受欢迎的文章
记忆胶囊

黑龙江人大常委会副主任被查 曾获五一劳动奖章

中新社北京11月28日电 黑龙江省人大常委会副主任、省农垦总局党委书记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目前正接受组织调查。这是中央纪委监察部网站27日晚发布的消息。  公开资料称,隋凤富生于1956年11月,山东蓬莱人,1977年9月参加工作,1987年5月加入中国共产党,中央党校函授学院经济管理专业本科班毕业,高级管理人员工商管理硕士,教授级高级政工师。  截至记者发稿时,隋凤富的名字还出现在黑龙江省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官网的“领导简介”一栏。  据该网站公布的履历,隋凤富参加工作后,一直在黑龙江省农垦总局任职,曾任黑龙江省农垦总局八五七农场二十九队职工,总局八五七农场十五队队长,总局八五七农场场长,总局副局长,总局局长等职。2013年1月起,隋凤富任黑龙江省人大常委会副主任、党组成员、黑龙江省农垦总局党委书记。  不久前,隋凤富的身影还时常在新闻中出现,包括其会见外宾等活动被媒体或官方网站中报道。  长期在黑龙江省农垦总局工作的隋凤富还获得过不少奖励和荣誉,包括曾获全国五一劳动奖章、全国农村星火计划带头人、全国新长征突击手、新中国成立60周年“三农”模范人物等。

据文汇网报道,警方将于上午约9时半,清除铜锣湾怡和街的障碍物,呼吁占领人士尽快移除障碍物及带走私人物品,和平有秩序地离开,让堵塞的道路重开;同时呼吁市民不要到非法占领地区聚集及流连,更应远离激进和滋事份子,不要被煽动作出违法行为。据悉,警方将派出约800警力拆除路障,料被占据近80天的怡和街一段东行线将于下午恢复通车。  警方表示,在清障行动中,不会给予有关人士很多时间收拾,行动期间会设立封锁区及实施临时交通管制措施,希望市民听从警务人员指示。  如霸占道路的人士拒绝离开,警方会作出驱散,甚至拘捕任何试图阻挠警方执行职务的人士。    此外,立法会行管会今日将召开会议,讨论示威区及对出公众广场留守人士清场问题,立法会保安组最快在会议后就会清理公众示威区内障碍物;立法会主席曾钰成指,若占领人士抗拒行动,会视乎情况报警求助。  据知,警方今晨9时会派出约800人到铜锣湾占领区。当中400人在旁候命,如有突发事件会立即增援,驱散及拘捕违法人士;另外400人包括数十名特别战术小队,主力清拆障碍物。  警察公共关系科总警司许镇德日前称,警方今晨9时半会呼吁在场人士离开,但表明不会给太多时间予占领者执拾个人物品,届时由糖街至波斯富街一段怡和街及轩尼诗道将全线封闭。  警方希望被占据的怡和街可于下午恢复通车;电车公司在清场后亦会派员到场检查路轨及电缆,需时约1小时,确保安全后便可通车。    昨日有大批市民到铜锣湾占领区拍照留念。 此外,近日旺角、尖沙咀及铜锣湾区均先后出现声称购物及报佳音市民聚集,许镇德被问及如何分辨真购物及非法集结时表示,有关人士“心中有数”,又表明警方有足够人手,以防有人在平安夜及除夕夜重新占据道路。  旺角前晚深夜有百多名声称购物人士在多条街道聚集,至凌晨仍未散去,警方拉起封锁线并调动大批警员包围,大部分人士登记身份证及搜查后获放行,少数人拒绝出示身份证被带返警署。编辑:

