受欢迎的文章
记忆胶囊

两厅官被偷官女贼举报 一人至今未公布处理结果

2013年起,因多次进入过“大人物”的办公室和家里偷盗,被公众称为“偷官女贼”的唐水燕开始与20岁的房云云合伙作案,将目标转向了官员的家中。她们先后在湖南、山东、安徽等多地作案,其中在安徽两名厅官家盗窃财物价值200多万元,这两名失窃者分别是原安徽省银监局副局长胡沅以及原安徽省食药监局副局长陈书华。2014年,房云云向媒体举报称,自己作案8起,却只被追究了6起。  该事件得到媒体的广泛报道,原安徽省银监局副局长胡沅被立案侦查,目前该案已第三次开庭,仍在审理中。据报道,另外一位涉事官员——原安徽省食药监局副局长陈书华在事发之后被纪委调查,官方对外公布免去其省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副局长职务(保留副厅级待遇),大白新闻(微信ID:dabaixinwen)查询多个公开渠道发现,目前仍未有明确消息对其立案。      从2008年至2014年,房云云的同伙唐水燕先后在江苏、浙江、河南、湖南、山西、山东、安徽7省份作案,盗窃地点涉及11个政府、事业单位办公室以及13名官员的家中,涉案金额上百万。伴随着盗窃案的侦破,也牵出了2名厅官的受贿案。  2013年起,唐水燕开始与20岁的房云云合伙作案,将目标转向了官员的家中。她们先后在湖南、山东、安徽等多地作案,其中在安徽两名厅官家盗窃财物价值200多万元,这两名失窃者分别是原安徽省银监局副局长胡沅以及原安徽省食药监局副局长陈书华。  2014年5月23日,合肥市公安局蜀山分局接到市民张瑞红报案称:其家中被盗购物卡、纪念币、玉器等物品价值150余万元。张瑞红正是时任安徽省银监局副局长胡沅的妻子。2014年5月26日,侦查员周密布控,在合肥市一小区将刚实施完盗窃离开现场的房云云、唐水燕抓获。  同年,房云云曾向媒体举报称,自己作案共8起,却只被追究了6起,一石激起千层浪。  检方的起诉书中显示,2014年5月23日,唐水燕将盗窃地址提供给房云云,房云云用假发、帽子伪装后采用技术开锁的方式进入张瑞红家,窃得购物卡300余张、手机卡50张、珍珠项链3条、黄金首饰3件、玉制品3件、欧米茄女士手表1块,共计489157.3万元。一个厅级官员家中失窃价值100余万元的东西,消息一经发出引发公众关注。一时间,唐水燕和房云云被网友称为“偷官女贼”。  随后,胡沅被检察机关批捕、起诉。2015年12月、2016年1月、2016年5月,合肥市中级人民法院先后三次开庭审理胡沅受贿案。  检方指控,胡沅涉嫌受贿的金额为140余万元。其中夫妻俩涉嫌共同受贿100万元。据悉,张瑞红案一审被判处有期徒刑五年六个月,胡沅案仍未宣判。      另一名因为唐水燕、房云云举报接受调查的官员为时任安徽省食药监局副局长陈书华。  检方的起诉书显示,2014年5月26日,唐水燕将盗窃地址提供给房云云并帮助其望风,房云云利用假发、帽子伪装后采用技术开锁方式进入一住户家中,在唐水燕电话指挥下窃得购物卡近100张、金、银砖5块、欧米茄牌女士手表2块、coach牌女士手表1块,天梭牌男士手表1块、玉制品3件、红宝石项链1条等价值160451元。  此后,房云云在该小区3栋电梯口出被侦查人员抓获,唐水燕在小区外被抓获。  据多家媒体证实,房云云与唐水燕入室盗窃的这家是时任安徽省食药监局副局长陈书华。  据报道,被举报后,陈书华已被纪委调查,但目前仍未立案。据一份安徽省人民政府官网公布的“皖政人字〔2015〕32号(2015年11月25日)”资料显示,当地已免去陈书华同志的省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副局长职务(保留副厅级待遇)。