受欢迎的文章
记忆胶囊

中纪委通报首现"胆大妄为" 他曾发文痛批周永康

原标题:中纪委通报首现“胆大妄为”他曾每年为周永康祝寿  昨日下午,中央纪委发布消息,多名此前“落马”的省部级高官被“双开”,其中包括福建省原省委副书记、省长、中石化集团原党组书记、总经理。  大白新闻(微信ID:dabaixinwen)梳理发现,苏树林通报中中纪委首次使用“胆大妄为”一词。而就是其落马前,每年周永康生日期间,苏树林会与国资委原主任蒋洁敏一道为周永康祝寿。   公开资料显示,苏树林自1983年从大庆石油学院石油地质专业毕业后,进入大庆石油管理局从事基层地质工作,1999年1月出任大庆石油管理局局长、党委副书记。2000年,出任中石油集团副总经理。  2011年3月,苏树林由中石化集团公司总经理、党组书记兼中石化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转任福建省委副书记,当年4月任福建代省长,三个月后转正。  2014年,去年中央巡视组专项巡视后,苏树林的违法违纪线索浮出水面。  大白新闻(微信ID:dabaixinwen)从中纪委通报中注意到,苏树林至少涉嫌五宗罪。  一是严重违反政治纪律和政治规矩、组织纪律,曾打探巡视消息,在党内搞非组织活动,对抗组织审查,违规提拔身边工作人员。  二是为了个人目的,置国家利益于不顾,无视组织原则,肆无忌惮地滥用职权、违规决策,造成国有资产巨额损失。  三是严重违反廉洁纪律和中央八项规定精神,长期安排有关单位公款支付个人费用,公款接待亲友旅游,公车私用,利用职务影响帮助亲属低价购房。  四是滥用职权造成国有资产巨额损失,涉嫌滥用职权犯罪。  另外,苏树林还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为他人谋取利益并收受巨额财物,涉嫌受贿犯罪。    2015年10月7日夜,23时30分,中央纪委监察部网站发布公告称,福建省委原副书记、原省长苏树林涉嫌严重违纪,目前正接受组织调查。  这一公告的发布时间颇为不寻常———国庆长假结束前的半小时,一时引发午夜刷屏。同年11月3日,福建省人大常委会宣布接受苏树林辞去福建省省长的请求。但自此苏树林便无音讯,直至昨日中纪委公布对他的查处情况。  中纪委在昨日的通报中称,苏树林身为中央委员,完全丧失理想信念,毫无党性原则和宗旨意识,私欲膨胀,胆大妄为,严重违反党的纪律,并涉嫌违法犯罪,性质和情节极其恶劣,严重损害国家利益,破坏了相关地方和单位的政治生态,社会影响极坏,应予严肃处理。  “胆大妄为”应该是落马“老虎”和“苍蝇”的“通病”,但“史上最严”的党风廉政建设中,没有胆大妄为的做风就不会成为“阶下囚”。  但大白新闻(微信ID:dabaixinwen)注意到,对苏的通报中,中纪委首次将“胆大妄为”使用到具休“落马老虎”的通报中。  《中国纪检监察杂志》前不久评论文章称,一些国企领导人员权力高度集中,他们选择性忘记了自己的党员身份,习惯被人称为“老板”。他们不管不问党的建设和党务工作,甚至想方设法阻挠企业党委过问经营管理工作,生怕分了自己的权、限制了自己的“自由”。正是这些人一边擅权弄权,规避监管,胆大妄为。  6月15日,中纪委机关报《中国纪检监察报》也刊文称,当前,要注意防止两种极端现象:一是有的党员、干部对党规党纪缺少敬畏之心,没被处理时心存侥幸、胆大妄为,一旦组织约谈了就自暴自弃;二是干部被约谈了、处分了,组织就不敢再用,搞“一棍子打死”。    