今日上午10时,备受关注的复旦大学投毒案二审将在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第五法庭开庭审理,受害人黄洋的父亲黄国强、被告人林森浩的父亲林尊耀这两位“悲情父亲”都将参加旁听。  成都商报记者 罗敏 发自上海  △他提到的书:心灵控制术是本什么书?  又名《心理控制术》  英文书名:The New Psycho-Cybernetics  作者:麦克斯威尔·马尔茨  简介:《心理控制术》自1960年问世以来畅销至今,全球销量达3000多万册。该书通过大量案例,包括许多著名奥运选手、职业运动员、教练、高尔夫球手、运动心理专家、企业管理人员、推销员、娱乐界人士等的切身经历,阐明了心理控制在改变人们生活中的作用。在2000年悉尼奥运会上,美国马术队主教练曾用此书的心理控制技巧指导运动员参赛。  作者麦克斯威尔·马尔茨博士在纽约医院期间,探索出了一套集医学整容术与心理控制术于一体的人生改变方案,取得巨大成功,为世界各地患者,包括许多名人解除了疾病之苦。马尔茨发现,许多患者尽管获得了新的面容,但其内心的痛苦与缺乏安全感仍然影响着他们的人生。于是花了近10年时间跟踪与治疗那些接受过他的手术的人,其中包括世界著名运动员、演员、销售员等,其所施用的方法就是本书所披露的“心理控制术”。  △他的近况:对于二审结果他说不敢去想象  12月4日,上海市第三看守所,林森浩的二审代理律师唐志坚和斯伟江,在二审开庭前最后一次去看林森浩,转达了他父亲对他的关心。唐志坚告诉记者,“感觉他的心态很正常,他想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唐志坚说,林森浩告诉他说,阅读的作用明显,让自己反思过去对事理不明、做事情时不去想后果(的危害)。“(投毒前)若是想几秒,也不至于这样。”在此次会见的最后,林森浩再次让律师给父亲带话:无论如何,希望父亲坚强。对于即将到来的二审结果,林森浩称:“不敢去想象!”   爸妈:  对不起,儿子在命运的抗争途中犯了一个大错,摔倒了。现在千斤重的石块压在我身上,我在努力地挣扎,你们以及你们帮我委托的唐(志坚)、斯(伟江)律师也在尽力地帮我挪动石块,可能还有其他人也在帮忙,谢谢你们。我们都在尽人事,但结果只能听天命了。  唐律师、斯律师的专业素养都很高,态度也相当积极,为我的案子费了很多心思,在这方面你们可以放心,人间处处是真情啊!  这次给你们写(信),主要是想推荐你们去读一本书,《心灵控制术》,美国的一名整形医生写的,作者好像姓“马尔茨”。我托人给(林)鑫源带话了,希望他能帮忙买。如果话没带到,希望你们叫创乔买到它。我希望你们都能认真地把书读读,然后家里人聚在一起,定期地交流,互相地指出各人性格上的不足之处、观念上的不合理之处以及不健康的不对的自尊心。这个过程可能比较枯燥,短时间内也不会有什么实质性的效果,但我希望你们能坚持做,做下去,可以规定一个时间,比如每天晚上某个时间,持续个半小时左右。不说教,而是讨论,大家都要有一颗虚心讷谏的心。接下来,每个人都要积极地面对自己身上的不足之处,逐步地召唤出一个强烈的信念来击败这些不足之处。这个信念,可以通过不断的心理暗示,彼此的不断督促等办法来建立,必须强烈到像我们小时候大人在我们心目中的地位那样高大,那样有威严!这是我的一个心愿,希望你们一定要帮我实现它!  改变命运,并非一定要赚很多钱,或者给后代留下多少物质财富。我们通过努力,使自己成为一个精神上富有的人,使后代通过我们的熏陶与教育也成为一个精神上富有的人,就足够了。精神上的富有,至少包括良好的性格、健康的自尊与向善的心灵。这些东西,通过我所嘱咐你们的心愿,应该都是可以实现的。希望你们从此以后都有一个积极的人生,一个乐观的生活态度,通过实现一个一个的目标,从而实现人生的价值,主宰自己的命运!  经过在看守所几个月时间的反思以及练习,我越来越坚信性格可以改变,命运可以改变,需要练习,不断地练习。我相信你们也会同意我的这个观点的。  世上没有后悔药,过去的也永远地成为了过去。