大白新闻(微信ID:dabaixinwen)注意到,目前仍未有明确消息对其立案。    2016年6月,被称为“偷官”团伙的林晓君、唐水燕、唐燕平、房云云4人在合肥中院受审。据报道,庭审中唐水燕、唐燕平和房云云三人当庭认罪,林晓君则否认指控。  合肥市人民检察院的起诉书显示,林晓君和唐水燕原为夫妻关系,两人和房云云组成盗窃团伙,专门以党政机关领导干部办公场所或住所为盗窃目标。  2007年至2013年,“偷官”团伙先后在浙江、江苏、河南、湖北、湖南、山西、安徽、山东等8省作案24起,盗窃人民币32.68万元、4万港元、2130澳元、400美元,另有大量贵重物品,部分鉴定价值为人民币884321.3元。  2014年5月23日,唐水燕将盗窃地址提供给房云云,房云云在时任安徽省银监局副局长胡沅的妻子张瑞红家中窃得购物卡356张,还有黄金首饰、玉制品、名牌手表等价值共48.9万余元。张瑞红报案后,在另一小区作案得手的唐水燕和房云云被抓获。  “偷官团伙”成员还曾举报官员腐败,此举是否算立功?唐水燕代理律师仲若辛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庭审中公诉人表示,通过非法的方式获取的线索,不能作为立功处理。目前,此案未做宣判。    2014年3月 房云云入室盗窃6起被常州警方抓获  2014年3月22日 房云云被取保候审  2014年5月23日 房云云潜入时任中国银监会安徽监管局副局长胡沅家中行窃  2014年5月26日 房云云潜入时任安徽省食药监局副局长陈书华家中行窃,当天被抓获  2014年6月25日 应常州警方要求,房云云被移交常州警方  2014年7月 房云云获刑后向媒体爆料,称取保候审期间在合肥还偷了两家  2015年3月 胡沅被立案调查,陈书华接受调查  2015年7月 胡沅涉嫌受贿被移送审查公诉  2015年12月 胡沅案在合肥开庭审理  2016年6月 “偷官团伙”盗窃案开庭责任编辑:

原标题:湖北拆迁废墟现户主腐尸调查:3拆迁人员被拘,多疑点待调查  7月30日14时30分,40的高温烤得人汗流浃背。拆迁废墟弥漫着腐臭味,站在十几米外,仍让人反胃。  当挖掘机钩出一具高度腐烂的遗体时,朱勇的脑袋一下子蒙了——他不敢相信那就是父亲朱美德,“可那不是父亲还会是谁?”  从7月26日发现父亲失联,朱勇和亲属们顶着高温,已经满山遍野寻找了四天,但一直无果。  朱勇感觉血往脑袋涌,要冲过去打拆迁公司的拆迁负责人,被拦住。他说,后者曾称,7月23日拆迁时,将其父亲“送走了”。  朱美德的遗体被发现第二天,湖北省黄石市相关部门通报称,经公安机关调查,“初步判断为房屋拆除过程中的责任事故”。  8月3日,朱勇向澎湃新闻确认,拆迁非强拆,他家对拆迁补偿也没意见,但父亲的死,仍有疑点待解:  拆迁公司人员究竟是否曾将父亲送走?父亲总是随身携带的帆布挎包去哪了?父亲遗体处有十几件衣物、被单,疑曾被掩盖……  8月5日,黄石市公安局下陆分局新下陆派出所刑侦队队长刘瑞发对澎湃新闻说,3名涉嫌违法犯罪的拆迁公司人员已被刑事拘留,尸检刚做完,还要等结果。  针对亲属的疑问,刘瑞发表示,最终是责任事故还是凶杀,仍在加紧调查。“所有的疑点,最终都会解开。”    这几日,朱勇每晚翻来覆去,只能睡四五个小时。他想不通,父亲“苦了一辈子”,却死得那样惨。  朱美德的尸体被挖出来时,高度腐烂,头骨外露,胳膊掉了一只。  今年56岁的朱美德,少年时父母双亡,30岁左右从十多公里的外地,入赘到下陆区长乐山社区黄显龙湾,育有1女2子。  黄显龙湾被树木、池塘环围,但几百米外就是大型有色金属冶炼厂。如今,村子已被拆光,只剩待拆的祖祠立在一堆废墟中。  