大白新闻(微信ID:dabaixinwen)还注意到,最近一个月被通报的“三虎”中,均出现“打探巡视组消息”的情况。  除了苏树林之外,最近一个月内,国资委原副主任、党委副书记张喜武以及甘肃省委原常委、副省长虞海燕都因“打探巡视信息”被通报。  7月3日上午,国资委原副主任、党委副书记张喜武被宣布撤销党内职务、行政撤职。通报中指出,他严重违反政治纪律和政治规矩,打探巡视信息。  张喜武曾长期在神华集团工作,2014年初调至国资委。十八大后,与他有关的中央巡视有两次:一次是2016年春巡视国资委,另一次是2014年冬巡视神华集团。  6月4日,甘肃省委原常委、副省长虞海燕被“双开”,通报中点明:虞拉拢腐蚀纪检干部和巡视干部,打探巡视信息。除了巡视干部之外,专题片《打铁还需自身硬》还透露,中纪委联系西北地区的局级干部,也是他想要活动、腐蚀的对象。  有分析指出,巡视是为发现问题而来的,心里有“鬼”的人,自然胆战心惊、按捺不住,想方设法获得相关信息。曾担任过中央第十巡视组组长的令狐安披露,巡视中有打听信息的,通过同学老乡的关系打听,拐弯抹角地问。  中纪委官网也报道过,一些领导干部,拉关系、托人情,试图找巡视组组长、副组长打听消息,还有巡视对象花重金向巡视干部打探秘密。   2015年10月,苏树林落马前曾痛批老领导周永康。  大白新闻(微信ID:dabaixinwen)注意到,2015年8月18日,他曾在媒体发表署名文章《正家风是干部必修课》,大谈反腐。  他在文章中称,良好的家风无疑是抵御腐败的重要防线,并痛批“周永康、薄熙来、徐才厚、令计划、苏荣等人的落马,都带有‘全家腐’甚至是家族式腐败的特征”,称徐才厚对家人管教不严,甚至纵容袒护,致使妻子颐指气使、贪欲膨胀,女儿娇生惯养、生活奢侈,两名秘书也利用他的影响给人办事、收受贿赂,最终身败名裂。“这些教训沉痛而深刻。”  据媒体公开报道,苏树林曾被称为石油系统“东西二虎”中的“东北虎”。“西北虎”是指已落马的中石油原总经理廖永远。据中石化内部人士称,苏树林在大庆油田担任一把手时与周永康走得很近。  每年周永康生日期间,苏树林会与国资委原主任蒋洁敏一道为周永康祝寿。  苏树林落马后,《人民日报》发表文章称“苏树林骂着贪官做贪官 假面太逼真”。  撰文/张小花  统筹/纪欣责任编辑:

原标题:元明清三朝宫廷百余件国宝级文物在沈阳展出  中新网沈阳7月8日电 (记者 沈殿成)大型公益展览“皇家气象——元明清宫廷珍宝展”,7月8日在位于沈阳市和平区的盛京保利文化中心揭幕,展览为期一个月,免费向市民开放。  展览设四个展厅,分别展出佛像、玉器、瓷器和圆明园四大兽首等在内的百余件国宝级文物。这些展品是从保利艺术博物馆元、明、清三朝宫廷珍藏中精选,具有代表性、较高艺术水准和文化价值,彰显了中国古代艺术品的文化内涵和时代特色。  当日,“盛京保利文化月”同时启动。辽宁省文化厅、沈阳市人民政府、中国保利集团公司及沈阳市儿童福利院师生代表等100余名嘉宾,共同出席启动仪式。  >  据介绍,“盛京保利文化月”活动由保利文化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沈阳市文化广电新闻出版局、沈阳市和平区人民政府、沈阳城市公用集团有限公司联合主办,沈阳盛京保利文化艺术中心管理有限公司承办,从7月8日开始,为期一个月,包括皇家气象——元明清宫廷珍宝展、大中华艺术品博览会、京沈合作文化论坛、小剧场演出季和青少年艺术体验营等五大主题活动。“盛京保利文化月”活动将与和平区第三届浑河之夏文化艺术季形成互动,为沈阳市民带来一场夏季文化盛宴。  据悉,作为大型文化央企,保利文化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已在沈阳相继开展剧院管理、影业投资等业务,随着盛京保利文化中心的落地,公司的文化资产运营和艺术教育业务也正式进驻沈阳。未来,其将积极推进京沈文化创意产业合作和基地建设,助力东北振兴发展。责任编辑:

《新闻1+1》——尊老,但更要遵法对不?  节目导视:  解说:  一起车祸全国关注。  2017年7月11日新闻:  前两天山东临沂一支晨跑队伍,结果没曾想一辆出租车直接冲进了队伍中央,造成了一人死亡的惨剧。  解说:  一样的暴走各地都有。  记者:  当时晨跑有多长时间?  山鹰涑河黎明健跑队陈先生:  不到十天。  解说:  人多势众、统一着装,统一步伐、音乐伴奏,大家能在机动车道上奔跑吗?  陈先生:  以前在绿化带跑,绿化带封闭了,封闭施工有围栏软后就走上机动车道,如果要是没有封闭的话是不会有危险的。  解说:  事故之后大家都在谈规则,《新闻1+1》今日关注:尊老,但更要遵法对不?  评论员 白岩松:  你好观众朋友,欢迎收看正在直播的《新闻1+1》。  因为我姓白所以有时候我开玩笑说,我说话的时候就属于白说,没想到有一段话真算是白说了,哪段话算是是白说了呢?6月17日的《新闻周刊》我针对山东一个城市在机动车道上来暴走提出了我的说法,来我们一起听听那段话。  [节目片段]  随着中国老龄化进程的加剧,健身日益成为热潮,而健身之地的欠缺也因此越来越成为凸显的矛盾,但场地欠缺却不能成为违法违规的理由。这不在青岛,有一个马路暴走团,有整齐的队伍,有队旗还有流行歌曲的节拍伴奏,像一队急行军一痛暴走来健身,可问题是他们选择了长期在一条双向八车道的机动车车道上行走,这个举动惊呆了网友也惊呆了警察,最后警方出面协调找到解决方案,附近一所学校操场,每天晚上6点半到7点半可以不查证可以让你进去健走,但是音响的音量要调低,不能干扰周围的居民。但愿这一安排能够解决问题,别再到机动车道上来暴走了。  [评论员 白岩松]  媒体的职责就是发现了隐患之后你要赶紧预警,这样的话让大家不至于承担太大的代价,可惜这段话真是白说了,6月17号的时候说的,但是20多天后同样在山东,在临沂就有了这样的画面我们来看这样的画面,前面穿着统一着装的也是一个暴走团,这是清晨时分,车比较少,他们走在哪了呢,走在机动车道的比较靠中间这样的一个车道当中,不幸的是后面来了一辆出租车,撞在了暴走团尾部结果导致一人死亡,今天当地的警方最新的说法已经出来了,不过在听这个最新说法之前,我们还是要回到这个不幸事件的当时。  解说:  暴走,就像城市流行的健身运动,如果在后面加上一个字团,就变成了另外一种景象,他们有各自的名号往往几十人上百人,他们统一着装,每隔十几米就有一个人腰间挎着音响放着昂扬的音乐。这几天发生在山东临沂的一起车祸让城市暴走团再次成为舆论焦点。  新闻:  前两天山东临沂一支晨跑队伍正在马路中央暴走,结没曾想一辆出租车直接冲进了队伍中央,造成了一人死亡的惨剧。  解说:  7月8号时间早上5点22分,监控画面可以清晰看出,这支叫做山鹰涑河黎明健跑队的队伍,统一着装正在机动车道上快速行进,一辆沿街由东向西行驶的出租车突然撞了上来,事故导致两人受伤,一人死亡。  目击者:  这么多人你看不到吗?  出租司机:  我大意了。  目击者:  你大意了,有大意的事吗?报警,抓紧报警。这么多人你看不到吗?这全是人,你看不到。  