对可疑车辆,沈健龙一丝不苟的执行着检查。任由司机和副驾驶的年轻人怎么解释,沈健龙就是两个字儿“不信”。  前前后后,检查了大概10分钟。电台突然传来中队的通知,“你所检查蓝色别克商务舱,确为路面临时检查车辆。请放行。”“还真是来检查的。”在经过认真核实确认之后,沈健龙将车辆放行。  回到中队,沈健龙才知道,这是针对APEC安保进行的一次“对抗式”突击检查,那些“问题”就是为检验民警故意设置的,而更令沈健龙吃惊的是,公安部副部长、北京市公安局局长傅政华就坐在车后座上,10分钟的检查时间一直没有说话,在第二天的局务会上还点名表扬了自己工作认真尽职。“竟然查了局长的车,还得到了表扬,现在想想还真有点儿激动。不过对于我们交警来说,谁的车都一样。”      高亮是便衣总队的一名民警,从警已经14年了,经历过奥运会、60周年国庆等重大安保活动,面对即将到来的APEC会议,他却丝毫不敢放松。  每天的早上和傍晚是高亮最忙碌的时候,有时早上5点钟,高亮就要从单位出发,前往警情高发地点。在早市,高亮一身深色的上衣,运动鞋,再加上一个绿色的购物袋,俨然一副出门买菜的好男人形象。而在地铁,背着书包,拿着手机的高亮又摇身一变成了上班族。  “拥挤的人流、大包小包的市民,这些场景是北京早晚高峰的真实写照。大家都忙着上班回家,很少有人注意身边的人。便衣民警们要挤在人群中发现可疑。” 10月底的一个下午,刚下勤的高亮翻开一个记录着密密麻麻数据的黑皮本对记者说。  从今年1月份到现在,高亮所在的二大队已经抓获各类违法犯罪人员近300人。“其实抓人不是我们的目的,防范才是。”高亮笑着告诉记者。  说到APEC安保,高亮介绍说:“除了每天的常规工作,我们要做的就是确保会场、驻地等重点区域外围安全,排除隐患。”为了能够堵住所有漏洞,这次APEC会议,便衣总队民警将会和着装民警协调合作。一旦便衣民警在人群中发现可疑人员,哪怕跟踪过程中没有发现其有违法举动,也会及时通知着装民警上前盘问,核查,切实做到不放过一个疑点。  “以前我们主要针对的是小偷扒手,现在随着反恐形势日趋严峻,注意发现暴恐分子,及时排除各类安全隐患也是我们的重点工作。”每天,挤在那些男男女女、老老少少之间,高亮留意观察着每一种表情、每一个眼神。用高亮的话说,嫌疑人都“挂相”,只要是有可疑,就逃不过他的眼睛。  但发现线索后,要等着嫌疑人“出手”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儿,有的时候,高亮他们一走就是四五个小时。一次跟踪一伙儿窃贼,高亮从南三环硬生生走到了北三环。回来的时候,两个腿都是木的,直打哆嗦。  “盯人是最累的时候,你根本不知道他什么时候会作案。神经一刻也不得松闲。”可对于高亮来说,既然当了便衣警察,就要守一方平安。“咱跟和着装民警最大的区别,就是要‘悄无声息’的排除隐患。    海淀巡警支队摩托车中队一共有8名民警,是一支年轻却又成熟的队伍,说它年轻,是因为它从创立至今也仅仅只有一年的时间。而说它成熟,则是因为这支中队所有队员的平均年龄超过了40岁。  和普通的步巡、车巡不同,摩托车巡逻中队的队员们追求的只有一个字,那就是“快”,穿过拥挤的车流,第一时间赶到现场,对各类突发案事件进行先期处置。“如果能在最短的时内赶到突发案事件现场,第一时间进行处置,很多事情就能大事化小、小事化了。”摩托车巡逻中队队长王亮告诉记者。  今年3月份,摩托车巡逻中队接到紧急警情,在中关村一座电子卖场的顶层,一名女子因感情纠纷站在楼顶边缘,想要跳楼轻生。现场的保安根本没有办法靠近,当时正好处于交通高峰时段,路上拥堵不堪,好几辆派去增援的警车都被堵在了路上。  摩托车巡逻队临危受命,凭着过人的技术,在拥堵的车流中穿插前行,最终仅用了5分钟就从四通桥赶到现场。并最终趁着女孩儿分身的瞬间将她一把拉到怀里,成功救援。  “快”,是摩托车巡追求的目标,但如何既能保证安全,又要保证速度,则是一个难题。