既然我无法让黄洋复活,我就只能等待结果。如果我最终仍然不能改判,希望你们不要过分伤心,好好地活在当下,展望未来!  对不起!你们都受罪了。我祝福你们:爸妈、大姐、二姐、弟弟、妹妹、姐夫、妹夫,还有我的好朋友———鑫源。鑫源在改变命运的道路上会越来越成功的。对了,还有五叔,您辛苦了,以前我不懂事,希望您不要见怪。呵呵,祝福你们,我的亲人朋友们!  林森浩  2014年3月18日   再次见到林森浩父亲林尊耀,是在上海徐奇伟律师事务所会议室。和一审宣判及入川谢罪时相比,林尊耀明显又瘦了一圈,颧骨十分突出,头发也白得更加明显。记者注意到,这次来上海旁听,林尊耀穿着和一审宣判旁听及入川谢罪时穿的同一件黑色夹克衫。问及原因,林尊耀苦笑说家里实在找不到比这件夹克衫更像样的衣服了。在两个多小时的采访中,林尊耀几乎一直佝偻着头。  林尊耀告诉记者,他一共育有五个孩子,林森浩排行老三。林森浩大姐和妹妹已出嫁,是学校教师;最小的儿子才到读大学三年级,学费和生活费都由两个出嫁的女儿和女婿承担;二女儿尚未出嫁,在家里照顾患病的母亲和饱受此事打击的林尊耀。林尊耀说,此前他有一百二十多斤,案发到现在只有一百零几斤,“吃不下饭、睡不好觉,一年多来足足瘦了二十来斤。”    12月6日晚,黄洋父亲黄国强、母亲杨国华在黄洋姨妈的陪同下,赶到上海,准备旁听今日的二审。  此前,黄国强在接受记者采访时称,林森浩因琐事而对同寝室同学下毒,是同室操戈。发现黄洋中毒后隐瞒真相还跑去医院假装看望,让黄洋失去了最后的抢救机会。因此,他和家人不会原谅林森浩。而林森浩父亲在发给他的短信中,居然声称林森浩投毒只是“愚人节的玩笑”,这也让他们不能接受。对于林尊耀在上海和四川荣县的三次“谢罪”,黄家人认为其没有诚意。黄国强还对媒体表示,即使林家给钱,他也不会要。“我要他的钱干什么?他的钱能买回我的黄洋吗?”对此,林森浩的父亲林尊耀称理解黄洋家人的感受和做法,但他不会放弃继续寻找机会和黄家人沟通的办法,筹集到的十几万元也可以随时赔给黄洋家人,不够的话再想法。   林尊耀说,林森浩从小到大特别听话,从未给家里惹麻烦,学习成绩特别好,因此大人们对他都很放心。  “从幼稚园到复旦大学医学院,林森浩20多年来一直生活在学校里,几乎和社会脱节。”林尊耀介绍,他和儿子最后一次交谈是在案发前的春节。“当时我们商量了他的就业问题,他说有老师想留他在上海工作,但他母亲插话说希望他回到广州工作,离家乡近一点。”此后,林森浩根据母亲的意见,落实了广州中山大学附属医院的工作。在林尊耀眼里,儿子林森浩非常幼稚。“他生死悬于一线,却写信让我和他妈妈读书?这也能说明他非常幼稚。”林尊耀说,儿子明明知道母亲不识字,却让妈妈去读什么书。“一家人为他的事焦头烂额,连饭都吃不下,他却让我们读书;他年近三十连婚都没结,却在信中大谈要让后代也精神富有。这不是幼稚是什么?”  林森浩的二审代理律师唐志坚介绍,从2月19日至12月4日,他一共去看守所见过林森浩16次。印象最深的是第一次见面,林森浩见他说的第一句话居然是“(一审判决)太吓人了!”  在见面过程中,林森浩告诉唐志坚,一审宣判时他脑子里一片空白,但他知道自己被判了死刑。“他感到非常害怕。”唐志坚说,回到看守所,林森浩也没看判决书。无奈之下,唐志坚将判决书念给他听,可他还是一脸茫然。“每念到关键的字句时,我都要解释给他听,解释完了他才明白,说‘原来这话是这么个意思’。”在唐志坚眼里,林森浩是个智商极高但情商极低的人。“有女孩很明白地向他示爱了,但他却不去理会或者说没有抓住机会。”林森浩告诉唐志坚,有次他去图书馆看书,一个女生冒着大雨给他送伞。“结果他把伞留下,却让女生先走;女生气得冲进雨中跑开了。