解说:  本是一起普通的车祸,但由于涉及到各个城市普遍存在的暴走团,而迅速引发了各界的关注。昨天临沂交警发布信息,出租车驾驶人董某,是沿涑河北街由东向西行驶至临西十二路交会东50米处时,由于操作不当,撞上了正在行走的健跑队,而对于健跑队,外界最大疑问就是他们为什么会出现在城市的机动车道上。  陈先生:  以前在绿化带跑(现在)绿化带封闭了,封闭施工有围栏,然后就走上机动车道,如果要是没有封闭的话,是不会有危险的。  解说:  陈先生说他所在的这支队伍,已经不是第一次在机动车道上晨跑了,最近连续十天,每天早上5点他们都会在临西12路这条单行线跑三四公里,基本都没有车辆往来。  记者:  你有没有想过你在机动车上道就有一定的问题,你是压根就没有想过吗?还是存在一定的侥幸心里?  陈先生:  压根就没想过。  解说:  根据临沂交警的最新消息,出租车驾驶人董某因涉嫌交通肇事罪已经被刑事拘留,而健跑队的行人也分别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第31、36和61条规定,即未经许可,任何单位和个人不得占用道路从事非交通活动,行人应当在人行道内行走,没有人行道的靠路边行走。  陈先生:  如对我们走路的有责任的,那样以后就不允许行人上道了吗,不许行人过穿马路了吗?是不是  解说:  临沂交警对晨跑队行人认定存在违法行为,但公布信息并未提及是否要对对健步走行人进行相关处罚,接下来外界对关心的对这起事故相关责任如何细分,相关赔偿又如何认定,而这起事故对各地的暴走团带来什么影响呢?  白岩松:  毫无疑问,司机是有责任的,因为你要看着前方的路况,连追尾你都要负全责,更不要说追整个人群了,但是另一方面这个暴走团全名叫山鹰涑河黎明健跑队,特别叫做黎明健跑,因为它是想六点之前还能回家吃饭呢,这个出事的时候在5点22分左右,但是我们来,看刚才接受采访还反问,如果要是行人都不能上马路,那将来怎么过马路等等,其实这是没有道理的,法律当中明确规定不能在机动车道从事非交通的行为,假如说没有人行道的话你也要靠边走,我们看靠边了吗,如果说这一个段落,现在没有这个人行道的话,那应该是在这个靠边去走,可能司机到这儿就不会出现这样一个悲剧的场景了。但是请注意这个暴走团占用的车道不是靠边,是中间的车道,但是话还要说回来,这个汽车的司机当然是要负重要的责任的,因为你没有去看相关的路况,她也在说我自己大意了等等。  好了,接下来连线一位嘉宾,交通运输部管理干部学院的教授张柱庭,张教授您好。首先这个当地的警方结果出来了其实双方都有责任,您怎么看待双方责任的主次之分?  交通运输部管理干部学院教授 张柱庭:  这个事故责任是公安交通管理部门对事故的一个技术鉴定,是整个事故处理的一个基础性的证据,因为根据这个事故责任才能追究相应的刑事、民事或者行政法律责任。那么认定事故责任,它的原理是什么呢,要综合考虑人、车、路多种因素,按照路权原则和因果关系理论来综合判断。像本案当中,行人一方有违规这个是清楚的,他主要是行人是不允许走机动车道的,侵犯了机动车的路权,这部分比较清楚。但是车的状况,驾驶人一方的驾驶资格、精神状态、驾驶失控原因、速度等,这些问题呢都还不清楚,公安部门都还没有给出一个最终的调查结论,因此这个事故的基础性的证据结论,还要再等待公安的一个调查结论,这个结论出来以后才能确定相应的刑事民事行政法律责任。  白岩松:  我们来看相关的调查,你认为暴走团该为被撞负全责吗?