朱美德家的废墟拉有警戒线,警戒线正中——遗体被挖出的地方,清理得很净,但腐臭味未绝。  公开资料显示,黄石是一个典型的工矿城市,棚户区点多、面广、类型杂。2015年3月,黄石市启动新一轮棚改,要求2017年前完成全市7 。1万户棚户改造。2016年10月,该市下陆区启动长乐山社区十个自然湾480户、1500余人的棚改项目。  多名长乐山社区居民告诉澎湃新闻,棚改都是先签后拆,没见强拆;黄显龙湾2017年5月开始集中拆房,朱美德家是全湾最后签的。  对于补偿标准,朱勇及其弟弟朱佛表示,全社区都一样,他们没意见。  因为姐姐已嫁、母亲去世,2017年5月、7月,兄弟俩分别签了《下陆区有色长乐城中村棚户区改造项目领取补偿款承诺函》和《房屋腾空交接单》,分别拿到补偿款68万多元、50多万元。  为何最晚签约?兄弟俩解释,是想借拆迁,解决父亲的黑户问题—— 年轻时,父亲将户口迁移资料弄丢,导致老户口被注销,新户口无法上。不过,动迁人员表示“户口问题不归他们管”。  2017年6月,兄弟俩在黄石市区租了一套两室一厅,父亲因放牛近20年,还有19头牛要照顾,暂住老宅。恰好,附近的团山陆湾居民老陆要盖羊棚,经朱要求,陆将羊棚改为两层,底下一层租给朱做牛棚,还在旁边加盖了两间简易房,也租给朱。  老陆告诉澎湃新闻,朱要求最低租5年,租金1万5,先给了他1万。此后,朱将老宅的家具家电搬到了简易房。不过,老宅被拆前,朱只在简易房做饭,晚上仍住老宅,牛也仍拴在老宅附近。  通话记录显示,7月23日9时左右,朱勇接到朋友吴仲任的电话。后者是挖掘机司机,自称长乐山社区棚改房屋基本都是拆迁公司请他拆的。吴在电话中说,拆迁公司让拆朱家房屋,问朱勇有无签约,朱勇称签了。  朱勇、吴仲任均向澎湃新闻确认了上述通话内容。吴仲任告诉澎湃新闻,打电话询问,是担心万一拆错,“好歹也是朋友”。    老宅被拆三天后,兄弟俩发现父亲失联。  7月26日中午,十多天没见父亲的朱勇,想给父亲送点生活费,发现简易房门锁着,就回去了。当晚,他到老宅,依然未见到父亲。多次电话,均无人接听。  7月27日一早,朱佛赶到老宅,看到老宅废墟后,有一头已经死亡的小牛,腐烂发臭,“预感很不好”。  当天,弟兄俩四处寻找未果,报警。亲属们先后赶来,连续数日顶着酷暑漫山遍野搜寻。他们甚至拉了3头牛,到社区居委会“施压”。  7月28日,民警通过微信将朱美德的手机定位坐标(距老宅约数公里)发给朱佛。亲属们前后找了两遍,还用了无人机,但人和手机都没找到。  高温烤人,多名亲属被晒脱皮。7月30日,有亲属提出,老宅废墟有疑似臭味,且苍蝇聚集,遂报警。当日中午,民警、社区居委会和拆迁公司工作人员组织挖掘机作业。  当日14时30分,朱美德的遗体上半身,一下子被挖斗钩了出来。尸体已高度腐烂。有亲属愤怒之下,打了拆迁公司负责拆迁人员陈某。  朱勇告诉澎湃新闻,7月27日,他曾电话询问陈某“拆迁时是否见到父亲”,后者称,现场拆迁公司人员将其父亲送到了老宅后面不远的废弃房屋,而挖掘机寻找到父亲遗体时,陈某仍称“送走了”,还称是往老宅前面的小路送的。  指挥挖掘机寻找遗体的,是拆迁时的挖掘机司机吴仲任。  通话记录显示,7月23日上午,吴仲任曾多次致电陈某,以及一名到现场的拆迁公司人员。  吴仲任告诉澎湃新闻,当日9时多,他将挖掘机停在老宅后,等拆迁公司人员。9时20分左右,他致电一名拆迁公司人员,告诉对方自己在屋后。两名拆迁公司人员找到他,称可以拆了。“当时,一头母牛拴在院后(带着小牛),挡路,还是我牵到一边拴起来的。”  吴仲任指着自己手机7月23日9时35分的一条通话记录说,当时,他刚拆完院后的车库,看到朱美德从院后,顺着院墙外的小路往前院走,就给拆迁公司人员打电话,说有个老人下去了;9时52分,他再次打电话,拆迁公司人员称“人送走了”,他再次开始拆迁。  