□晨报见习记者 邬林桦  昨天中午,411医院正在改建的外科大楼脚手架突然起火,现场火势凶猛,浓烟滚滚。事故发生时该楼一楼的PET-CT中心正在接诊病人,面对突发火情,中心切断一楼电源,没有病人因此受到影响。  据上海市消防局通报,昨天上午11点50分,411医院一栋改建中的病房大楼脚手架起火,12点41分火势被扑灭,未造成人员伤亡。火灾原因尚在调查中。    起火的411医院外科改建大楼位于四川北路、多伦路路口,据目击者介绍,起火时,高层的脚手架防尘网全着火,火势蔓延很快,浓烟滚滚冒出,十分呛鼻。  记者赶到现场时,明火已基本被扑灭,多辆消防车在清理路面,几名消防员在楼内清理隐患。记者看到,该楼三面都围着脚手架,靠近多伦路和四川北路两面外墙的脚手架防尘网基本都烧毁。被火熏得最严重的部位集中在楼南侧的7-19层,其中8、9层被烧得最严重。    火灾发生时,外科改建大楼一楼的PET-CT中心正在接诊病人。据该中心的医生回忆,她吃完午饭回到办公室,看到该中心靠近多伦路的玻璃门外围了很多市民,“我过去一看,大楼外面的脚手架起火了,我马上叫来护士长,通知所有医生和病人撤退。”包括医生、患者等在内,共有20多人在火灾发生后撤离现场,无人受伤。  据介绍,虽然外科大楼在改建,不少科室已搬离,但由于PET-CT  的设备限制,并且受施工影响较小,所以该中心仍留在楼内办公。  由于灭火时喷洒的大量水都流至一楼,PET-CT 中心已暂停接诊,何时复诊尚不能确定。    受火灾影响,工地已经全部停工,数十名施工人员在多伦路的工地出入口处休息,出入口写着“恒源控股”字样。  一名施工人员说,“12点不到的时候,我正在三楼午休。突然有人大喊‘着火了’,我往外面看到一股很黑的烟,然后大家都往楼下跑。”  据该施工人员介绍,411医院外科大楼的改建工程从今年春节就开始,原计划到明年二三月份完工,大楼共19层,工人的宿舍建在二三层。火灾发生时,大部分工人都在宿舍休息,无人受伤。  “着火的时候,楼上还有几个人在焊接,可能是电焊火花溅到防尘网烧起来了。”一名施工人员说。  昨天下午,施工方和医院均表示,火灾原因尚在调查,不便接受采访。

昨日,中纪委网站、中国纪检监察报披露了广东省财政厅原副厅长危金峰案件详情。其多次收受贿赂,通过非法倒卖土地获取暴利,形成触目惊心的“家族式腐败”,家庭财产高达7000多万。久贪成“精”,到后来,危金峰甚至练就了通过拎重来估测红包金额的“本领”。对于别人送的达不到心中标准“重量”的红包,危金峰甚至会厚颜无耻地当面呵斥。   2012年6月18日下午,危金峰被省纪委带走了,一同接受调查的还包括其岳母、妻子及妻妹。  经查,危金峰先后多次收受他人贿赂,通过非法倒卖土地获取暴利。其家庭财产达7000多万元人民币,其中收受他人贿赂和非法获利3000多万元,另有4000多万元无法说明来源。2012年10月,危金峰被开除党籍、开除公职,移送司法机关。  危金峰农家子弟出身,1997年,时年35岁调任省财政厅农业处主任科员。虽然官不大,但危金峰却大肆利用职务之便和职务影响,为他人谋取利益,收受贿赂和好处费。  一天,危金峰打电话告诉顺德华通户外家具有限公司经理杨某,有车辆入牌指标,需要17万元,问杨某要不要。杨某表示需要。之后,杨某花了30多万元买了一辆二手宝马车。危金峰见杨某买车后,又挟车要价,说要25万元才能办理车牌,杨某只好同意。很快,危金峰利用自己的关系取得上牌批文,杨某用塑料袋装了25万元送给了危金峰。  2008年某企业计划上市,为拉拢危金峰,该企业老板许以原始股。危金峰直截了当说:“如果上市成功了,假如说是20万股的话,大概市值400多万啊,这么多钱,你怎么送啊?”该老板心领神会。