说不清是6.91%,不该负全责28.77%,这两个加一块接近35%,大约这样三分之一概念,剩下有三分之二选择该负全责,不排除这里头有情绪化的因素,因为觉得你到机动车道上太荒唐了,但是这个代表是一个调查,现实中张教授,问您,就像警方说的双方都有违法违规的地方,不管是肇事司机还是占用机动车道的暴走团尤其是占的中间机动车道,您认为在让司机负相关的责任或者赔偿的时候,是否会因为双方的都有问题的情况下,会减轻?  张柱庭:  从目前情况看双方都是有违规行为的,但是这个违规行为谁的因素多一些,由于驾驶人一方情况不太清楚,所以再等等,通常情况下,机动车一方和行人发生事故的话,从路权角度看,行人一方占了主要因素,但是从事故因果关系看,一般来讲机动车一方是要承担主要一些责任的,这一部分还需要再等待一下,最终的这些车辆鉴定等等的情况。  白岩松:  但是跟有一些情况不一样了,我们经常听到肇事车辆这个司机要负全责,在这里显然不会是负全责了。  张柱庭:  对。  白岩松:  接下来还有一个问题,这个暴走团当时涉及占用机动车的路权,相关的处罚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第89条,行人、乘车人、非机动车驾驶人违反道路交通安全法规关于道路通行规定的,处警告或者5元以上50元以下罚款,张教授,在目前机动车越来越多,其实从危险的系数也越来越高的情况下我们行人的违法违规要付出的成本是否有点太低了,起不到警示的作用呢?  张柱庭:  一方面道路交通安全法起草的时间比较早2004年,到现在十几年了,当时写的这个额度现在看是偏轻了一些,但是另外一方面的问题,是驾驶人的违法,那么查处的目前看还是比较得力的,因为有一个很便利的条件,就是你车是能够控制你的登记,人要控制你的驾驶证等等,但是行人一方,非机动车一方的违规行为,公安交通管理部门在查处上的的确确是有不到位问题的,所以即使50块钱也有没有罚到位的问题。  白岩松:  好,一会儿再探讨这个事情,好,接下来继续关注这个不幸的事件。  解说:  车祸已经四天,当天晨跑的组织者,今天告诉记者三个出事的晨跑参与者的年龄、姓名、住址以及目前状态,他仍一无所知。  陈先生:  我们这几个人都是本小区,在徒步队走着不想走了就想跑一跑,我们几人就自发的跑了起来,随后有想跑的就跟我们一起跑了。  解说:  事故发生那天参加晨跑的陈先生,现在已经退休,跑步运动是他目前生活中的一项重要内容,他也是在去年加入了山鹰运动协会。  陈先生:  在山鹰是一个最大户外徒步全民健身的团体,参加的人都是自愿的,个人想走了,就出去聚到一起走走,早五点走一个小时,六点结束,回家吃饭。这种衣服是我们自愿买的,在徒步的时候每人花了85块钱买的。  解说:  同样是在去年49岁的许贵林正式成立的兰山区户外运动协会,也就是临沂市市民口中的山鹰运动也会。  山鹰运动协会会长 许贵林:  2010年的时候几个人,十几个人,2012年的时候二百来人,我组织过42公里徒步。  记者:  2017年年现在有多少个人?  许贵林:  一万人,41个队,跟着我们锻炼的人越来越多,就是爱好运动的市民越来越多,我感觉这是一个压力,是去年5月份成立的,所以说去年5月份就注册了,兰山区户外运动协会。  解说:  按照山鹰协会提供的数字,目前该协会的徒步走队伍有一万人左右,根据不同区域分41个团,每个少则二三十人,多则上百人,其中每一个团中有一个小队长也有各自的联络群,队长通过网络提前发布活动时间、集合地点,每一个地点都了解这样的流程,许贵林说协会掌握每个团队的活动情况有一些不太可能。  许贵林:  一开始我组织都是走滨河道,路途的选择我感觉滨河道是最好、体育场是最好,公园是最好。