王亮告诉记者,让队伍保持战斗力的方法只有一个,那就是练。为此,中队专门签订了一个专业赛道,定期举行训练。S弯、单边独木桥、非正常启动,绕蝴蝶桩,甚至还要练习行进中侧踢。“这些动作必须3分钟之内全部完成才算合格。只有不断练习,才能成为一支精兵。”王亮介绍说。  APEC会议对于刚成立一年的摩托车中队来说,不仅仅是考验,也同样试一次展示自己的机会,虽然个个都是40多岁的老民警,可他们却没有一个人退缩。在APEC会议期间,巡警中队将全员停休,实行两班倒的“打铁班”,保证24小时在岗在位,时时备战。  在很多人眼中,能够穿上警服,骑上警用摩托车去巡逻,一定是一件既轻松又帅气的事情。然而,对于每天至少在摩托车上呆4至6个小时的巡警来说,却是有苦自知。用王亮的话说,那就是“谁骑谁知道”。  在炎热的夏天,摩托车巡警们却没有一个敢贪图凉快穿短袖,全部一水儿的长衣长裤。再加上头盔和烈日的暴晒,衣服被汗水浸湿了又晒干,全是白色的汗渍。“短袖、短裤可不敢穿,摩托车巡逻速度很快,关节长时间被风吹,特别容易得病。”王亮告诉记者,而哪怕是在有防护的情况下,长时间的骑行,也让队里几乎所有的队员都患上了不同程度的关节病。  APEC会期正好是在11月,天气虽然不太冷,但正是北京刮风的季节。队员们出去巡逻都要穿上至少十几斤重的防护服,护膝、重型头盔更是一样不少。可风还是会往缝里灌,出去不到半个小时,就基本上被吹透了。  “既然选择了这份职业,再辛苦也值得,40多岁不算事儿。”王亮话不多,却代表了整个摩托车巡逻中队的心声。    北京市公安局督察总队有一支“神秘”的队伍,他们会假装各色人等,专门为警察“挑错”或做一些和警察“对着干”的事儿,他们来自警务工作暗访大队,负责对全局各项工作进行“暗访”。  张斌是暗访大队大队长,这名有着十几年警务督察系统工作经历的老民警对于暗访工作有着自己的看法:“我们就是局领导的一双眼睛,真实、客观的把全局日常警务工作‘原滋原味’的带回来,好的嘉奖鼓励、差的批评整改,目的就是不断完善全局各项警务工作。”  APEC会议前期,暗访大队频繁开展“对抗式”检查,就是对任何单位和个人都不提前打招呼,以实战为标准进行演练。记者去采访的当天,就正好赶上了一次“对抗式”暗访。  当天,张斌大队长与一位民警扮成社会闲散人员,试图在没有任何证件的情况下进入某重点安保单位。“这次检查主要针对APEC会议期间,重点单位尤其是水、电、气、热等涉及民生的大单位安全防范工作,这些虽然不是民警值守,但却是全局内保工作的重点,绝对不能发生任何问题。”  在车上时,张斌与民警随机确定去哪个单位,并商量着如何“攻破”安保力量,“你走侧门,我走正门,回头再换过来试试....。.”。当天选择了两家大型企业作为检查对象,其中一家无论张斌和同事用尽各种办法,例如找人、送东西、上厕所等借口,保安就是没有让他们进去,最后差点以报警“吓退了”他们,张大队长却并没有因为碰一鼻子灰而丝毫不高兴,反倒连夸基础工作扎实。但是在检查另外一家企业时,却没有费太多劲便进入了核心区域。  随后,张斌与同事在现场直接叫来了属地管辖民警,并将情况直接报给了督察总队领导,十分钟左右,内保部门相关领导,责任民警、企业保卫处领导全部赶到,就在该企业会议室召开了一个现场会,通报检查安保措施落实情况,指出存在问题,记录相关材料,一套程序走完,三个小时过去了。  回去的路上,记者以为今天的工作已经结束了,但张大队长却笑着说工作刚刚开始,他们要将今天情况汇总,并将相关视频材料制作成视频短片,在第二天的全局视频会上进行通报,工作时间不会少于10小时。  “说实话,辛苦不说,这个工作挺得罪人,有时也会受点委屈,毕竟是给人找错去了,但是为了APEC安保的万无一失,再苦再累也值了,检查单位也还是能理解的。”张斌笑着说道。编辑:

分类:小说

时间:2016-04-01 01:07: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