受欢迎的文章
记忆胶囊

专家谈猥亵女童案:养父母如起帮助作用可成共犯

原标题:放任养女被猥亵,养父母应担何责  8月15日,“南京铁路公安处南京南(派出)所”官微发布消息:8月12日19时许,南京南站候车室内发生一起涉嫌猥亵女童案件。南京铁路警方8月14日在河南滑县将嫌疑人段某某(男,18岁)抓获。经查,同行成年夫妇为段某某父母,女童系段某某父母之养女,警方以涉嫌猥亵儿童罪对段某某依法刑事拘留。   段某某涉嫌犯罪案发,来自网友12日微博爆料:当天19时10分,众目睽睽下,一青年男子公然将同行小女孩抱坐在大腿上,做出不雅举动。小女孩完全不反抗,同行的两名中年人对此也视若无睹……   在本案中,段姓夫妇对未成年养女被性侵“视若无睹”等行为,应否追究刑事责任?是否应撤销其监护人资格?司法机关如何更好地保护被性侵儿童?8月16日,记者独家连线采访了北京市人大常委会法工委委员、北京青少年法律援助与研究中心主任佟丽华。    有网友认为,“养父母在现场,默许纵容亲生儿子的猥亵行为,未尽到保护义务,应成立不作为的猥亵儿童犯罪……”   对此,佟丽华分析认为,网友保护女童的心情可以理解,但对女童养父母的行为定性,取决于侦查机关查明其在该事件中“究竟扮演了什么角色”。   “如果被猥亵女童的养父母起了‘帮助作用’,应按猥亵儿童犯罪的共犯论处。”佟丽华表示,依据2013年最高法、最高检、公安部、司法部联合发布的《关于依法惩治性侵害未成年人犯罪的意见》(下称《意见》)第24条的规定,介绍、帮助他人奸淫幼女、猥亵儿童的,以强奸罪、猥亵儿童罪的共犯论处。如果仅仅“视若无睹”,很难认定构成犯罪。   此处的“帮助”,佟丽华提醒说,不一定是“帮助实施具体猥亵行为”,可以广义地理解“帮助”。应该查明女童之前是否受到过性侵,如果以前受到过性侵,其是否曾经向养父母求助过,如求助过则要进一步查明:女童养父母对犯罪嫌疑人的性侵行为是否支持,对女童求助是否置之不理冷漠对待,或采用欺骗手段让其相信这并非侵害,或用其他批评训斥等方式对女童造成精神压力等。这些让段某某能在家中对女童形成“优势地位”,进而导致女童陷入“孤立无援境地”不得不就范的行为,均可构成法律上的“帮助”。   “未成年人被性侵的犯罪案件中,来自教师、亲属、朋友等熟人作案的占发案总数的很大比例,成年人性侵儿童往往利用的便是‘优势地位’、未成年人的‘孤立无援’境地。”佟丽华说。     据报道,段某某一家系河南省滑县居民。滑县民政局相关工作人员表示,目前民政部门已就收养关系等相关问题进行调查了解核实。南京警方也已赶到当地进行调查。   如果收养关系成立,而女童遭监护人性侵,可否撤销其养父母监护资格?   “还是要依据刑事侦查的结果来判断。”佟丽华告诉记者,女童养父母如存在性侵行为或者构成猥亵儿童犯罪的共犯,理应无条件撤销其监护资格。依据是最高法、最高检、公安部、民政部2014年发布的《关于依法处理监护人侵害未成年人权益行为若干问题的意见》第35条的规定:监护人性侵害的,人民法院可以判决撤销监护人资格。   “撤销监护人资格,在未成年人保护领域,是保护未成年人最后的、不得不为的手段。”佟丽华说,在国际儿童保护方面,撤销监护资格的一般原则是,政府必须举证证明已尽到监督、教育责任,而监护人屡教不改。例外原则是,监护人如存在性侵害,应无条件被撤销监护资格。   “本案中,段姓夫妇默许性侵行为,即便其不构成猥亵儿童罪的共犯,如果政府有关部门评估认定其监护行为存在重大过错,其监护资格依然可能被依法撤销,被收养的女童应被送养、寄养到有爱心、健康的家庭进行监护。”佟丽华说。     就在南京南站猥亵女童案侦查的过程中,有网友举报称,网上流传“江苏刘老师,媲美欣”的性侵儿童系列视频。8月15日下午,“江苏网警”发布微博,称警方已经介入调查此事。   佟丽华对此表示,性侵儿童类案件是全世界公认的、犯罪行为发生后无被害人报案最多的一类刑事案件。考虑到被害人是无自卫能力、表达不清的儿童,一方面幼童家长要对孩子加强预防性侵害的教育,另一方面需要司法机关加大打击力度。   “建议公安机关参照我国‘打拐’中‘儿童失踪立即立案’的做法,一旦儿童报案被性侵,应立即以刑事案件立案。”佟丽华表示,刑事立案要求提供基本的事实证据。而儿童被性侵多来自熟人作案,幼小的儿童已受到身心伤害,其家长也往往羞于启齿,提供基本的证据对他们而言十分困难。“报案后立即立案”有利于尽快启动国家司法资源配置,尽早搜集证据、及时侦破案件。如后续搜集证据表明不构成性侵,可撤销案件。   “性侵儿童案件十分特殊,遭受性侵害的儿童需要来自全社会,特别是国家司法机关的特殊保护。”采访最后,佟丽华这样表示。 责任编辑:

原标题:罕见北宋汝瓷将拍卖 港媒:或刷新中国瓷器世界拍卖纪录  参考消息网8月25日报道 港媒称,交易商预计,一件具有900年历史的北宋汝窑天青釉洗将在今年10月的香港拍卖会上打破2.81亿港元(1港元约合人民币0.85元——本网注)的中国瓷器世界拍卖纪录。  据香港《南华早报》网站8月24日报道,苏富比拍卖行认为这件直径只有13厘米的北宋汝窑天青釉洗估价在1亿港元以上,但预计价格会更高,因为这件古董罕见至极。  北宋汝窑天青釉洗是北宋河南汝窑仅存的87件已知文物之一,11世纪末到12世纪初,汝窑专为北宋宫廷制作典雅的单色瓷器。迄今私人收藏传世汝窑瓷器仅四件。  香港古董商翟健民表示:“我认为这件古董会很容易打破明成化斗彩鸡缸杯2.81亿港元的拍卖纪录,因为这件北宋汝窑天青釉洗的外形比2012年以2.08亿港元成交的北宋汝窑天青釉葵花洗更好。”  苏富比亚洲区副主席仇国仕说:“香港、内地、日本和西方的公共博物馆和主要收藏家已表现出兴趣。就最终价格而言,没有任何限制。”  报道称,然而,对这种稀有艺术品的需求可能并不表明中国艺术品和古董市场已复苏。根据最近公布的《全球中国文物艺术品拍卖市场统计年报》,2016年,内地的中国艺术品和文物拍卖额增长7%,达到334亿元人民币,而海外同一类比的拍卖额同比下降27%,至19亿美元。(编译/王惜梦)责任编辑:

按照习近平总书记、李克强总理等中央领导同志重要指示批示精神,国家减灾委、民政部针对四川九寨沟7.0级地震,紧急启动国家Ⅲ级救灾应急响应,国家减灾委、国务院抗震救灾指挥部组成联合工作组,由民政部副部长顾朝曦、中国地震局副局长阴朝明带队,会同发展改革委、财政部、国土资源部、住房城乡建设部、交通运输部、卫生计生委等8个部门有关负责同志紧急赶赴灾区,指导和帮助做好抢险救援、受灾群众紧急转移安置、伤病员救治和灾区交通通讯抢通保通等各项救灾工作。  据四川省民政厅报告,截至9日2时,地震已造成九寨沟县5人死亡(均为游客)、63人受伤,具体灾情正在进一步核查统计中。  更多消息点击:责任编辑:

来源:人民日报    目前,已接到4名游客轻伤1名游客死亡报告责任编辑:

原标题:天津静海传销案多判非法拘禁罪 传销犯罪被指量刑过低  封面新闻记者 代睿  东北大学毕业生李文星死亡事件还在“发酵”。8月7日凌晨,天津西青警方又发布一起男子误入传销组织后死亡的事件。据悉,该死者系李文星老乡。  封面新闻记者注意到,早在10年前,天津就建立了“打击传销联席会议机制”,警方也多次对传销进行打击,但为何传销组织依然能在静海等地多年盘踞呢?        日前,封面新闻记者在中国裁判文书网通过“静海传销”等关键词查询发现,相关法律文书已达150余条。其中2014年10条,2015年29条,2016年增至71条,2017年截至7月初已有38条。  在可查询到的与传销有关的案件中,传销人员多以非法拘禁罪被定罪,而以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定罪的仅5起。  中国政法大学刑事司法学院刑法研究所所长阮齐林告诉封面新闻记者,多数传销人员在组织中处于较低层级,在参与传销过程中既是施害者也是受害者,罪行可能达不到组织、领导传销罪标准。但如果存在侵犯人身自由、非法拘禁等行为,可能会对其以非法拘禁罪定罪处罚。而如果有故意伤害、杀人行为的也将以故意伤害或杀人罪定罪。        记者注意到,早在2013年,最高法、最高检、公安部就联合发布了《关于办理组织领导传销活动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意见》。其中规定,组织内部参与传销活动人员在三十人以上且层级在三级以上的,应对组织、领导者追究刑责。  该解释同时明确了“传销活动组织者、领导者”认定的五个标准:  一是在传销活动中起发起、策划、操纵作用的人员;  二是在传销活动中承担管理、协调等职责的人员;  三是在传销活动中承担宣传、培训等职责的人员;  四是曾因组织、领导传销活动受过刑事处罚,或一年内因组织、领导传销活动受过行政处罚,又直接或间接发展参与传销活动人员在十五人以上且层级在三级以上的人员;  五是其他对传销活动的实施、传销组织的建立、扩大等起关键作用的人员。  此外,根据刑法第二百二十四条规定,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的,可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或拘役,并处罚金;情节严重的处五年以上有期徒刑,并处罚金。在记者查到的五条组织、领导传销罪的法律文书中,相关传销组织人员刑期多为5至7年不等。  阮齐林解释说,从法律来看,组织领导传销与非法拘禁罪并无必然联系,但要注意传销活动的一种趋势,即从以前的诱骗为主发展到现在的强行限制人身自由。        记者注意到,2013年出台的司法解释还明确了五种“情节严重”情形:  组织、领导参与传销活动人员累计达一百二十人以上的;  直接或间接收取参与传销活动人员缴纳的传销资金数额累计达二百五十万元以上的;  曾因组织、领导传销活动受过刑事处罚,或一年内因组织、领导传销活动受过行政处罚,又直接或间接发展参与传销活动人员累计达六十人以上的;  造成参与传销活动人员精神失常、自杀等严重后果的;造成其他严重后果或恶劣社会影响的。  阮齐林表示,传销组织人员除对受害者实施非法拘禁,故意伤害、抢劫等暴力犯罪也时有发生,甚至出现致人死亡案。  2015年,天津高院发布的一份二审刑事裁定书载明,被告人黄依等6人系传销组织成员,因得知被害人曹某欲破坏该组织,遂预谋报复。2014年4月19日晚,黄依等人在静海县西边庄村殴打曹某近一小时。20日凌晨,高宇、李辉租车将曹某抛至天津西青区中医医院门前。曹某因被钝性物体打击身体多部位致创伤性休克死亡。2015年,天津一中院一审以故意伤害罪判处黄依等6人十五年至五年有期徒刑。        记者注意到,根据刑法规定,非法拘禁他人或以其他方法非法剥夺他人人身自由,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管制或剥夺政治权利。这就意味着,非法拘禁罪在量刑标准上要低于组织、领导传销罪。  在相关法律文书中,因非法拘禁罪获刑的传销人员多被处一年以内有期徒刑。在一起案件中,一名传销人员先是以非法拘禁罪获刑,在被取保候审后,再次从事传销活动并因对受害者实施故意伤害而被公安机关抓获。  对此,京师律师事务所刑事诉讼法律事务部主任张立文在接受封面新闻采访时表示,打击传销立法需不断完善。他建议在非法拘禁罪中应针对传销增加一项加重条款,对因传销而实施非法拘禁的行为加重处罚。  “在传销过程中,不仅对人身非法拘禁,还实施洗脑,并且在拘禁过程中会迫使更多人加入,这种行为已具备绑架性质。”张立文表示。        静海等地传销活动为何屡禁不绝?阮齐林教授认为,一个重要原因是执法不严。一位民间反传销人士也曾对媒体表示,虽然近年静海不断打击传销,但并未形成长效机制。当打击力度下降时,传销组织马上卷土重来。  阮齐林指出,公安机关应加强执法,对传销要及时发现并打击,才能有效减少类似犯罪。此外,他还建议加强反传销宣传教育,“社会上还有很多人对传销缺乏防范意识,包括一些刚出校门急于找工作的大学生,需要针对这类人群加强教育。”  来源:封面新闻责任编辑:

分类:搞笑

时间:2016-02-18 12:51: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