商场、市场的周围周圈,有的选择公路的人行过道,靠近公路的人行步道,就是说健身爱好者跟着我们队伍徒步,我没给他登名在册,你是我的什么人,现在人都是自由的。  解说:  统一着装扛着大旗,放着音乐,甚至有时还喊着一二的口号,这样气势恢宏的队伍作为组织者,山鹰协会是否考虑过这样一万多人的安全呢?  许贵林:  选择一个安全的路线,每一个队选择安全的路线我都要亲临现场去做一些指导,我们每个队伍路线,包括人员,我都给安排的非常好,穿着反光马甲,保持护队收尾,在队伍的什么位置,这个都会到各队亲自指导。  解说:  在许贵林眼中7月8号凌晨,发生事故的健跑队并不是属于山鹰运动协会管理,即便队伍中有部分山鹰运动协会的队员,即便健跑的多数人也身着山鹰运动协会的队服。  许贵林:  因为我没有收费,这种队伍是自发的一个跑团,只是穿了我们的队服,因为这个衣服谁都可以去买,只要说穿我们衣服出现事故都要我承担责任,感觉非常不合理也不公平。  解说:  面对规模达一万人的各支晨炼队,特别是锻炼队伍已经出现在马路上时,有舆论指出暴走团的组织者,是不是也要承担一定的责任。  许贵林:  如果我们这41个徒步队,哪个徒步队在路上不要出现了问题,我有监管责任,这种自发的让我去承担这个责任的话,我感觉太冤也是不太公平。  解说:  户外徒步反映的是城市人的巨大需求,但是当这种旺盛的需求表现成各个城市成百上千规模的暴走团时,走多少人走,去哪儿走,他对其他人群的正常生活会造成什么影响?事实上临沂发生的这起车祸并非偶然。  白岩松:  好,接下来连线交通运输部管理干部学院教授张柱庭,您看张教授,网上有很多声音,像在机动车道上暴走的老年人请自尊自重,全民健身已经动起来,场馆建设急需跟上去,老年暴走团占据行车道,执法部门不能缺位,司机撞上“暴走团”规则不能总靠悲剧警醒等等很多很多,但是张教授,在这件事情上组织者,或者具体的组织者,把这个队伍引到了机动车中间的车道上是否要承担相关的责任?  张柱庭:  我觉得这个造成这类问题的原因,可能是两个问题,一个是不懂法,他组织这些事不太懂交通法规,比如说像我们道路交通安全法规定行人在人行道里面走,没有人行道的时候靠路边走。道路交通安全法实施条例76条规定,如果行人在路上列队通行,每横列不得超过两个人,实施交通管制的不受限制,这个是不懂法造成的问题,不懂法是要承担不懂法后果的。但是另外一个问题,我觉得是有一部分是知法违法的,难道我们成年人不懂行人不能走机动车道吗,我觉得这个原因实际上就是我们现在交通安全当中,提出来的一个问题,就是交通事故的破窗效应,就是你一个组织者,一个行人的违法没有得到矫正,或者主动矫正或者被动矫正,很快就可以形成一群人违法,由于法不责众就刺激更大的违法最终导致大的事故发生,所以这起事故再次诠释了一个道理,小违法是大事故的温床,所以大家要从自我防范做起,要警察要积极纠正行人的违法,特别是这种团体的交通违法,组织者要承担相应的责任。  白岩松:  好,接下来我们会继续探讨,但是回头看这是被动的矫正的方式,而且提醒的是全国,可不光是临沂,如果说6月17日我说过青岛的话,20天后发生在临沂的这个悲剧,血淋淋的我们这种话如果都白说了的话,是要有人白白付出生命的代价,接下来我们继续关注这件事,能不能成为最后一例呢?  解说:  意外的不可避免,总来自常态。  今天,再看事故发生时的那条马路,又能发现什么呢?从完整的道路照片我们可以看到,整个道路是一条由东向西的单向四车道,隔着一条绿化带是行人道路,大概两米宽,沿着河边。  