吴仲任对澎湃新闻说,他没看到两名拆迁公司人员将朱美德送走。此外,拆迁时一名来收购砖的男子也在现场。  发现父亲失联后,朱勇7月27日曾电话询问吴仲任拆房时是否见到父亲。吴仲任的通话记录显示,随后,他致电陈某并录音。录音中,陈某说,他亲自问了拆迁公司现场人员,回复是“牵走了”。不过,该录音未获陈某证实。  “录音主要是怕以后扯皮。”吴仲任说。  吴仲任告诉澎湃新闻,找到遗体当晚,他被喊到新下陆派出所录口供,满48小时后被释放;第一天,他和陈某在同一拘留室,第二天,他和陈某、另两名拆迁公司人员都在同一拘留室,“他们也说过当时将人送走了”。    找到朱美德遗体的第二天,黄石市相关部门通报称,经查,朱美德所属房屋已于2016年12月底签订了补偿协议书,2017年4月,下陆区工业新区在审核协议后启动房屋拆除工作,朱美德房屋补偿款分两次发放到位,并于5月和7月签订了腾房承诺书。7月23日施工队伍依据协议对两户房屋实施拆除。  朱勇和朱佛表示,他们都签了相关协议,也拿到了补偿,拆房并非强拆。  “公安机关迅速成立专班,抽调精干力量对事件展开调查,初步判断为房屋拆除过程中的责任事故,并控制了相关责任人。”通报称。  朱勇告诉澎湃新闻,找到遗体当天,法医进行了取证,从朱美德所穿的衣褂口袋中,搜出来两部手机、两个钱包,里面的现金有7000多元。黄石市公安局下陆分局新下陆派出所刑侦队队长刘瑞发亦向澎湃新闻证实,从朱美德遗体上搜出两部手机、7000多元现金。  朱勇说,这两部手机有很多污物,看不出来哪个是父亲常用的。让他和其他亲属疑惑的是,警方曾定位显示手机信号在离老宅数公里的地方,如今却从父亲尸体上搜出两部手机(里面均装有手机卡,警方还在调查)。此外,他和亲属们,都只知道父亲一个电话。  根据警方提供的朱美德的手机信号定位,亲属们没有找到朱美德的手机。  更令朱勇觉得蹊跷的,挖掘机寻找遗体时,在老宅废墟其他地方未挖出衣物,而在父亲遗体被掩埋处,却挖出来十几件衣服、床单,像是尸体曾被刻意盖住。此外,父亲放牛总随身携带的白色帆布袋和一根近两米长的树干拐杖,不见踪影。  朱美德失联时,住在他家附近的老吴给他打了近百个电话,两人是10多年的好友。  得知朱的遗体被找到,为免触景生情,老吴让儿子将朱的电话和与朱的通话记录,都删掉了。  老吴的屋里有空调,朱美德几乎每天都要玩、“蹭空调”。老吴说,就在7月23日拆迁前一天,朱美德还在他家看电视、吹空调,“后来坐在沙发上睡着了”,到下午1点才走。  在老吴眼里,朱美德不爱说话,而且脾气有些倔。“有一次,有人开玩笑说朱美德还是黑户,他很生气,说再说就翻脸。”  朱勇、朱佛也向澎湃新闻表示,父亲脾气确实有些倔。朱美德生前所租简易房的房东陆有才也认同这一点。  老吴和老陆说,平时闲聊,没听朱美德抱怨对拆迁补偿标准不满。两人也证实,朱美德平时放牛,帆布包和拐杖总是不离身。  陆有才说,朱美德很能吃苦,不爱惜自己的身体,他每天早上六七点就出门放牛,也不吃早饭,中午一两点回来简单吃点饭,下午凉快后继续出去放牛,到晚上六七点回来,还要给牛喂饲料,忙完就到夜里了,有时晚饭也不吃。  老吴和老陆说,朱美德有一定积蓄。有一次闲聊时,朱美德表示,等两个儿子结婚,要给每个儿子至少5万元。  警方打开朱美德租住的简易房,没有找到朱美德总是随身携带的白帆布包,以及这些年他放牛挣的积蓄。  朱美德是“黑户”,没有银行卡和存折,而其3个子女,都表示不清楚朱美德有多少积蓄,放在哪里。8月4日下午,澎湃新闻随民警、朱勇、朱佛到简易房,民警用从朱美德身上搜出来的钥匙打开简易房,但经寻找,未发现朱美德的积蓄。    