很快,就按危金峰的要求将30万股原始股登记在危金峰的岳母名下。  危金峰不仅索贿受贿,对红包也来者不拒。据他交代,在其任财政厅副处长以后,春节等节日期间收受有关市县领导干部和财政系统人员送的红包共数百万元,仅2012年春节前后,就收受27人次所送礼金70余万。  久贪成“精”,到后来,危金峰甚至练就了通过拎重来估测红包金额的“本领”。2012年春节期间,危金峰到平远县工业园参观一稀土公司,并说会支持公司的发展,在危金峰离开时,该企业老板将一个装有30万元现金的书包放在危金峰的车上,危金峰拎一拎重量,关上车门满意地说:“放心,全力支持你们公司的发展。”而对于别人送的达不到心中标准“重量”的红包,危金峰甚至会厚颜无耻地当面呵斥。  2012年5月,危金峰打电话向某县的财政局长索取20万元,并要求当天送到,由于地处偏远,该局长立即找某企业老板筹集资金,赶当天最后一班飞机准时将钱款送到危金峰手里。  危金峰伙同不法商人对财政资金进行肆意瓜分,并且按照拨付的款项收取20%至50%不等的“好处费”。他大肆敛财的高峰期是在担任省财政厅工贸发展处处长至财政厅副厅长期间。这一时期,危金峰手握财政资金审批大权,财政项目资金成为其手中的“唐僧肉”。  危金峰帮助某建材公司获得财政扶持资金共900多万元,居然向该公司老板索要“好处费”300多万元,索贿受贿胆气之壮令人咋舌。2008年,危金峰帮助某工业电器公司获得扶持资金100万元,事后,危以去新疆为由向该公司索要了50万元。  危金峰与企业老板合谋瓜分财政专项扶持资金,必须申报企业所在地财政部门进行资格审核,并对企业的申报材料加上当地财政部门意见,才能上报省财政厅审批。  于是,危金峰伙同有关市、县财政系统和受惠企业上下勾结,以虚假材料骗取国家财政专项资金,“打造”了一条以财政资金审批权为核心的腐败链条———有关市、县财政局人员帮助企业向省财政厅提交申报材料,经由掌握审批权的危金峰帮助并顺利获得财政资金。市县财政局人员从企业收受“好处费”,再从中拿出部分送给危金峰。  正是通过这种“上下勾结”共同作案,某电子厂等三家企业通过某市财政局副局长陈某申报项目,共获取省级财政资金510万元,这三家企业送给陈某好处费93万元,陈某则从中拿出数十万元以现金或高档礼物形式送给危金峰。  南都见习记者 尚黎阳 陈燕  在危金峰腐败案中,家族式腐败是一个显著特点。  危的妻子、岳母、兄弟、妻妹等近亲属全部涉案,打造了一个以危金峰为轴心,以其妻为“操盘手”,以不法商人为对象,以其岳母、哥哥等为赃款接收者的腐败“网络”。  比如,危金峰向某建材公司老板陈某某索要3笔“好处费”,第一笔60万元现金是其妻子到约定地点与陈某某见面取钱;第二笔现金60万元是其妻妹的前夫到约定地点与陈某某交接;第三笔200万元现金因数额巨大,危金峰委托另一个妻妹假借出租铺位名义,收受陈某某以公司名义转入的款项。  危金峰贪腐案整个家族起到了推波助澜、出谋划策的作用,其妻更是“操盘指挥”、“亲力亲为”。某公司送的30万股原始股,危金峰妻子以自己母亲名义收受,并亲自经手办理。为了方便收赃、转赃,其妻甚至把身边的朋友当作丈夫受贿或转移财产掩人耳目的一个工具,利用朋友的身份证开户存钱,再通过其他方式转移赃款。到后来为了消除犯罪痕迹,其妻编造各种谎言,骗取开户人到银行销户。  听闻纪委摸排调查的风声,危金峰整个家族忙于销毁证据,伪造相关收据,进行串供,同时威胁相关涉案人员不要乱说话,否则对其不利。其妻还利用自己的公职身份和人脉关系,四处为丈夫刺探“情报”。

分类:美文

时间:2016-11-12 01:03: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