山东省临沂市市民 张先生:  这条路沿着河两岸的一条路,主要是方便行车的,因为市区很远,那边生活设施什么都没有,一般也没有人过去,那条人行道是沿着涑河两岸都有的,两米宽,它不是直线的是沿着河弯曲的,因为现在暴走团不是原来三五个人,现在多的二三十人还有上百人的,那个人行道太窄了,再一个人行道里面也没有很多路灯,天黑走也不方便。  解说:  7月8号,事故发生时间是在清晨5点22分,也许,是运动时间早以及地理位置比较偏远,让这支中老年“健跑队”,忽略了天天提醒孩子的常识。事实上,这支数十人参加的“健跑队”,在这条道路上晨练,已经不是一天两天了。  记者:  那么当时晨跑,当天有多长时间?  陈先生:  不到十天。  解说:  还有一个事实,多日出现在机动车道上的“健跑队”,也从未被相关部门干预,而整个协会41个“健跑队”, 在锻炼过程中,也都没有被干预过。  山鹰协会会长  记者:  从来没有交警干预过你们是吗?  陈先生:  交警就是让我们以后注意安全。  解说:  临沂的事故之所以引发关注,也正是因为行走在危险行车道路上的“健跑队”,已经成为了很多城市的常态。上个月,这支青岛市李沧区的“暴走团”,就刚刚被媒体报道过。  青岛“暴走团”声势浩大走在行车道上的视频  “雄走风”暴走团队长闫立馨:  我们一般都是晚上六点半7点半就结束了,车辆很少,没有什么危险,去公园太远了,人行道不方便,路不平。  解说:  青岛的这个“暴走团”有80多人,已成立3年多。我们观察他们活动地点,是在一条未通车的道路上,今年4月,因为道路即将开通,当地交警曾到现场劝导他们不要在道路上锻炼,希望他们转移到附近的校园。然而,“暴走团”在学校锻炼期间由于音响设备噪音较大,引起了周边居民不满,学校随后拒绝“暴走团”到学校锻炼,因此,这个“暴走团”又转移回了道路上。  面对安全隐患,青岛市李沧区交警大队,和当地居委会、“暴走团”负责人以及周边学校负责人进行过沟通。最终,以让这支暴走团到居委会办理入校锻炼通行证的方式,让他们以后可以在校园跑道上锻炼,同时暴走团也自觉的换上了分贝低的小音响,避免扰民。  白岩松:  听到了吧,这是有人行道也不走,因为嫌不平,好了,接下来我们连线中国人民大学公共管理学院的副教授,王宏伟。王教授您看,有老年人针对这件事说对我们老年人太不宽容了等等,但是发生了这样的悲剧,您觉得从管理者、执法者来说,再提什么醒,有哪些工作要做到前面去?  中国人民大学公共管理学院副教授 王宏伟:  我们说临沂事件是一起事故,事故的背后都有故事,我们说今天我们城市发展面临的一个巨大的挑战就是,风险社会加上老龄社会,我们说这两个社会叠加在一起如同青春期遭遇了更年期,是我们城市化过程中着力解决的,需要有智力的理念,也就是说需要多方协力,政府、企业、社会组织、公民个人都要发挥重要的作用,其中政府是核心和枢纽。在这起事件发生过程当中,我们看到交管部门应该通过电子监控巡逻,发现健步跑的行为并且及时告知公众风险,疏解引导公众,并且时制止违规的行为,但是他们没有这样做,我们说管理不能总是事后管理,要把管理特别是安全管理链条向风险管理去延伸,像青岛所做的那样。其次就是城市规划建设过程当中,我们是否遵循了人本人性的原则,是否做到城市的共建、共享、共管,其实这些都是值得我们去思考的。  白岩松:  非常感谢王教授,带给我们的解析。的确,如果当你在探头当中看到这种行为一定要及早的制止,就像青岛,它可能就不会让最后的不幸事件来提醒我们,必须去关注它,另外大家在思考,可能是下一代人变化老了之后,不会像这代人这么喜欢这种集体的运动,可能那个时候,也许大家的意识会有更大的改变,但愿。责任编辑:

针对中国青年网7月3日下午报道的“河南伊川发生校园暴力事件”,伊川县教育局向记者通报,此事件涉及5个班级8名学生,目前伊川县公安局已立案侦查。   7月3日晚,伊川县教育局一名负责人告诉中国青年网记者,这起校园暴力事件的直接导火索是学生在微信群里的一些口角冲突,同时他向记者证实距离该事件发生已有二十多天,事发后校方未及时上报相关部门,教育局也是在昨夜的朋友圈求助视频中得知这起校园暴力事件。  该负责人称,今日,伊川县教育局、公安局、政法委就此次校园暴力事件共同召开会议。目前,上述单位已针对该事件重新展开调查,公安机关现已立案侦查。  同时,该负责人告诉中国青年网记者,伊川县教育局对该事件已有初步处理意见,其中包括,对该事件所涉文正中学5个班级的班主任进行全县通报批评,取消主事发班级班主任全年评奖评优资格,对该校政教主任给予记过处分,对文正中学校长及主抓政教的副校长给予撤职处分。  对于被打女孩的状况,他表示今天相关本部门已带其到洛阳市内医院进一步检查,初步检查结果显示该女孩眼睛仍有损伤,其他方面没有大问题,从明天开始,专业心理咨询师以及校方领导将展开对被打女孩的心理辅导工作。    中国青年网北京7月3日电 (记者 吴阳 实习记者 蒋艳慧)近日,一段一中学女生被两名女同学轮流扇耳光的视频在网上引发关注。知情人告诉记者,此事件发生于6月14日河南省伊川县文正中学八年级某班的教室内。7月3日,被打女孩家人向中国青年网记者证实了此事。伊川县委宣传部负责人向记者表示,在二十多天前该校确实发生过一起校园暴力事件。  视频显示,在学校教室内,一女学生被两名女同学轮流扇耳光至少21次,并遭薅拽头发,教室内多名学生围观,期间,一打人女生喊到,“我手肿了”。在视频的后半部分,多名学生围到被打女生身旁,并有至少三部手机凑近女孩的脸进行拍摄,而后该女生发出尖叫。视频结束前,有男孩高喊“来,一起上,扇她”。  被打女孩的父亲告诉记者,女儿小丹(化名)十几天前确实在学校被打了,当时参与的有13个人,事发以后女儿就没有去学校,后来去参加了期末考试,现在学校已经放假。  小丹婶婶告诉中国青年网记者,自己和小丹的叔叔在宁夏工作,但都平时对小丹关心比较多,经常联系,孩子有什么事情都会给自己说。  她称,十几天前小丹确实告诉自己在学校被别人欺负,当时自己还给学校老师通过电话,说都是学生之间的事情,学校处理就行了,不要把事情闹大。但直到今天才看到网上的视频,觉得有些出乎意料,觉得很心疼。  小丹婶婶告诉记者,之前小丹也经常说自己在学校被欺负,她问小丹什么原因经常被欺负,小丹曾说过“不知道,可能是因为家庭原因”。小丹是单亲家庭的孩子,和父亲一块生活,家庭很贫困,父亲也不爱“惹事”。这次被打之后,小丹一直说眼睛疼,之前去县医院开过药,今天又去了洛阳市第三人民医院检查。  截至发稿前,中国青年网记者多次致电伊川县教育局相关负责人、伊川县网管办负责人及校方,均未得到有关该事件的回应。  来源:中国青年网责任编辑:

中新网7月23日电 据中国地震局网站消息,中国地震台网正式测定:7月23日18时43分在新疆克孜勒苏州阿图什市(北纬40.0度、东经77.8度)发生3.1级地震,震源深度7公里。  发震时刻: 2017-07-23 18:43:54  纬度: 40.01° 经度: 77.85° 深度: 7千米  震级: 3.1责任编辑:

分类:搞笑

时间:2016-01-10 09:07: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