8月4日上午,在朱佛的见证、检察机关的监督下,法医对朱美德做了尸检,现场,还有黄石市公安局请的专家教授。  当天下午,朱佛到黄石市公安局下陆分局咨询案件进展,相关负责人表示,目前,3名涉嫌违法犯罪的拆迁公司人员(陈某和拆迁时在现场的两名拆迁公司人员)已被刑事拘留,从目前证据看,达不到刑拘挖掘机司机吴仲任。  “涉嫌一个抓一个,涉嫌三个抓三个。”该相关负责人还表示,警方“初步判断为房屋拆除过程中的责任事故”,但责任事故里面有行政、刑事、民事、经济责任。警方还在进一步调查,全方位搜集证据。  下陆分局新下陆派出所刑侦队队长刘瑞发向澎湃新闻和朱勇表示,朱美德的死亡,和3名拆迁公司人员有关联,3人涉嫌违法犯罪,才被刑事拘留,但目前还没定涉嫌的具体罪名。  当日20时,在一场于下陆区长乐山工业新区管委会办公室进行的谈话中,澎湃新闻听到,工业新区管委会相关负责人提出,希望亲属们早日火化遗体,让死者入土为安。对此,有朱美德的亲属当场表示,尸检结果还没出来,不应火化遗体。  “他们最关心的,是查清我父亲是怎么死的,至于火化、补偿谈判等,等等再说。”朱勇说。  针对亲属们对朱美德死亡原因的疑问,8月4日,新下陆派出所刑侦队队长刘瑞发向澎湃新闻表示,最终是责任事故,还是凶杀,仍在调查;尸检和调查都需要时间,各方面还在工作,希望亲属们给公安机关时间。  “真相会水落石出。”刘瑞发表示,所有疑点,最终都会得到解释。责任编辑:

原标题:百年全聚德北京“起源店”有违建之嫌 城管:暂不强拆  央广网北京8月26日消息(记者任梦岩)据中国之声《新闻纵横》报道,提起北京烤鸭以及全聚德,二者几乎就是划等号的,吃一口从1864年就创立的全聚德烤鸭,是无数中外游客来北京后的“首要任务”。在全北京城近40家全聚德门店里,位于前门外的 “起源店”更是承载着历史,店内保留的“老门面墙”还被定位北京市的文物保护单位。  从正阳门向南,沿着北京著名的前门大街走几百米就能看到砖砌拱券的门楣、砖雕匾额的全聚德前门店,高峰期排队的人流就会将这家店围得水泄不通。但近日媒体报道称,“全聚德百年历史老门店面临被拆除命运 系违章建筑”,让人不禁疑惑,百年老店怎么会成违章建筑?对此,东城区城市管理综合行政执法监察局宣教科负责人张文侠说,这是断章取义,百年老店本身并不违规。“很多网友看了这个标题没有仔细看文章就已经愤怒了,认为城管要拆除这百年老店,甚至拿着百年老店跟故宫相比。我们看了也很气愤,标题跟事实完全不符。”  张文侠再三强调,违规建筑只是全聚德二层临时搭建的板房,占地只有200多平方米,并非全聚德前门店的主体。“七八年前在他们自己的建筑物主体上搭了一个板房用于临时性办公,二百多平方米,有几间房子。从城管专业角度来讲,盖的这个建筑没有经过规划等有关部门的审批就认定是违建。”  张文侠说,全聚德二楼的板房有200多平米已经建成近10年。之所以最近才发现,是因为今年7月全聚德旁边的建筑施工完毕拆除围挡后工作人员发现的,随后他们了解了背后的情况,决定暂不强拆。  原来在2006年,前门地区进行统一改造,为配合改造全聚德的部分合法房屋被拆除并与前门大街管理方北京天街集团有限公司达成一定协议。2008年,失去了办公地点的全聚德前门店在盖起了临时办公的板房。如今,虽然新的办公地点已经建好,但全聚德和天街集团存在争议,因此全聚德工作人员没有迁入新的办公地点,违规的板房也没有拆除。“随着北京市对此违法建筑的检查工作的不断深入,政府开始对这些违法建设或者开墙打洞进行严肃管理。无论是什么人盖的,或者什么样的原因,从城管执法部门来讲要依法行政。”  昨天下午一点,当记者抵达全聚德前门店时,座位仍是全满,同时还有一屋子的人在排号等待,记者绕到其后门发现,在原有建筑上,全聚德又搭建了一层活动板房,而从全聚德用餐大厅中,看不到这部分违章建筑。  据全聚德公开披露事项显示,2014年全聚德曾经募集资金计划对前门店进行改造,但直到今年6月仍未开始动工。一方面是全聚德拆除了部分原有合法建筑,如今迟迟无法搬迁,另一面是办公人员在临时板房中工作近十年,全聚德的“违建”似乎有着它自己的苦衷。  对此,张文侠表示,按照法规,只要是违规建筑就一定要拆,但要等前门大街管理委员会的协调。“在这种情况下不太适合强拆,我们在等地区管委会协调。双方一旦谈妥,他们办公地点立刻挪入到新建的合法的建筑物当中,盖的临时性建筑会拆除,力争早日把违建自主拆除了。”  截止记者发稿,全聚德和前门大街管理委员会仍未对记者的采访要求作出回应,在寸土寸金的前门商圈,全聚德旁几栋建好的楼房仍然空置,而违建的板房也还在使用之中。责任编辑:

来源:四川在线  原标题:四川省成立应急指挥部 启动一级应急响应预案  四川在线消息(记者 李淼 侯冲)2017年8月8日21时19分,四川省阿坝州九寨沟县发生7.0级地震。按照四川省地震应急预案,四川省委、省政府已成立“8·8”九寨沟地震抗震救灾应急指挥部,并启动一级应急响应预案。  四川省委书记王东明,省委副书记、省长尹力任指挥长,省委副书记邓小刚,省委常委、常务副省长王宁,省委常委、农工委主任曲木史哈,省委常委、政法委书记、公安厅厅长邓勇,省委常委、副省长、秘书长王铭晖任副指挥长,指挥部下设总值班室和医疗保障组、交通保障组、通信电力保障组、救灾物资组、宣传报道组五个工作组。  更多消息点击:责任编辑:

原标题:杨振宁:中国今日奇迹超明治维新  8月20日至22日,诺贝尔物理学奖获得者杨振宁与30余位中国科学院院士与数十位知名学者齐聚天津南开大学,参加由南开大学陈省身数学研究所举办的“物理前沿会议”,庆祝理论物理研究室成立30周年,并以学术报告会和座谈会的方式庆祝杨振宁先生95岁华诞。  8月22日上午,天津市委书记李鸿忠,市委副书记、天津市长王东峰,天津市委副书记怀进鹏在迎宾馆与杨振宁等中科院院士专家进行座谈,对活动成功举办表示祝贺。李鸿忠表示,此次物理前沿会议在津召开,喜逢杨振宁先生95岁华诞,各位专家亲自莅临,可谓三喜临门。  杨振宁表示,“我们很荣幸接受天津市委、市政府的宴请。这次南开大学召开‘物理前沿会议’,并庆祝我95周岁生日,看到这么多老朋友,非常高兴。不过我想,到我这个年纪的高兴程度,恐怕是年轻人一时不容易体会到的。”  杨振宁说,非常高兴中国从那时候到现在有了惊人的发展。我想这些发展再过一两百年,会被认为是人类发展的历史上一个大奇迹。当然,日本明治维新以后,也是奇迹般的成长,可是它的困难的程度、人口的规模、经济的规模以及当时整个世界的局势,拿来跟中国今天的奇迹比,还是非常小。  杨振宁表示,从这方面来看,我觉得自己特别幸运,因为我小时候看见了中国落后的情形,后来到外国去,看到了中国人被外国人欺负、藐视的情景。像翁帆就没有这个经历。没有这个经历,对于今天中国的成就跟我的感受不可能是一样的深。我非常高兴,在我晚年的时候,能够看到中华民族已经成为21世纪世界的领袖之一。大家都说20世纪是美国的世纪,我想现在要是问世界上有见识的人,同意不同意21世纪将是中国的世纪,绝大多数人都会同意的。  以下为《杨振宁先生在与天津市委市政府领导同志座谈时的讲话》全文:  我们很荣幸接受天津市委、市政府的宴请。这次南开大学召开“物理前沿会议”,并庆祝我95周岁生日,看到这么多老朋友,非常高兴。不过我想,到我这个年纪的高兴程度,恐怕是年轻人一时不容易体会到的。  南开大学和天津,我记忆中最早的印象是在我上小学的时候。那时我在北平成长,如果想买特别一点的洋货,在北平没有,要到天津中原公司来买。那是我第一次到天津,只是跟我父亲母亲路过一下。第二次到天津来是1974年,还在“文革”的时候,我记得那时住在一个从前的英租界,好像曾经是英国领事馆的地方,是一个很讲究的旧式小洋楼。我还顺便到南开大学进行了访问,那时完全是“文革”的迹象。再一次来是1986年,因为我的老师陈省身先生创办了南开大学数学研究所,他特地把我找来,让我帮他搞一个数学物理的研究室。  从那以后,我就和南开产生了比较密切的关系。事实上,那以后的十几年,我确实帮南开数学物理研究室做了一些事情,包括在香港捐了一些钱,帮助他们召开国际性会议。我还曾特地在香港买了制造咖啡的机器,解决了喝咖啡的问题。我还把我在香港中文大学的秘书带来,帮他们服务了一个星期,因为南开大学那时候没有够多懂英文的秘书。我也曾给南开的陈省身数学所,介绍了人才与研究方向,是略微有过一些帮忙的。  非常高兴中国从那时候到现在有了惊人的发展。我想这些发展再过一两百年,会被认为是人类发展的历史上一个大奇迹。当然,日本明治维新以后,也是奇迹般的成长,可是它的困难的程度、人口的规模、经济的规模以及当时整个世界的局势,拿来跟中国今天的奇迹比,还是非常小。  从这方面来看,我觉得自己特别幸运,因为我小时候看见了中国落后的情形,后来到外国去,看到了中国人被外国人欺负、藐视的情景。像翁帆就没有这个经历。没有这个经历,对于今天中国的成就跟我的感受不可能是一样的深。我非常高兴,在我晚年的时候,能够看到中华民族已经成为21世纪世界的领袖之一。大家都说20世纪是美国的世纪,我想现在要是问世界上有见识的人,同意不同意21世纪将是中国的世纪,绝大多数人都会同意的。  天津的具体发展我不太清楚。不过我记得我曾经这样讲过,我离开中国的时候是1945年,假如那个时候是旧中国的话,1971年我回来,所看到的是新中国,改革开放以后,我所看到的是新新中国。新新中国不得了的发展,是我今天特别有深深感受的地方。  网上常常有很多文章,说中国科技不行。我一直认为,这是因为没有弄清楚。中国科技的发展不是非常之慢,而是非常之快。因为你必须从起点来看。1930年前后中国才有研究生。  陈省身先生就是最早的一位。而他在1944年就发表了一篇文章,震惊了世界数学界。南开大学前几年举办了安葬陈先生骨灰的典礼,安放了一块石头,上面刻的就是陈先生那篇文章的精髓。从整个发展的趋势来看,我是很乐观的。改革开放以后,许多从中国到美国念书的研究生,他们的学习态度、学习能力,还有他们的人生观,跟美国的学生不一样。中国的文化传统,中国的教育哲学,是中国伟大复兴的动力之一。  单讲政府对于科学家的态度,美国和中国就完全不一样。可能大家不是很了解。像李书记这样和我们学科学的人一起交流,这在美国可以说是不可能发生的。举个例子,1986年里根是总统,那一年包括我在内的约10个科学家获得了美国“国家科学奖章”。我们要排队进白宫,10个人在白宫的侧门等候,因为下小雨,所以大家都不太高兴。至少等了半个多小时才一个一个经过安全检查进入白宫。进去以后,里根总统讲了几句话,我们就一个一个走到他的面前,他给我们颁发了奖章,并与每人照了一张相以后就离开了,没有同我们一起喝咖啡,我们每个人只拿到了一张自己和里根在一起的相片。这不是一个大的事情,可是所反映的是美国整个社会的状态。那么你说为什么美国的科技发展这么成功呢?这有别的原因。可是单讲政府对于科学发展的态度,中国政府的态度是远远超过美国的。  这次很高兴,天津市委、市政府特别请我们大家来谈谈。我相信,天津的科学家、天津的大学还会继续帮助天津把经济、科学等都搞上去。  谢谢!责任编辑:

分类:搞笑

时间:2016-08-06 14:14: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