受欢迎的文章
记忆胶囊

武汉将斥资千万对全市218座桥梁做安全检测

荆楚网消息 (记者 黄洁如 通讯员 吴武刚 李璇)从12月15日起,武汉市城管委桥梁处将对市内218座桥梁(通道)设施进行安全检测,总投资约1000万元,检测周期为60天。  据悉,此次检测是按照《城市桥梁养护技术规范》要求进行的常规定期检测,主要目的是对该市桥梁(通道)设施进行健康评估,全面掌控桥梁(通道)设施的安全运行状况。  此次将接受“体检”的桥梁(通道)设施包括:二环线汉口段立交、三环线姑嫂树高架桥、同济天桥等177座桥梁和国博地下汽车通道、武汉剧院地下人行通道等41座通道。检测内容包括:常规定期检测、结构定期检测、沉降观测、桥面线型监测、倾斜监测、裂缝监测,荷载试验等。(原标题:12月15日起武汉将对218座桥梁设施进行安全检测)编辑:

中新网南昌12月9日电(刘占昆 华山 苏路程)备受关注的南昌大学原校长周文斌涉嫌受贿、挪用公款一案,9日上午在江西南昌市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审理。  在开庭前,南昌市中级人民法院对此案进行了通报。南昌市中级人民法院副院长、新闻发言人张萍介绍说,被告人周文斌,男,1960年10月20日生,汉族,湖南省衡阳人。博士,原南昌大学党委副书记、校长(正厅级),2013年9月26日因涉嫌受贿罪被江西省公安厅刑事拘留;同年9月30日,经江西省检察院决定逮捕,同年10月8日由江西省公安厅执行逮捕。  据介绍,检察机关指控被告人周文斌的主要犯罪事实,包括受贿罪和挪用公款罪。  其中,涉嫌受贿罪的犯罪事实包括:被告人周文彬在担任华东地质学院(后更名为东华理工学院)党委副书记、院长,南昌大学党委副书记、校长期间,利用职务之便,为他人谋取利益,非法收受他人所送人民币2261.8万元、港币30万元、美元1万、韩元90万、购物卡2.4万元、卡地亚手表一块(价值3.86万元)、iPad mini平板电脑一部(价值0.2万元)。  检察机关认定的涉嫌挪用公款罪的犯罪事实包括:2003年4月至5月,被告人周文斌个人决定挪用南昌大学公款人民币3675万元供他人进行营利活动;2004年7月,被告人周文斌个人决定挪用南昌大学公款人民币2200万元供他人进行营利活动。  据了解,本案预计开庭三天。(完)(原标题:

新京报讯 (记者廖爱玲)北京正在努力对重点领域扩大社会与民间投资。昨日第六届投资北京洽谈会举办,市发改委发布北京公共领域市场化建设第三批试点,拟对61个项目引入社会资本投资1300亿元,社会养老、社会办医、首都大外环、京台高速等项目均在其中。  市发改委副主任燕瑛介绍,此次发布的新试点项目共有61个,选定轨道交通、道路、停车设施、水环境治理(包括污水处理设施和流域综合治理)、固废处置、镇域供热、社会办医、社会养老、文化创意9个领域,总投资额约1500亿元,拟吸引社会投资约1300亿元。  按照公布的项目,新机场线、京台高速、首都大外环(通州大兴段)、新机场高速(含场前联络线),都将通过BOT(“基础设施特许权”经营)或PPP(公私合营)模式,引入社会投资。  据了解,北京在去年曾公布了126个公共试点项目吸引社会资本进入,首批启动6个领域27个市场化试点项目中,包括地铁14号线等,第二批又选取99个项目。市发改委称,这些项目在招商、设计、配套政策制定等方面持续优化,进展顺利,总体符合预期。北京还将进一步推动社会投资进入市政基础设施等领域。  ■  在昨日的投资北京洽谈会上,征集到中国黄金集团、仟亿达科技、中国节能环保集团、南山集团等14个重大项目现场签约,签约金额达到311亿元人民币,超过上届。既有大型民企投资设总部,也有在门头沟投资低能耗绿色建筑文化创意产业示范区等。  现场签约方之一的北京仟亿达科技公司董事长郑两斌告诉记者,此次签约意向是把总部落户到北京朝阳,项目投资5亿元。计划配合京津冀一体化,着眼于北京周边的高耗能企业,提供节能技术服务,包括节能诊断、调查、制定节能方案和可行性研究等一条龙服务,帮助北京周边节能降耗减少环境污染。  北京市投资促进局局长周卫民指出,这批签约项目符合首都城市战略定位、规模较大、产业带动效应强,突出“高精尖”、“绿色环保”、“社会资本”三大特点。而“高精尖”也将是今后北京引进项目的主要方向,具体包括总部经济、跨国公司、高端生产性服务业、高品质生活服务业、高价值文化创意产业,这样的项目在京落户有助于促进首都经济结构调整和转型升级。   在吸引社会投资上,北京此次对市政基础设施领域有了“大手笔”,把轨道交通、重点道路建设都纳入进来。  轨道交通的新机场线,拟在PPP模式基础上,结合公交票制票价改革探索BOT模式,总投资410亿元,全部吸引社会投资建设(此前本报在京港洽谈会时曾报道)。  而京台高速、首都大外环(通州大兴段)、新机场高速(含场前联络线)3个项目,也拟采取BOT或PPP模式,总投资408亿元,拟吸引社会投资215亿元。  据了解,首都大外环,也被称为北京“七环路”,规划全长约940公里,北京市境内约90公里、河北境内约850公里,预计2016年全部建成通车。而京台高速北京段位于现京沪高速公路与京开高速公路之间,设计起点在104国道与南五环路相交点东侧约300米处,与蒲黄榆快速路相接。    社会养老和社会办医此次分别推出有18个和15个项目,分布在西城、朝阳、昌平、大兴、通州、密云等区县。  记者注意到,社会养老项目中,有首钢一耐区域大型养老社区、国投大厦养老公寓、夏各庄新城项目2号地块(养老)等,总投资144.5亿元,拟吸引社会投资144.5亿元。  市发改委表示,会先把夏各庄新城项目2号地等6个养老地块作为试点,每块用地面积为5公顷,项目性质,诸如营利性或非营利性、高中低端等具体细节,将通过招标招商谈判确定。  社会办医方面,有社会资本独资、社会资本与公立医疗机构和政府合作、中外合资、外商独资等多种模式,拟吸引社会投资220.8亿元。  此外,记者发现,北京儿童医院大兴院区将建到大兴区兴旺路,计划由大兴区政府、北京儿童医院、社会资本三方合作。另外,CBD国际医院拟建在朝阳平房乡,五洲妇儿医院朝阳区项目将由社会投资并捐建社区卫生院。(原标题:公共领域拟引入1300亿社会资本)编辑:

本报记者 李超 通讯员 何生廷  南京浦口捷顺达公司的出租车司机谭中宏,在卸载了“滴滴打车”软件半个多月后,最近又重新安装了该软件。  谭中宏原来是“滴滴打车”软件的受益者和忠实用户。可最近他和同行们突然感觉到来自“滴滴打车”软件的威胁,因为打车软件近期重点推广的另一项业务——专车服务。  公开的信息显示,自今年7月“快的打车”软件推出“一号专车”服务后,“滴滴打车”软件紧随其后,在8月推出了“滴滴专车”的服务。  谭中宏认为,这些“专车”服务,将对出租车行业造成很大影响。一开始,“专车”的价格比出租车要高两三倍,出租车司机觉得威胁不大,但各公司随后推出的“专车券”,可以让车费降很多。  “明摆着跟我们抢市场,我们还不如直接去开专车。”谭中宏说。  于是,他与许多出租车司机一起联合抵制打车软件公司推出的“专车”服务。不久前,南京交管部门首次对“专车”问题做出回应:严禁私家车、挂靠车加入“专车”营运,否则按黑车查处。  “滴滴打车”公司也表示,将停止“专车”代金券的发放,改为发放出租车打车代金券,以此安抚出租车司机。不少卸载了打车软件的驾驶员重新装上打车软件。    “滴滴打车”软件和“快的打车”软件在南京推出“专车”服务后,引起不少当地出租车司机的不满。他们认为,这在很大程度上抢占了南京出租车市场,并准备卸载这些打车软件来表达自己的不满。  最近几个月,几款打车软件不断迭代升级,“滴滴打车”软件的APP上除了增设专车按钮,如果打车用户下单订车后,一定时间未得到响应,系统就会主动弹出是否考虑选用专车来代替出行的界面。  而使用过“滴滴打车”软件、“快的打车”软件的用户,还不时会收到“专车”服务的优惠券。  11月以来,不少出租车司机卸载了打车软件。  谭中宏也卸载了软件,他说卸载软件对总收入影响不大,“只是以此向‘滴滴打车’软件公司抗议”。他之前通过同事推荐使用“滴滴打车”软件,发现该软件可以减少空驶时间,从而减少成本,但软件本身不会带来太多的客户。  后来,“滴滴打车”软件和“快的打车”软件先后发起价格战,把出租车司机和乘客都留在打车软件上,既积累供需两头的客户,又培养了乘客的支付习惯。  出租车司机汪贤林说:“对我而言,是否使用打车软件,对运营收入的影响真的不大。还是希望政府能尽快规范。”   葛保强也是出租车司机,今年10月下旬离职。他认为“专车”服务门槛低,很受欢迎,打算从事“专车”服务。但看到反对的声音不断增强,还有交管部门的声明,他又开始犹豫了。    近日,中国青年报记者在南京浦口区通过“滴滴打车”软件预约专车。软件界面上的专车服务有舒适型、商务车型、豪华型三个选择。界面上可以看到司机的身份证号码、电话和姓名,还有乘客的服务评价等信息。  预约10分钟后,接到司机的电话说已到达。这是一辆八成新的白色丰田锐志,车身、车顶并没有任何营运标志。司机丁浩30岁左右,身着西装。他是劳务派遣工,受聘于劳务公司,价值21万的丰田汽车属于租赁公司的。  丁浩说,乘客上车后核对司机身份,如果与“滴滴打车”软件头像不符可以投诉。公司有规定乘客可以享受10分钟的免费空车等待服务,他们需要提前到达出发地。  预约“专车”上没有计价器,但“滴滴打车”软件的司机版有计价功能,与出租车计价表类似。费用由三部分组成,不同车型的标准不同,费用由17元起步价,每公里3.5元,每分钟1元的低速费。  司机通过“滴滴打车”软件发来账单,总共费用27元,费用分别是起步价17元,里程费2公里7元,低速费3元。而同样两公里的行程在浦口区打出租车是起步价5元,加上1元燃油附加费,总共6元。  丁浩说,专车没法立刻打出发票,支持微信支付,如果需要发票,乘客要在打车界面填写发票单信息。  “虽然价格高,但相比出租车,我们的服务好,专车的优势就在于服务质量。”丁浩说,除了基本礼仪,车内干净,车上还有一些配套设备:免费矿泉水、纸巾、充电线、雨伞。  丁浩从事“专车”服务已有1个多月,之前没有从事过营运行业。他说,收入全靠抢单,服务的质量将会直接影响收入。在一个多月中,他完成28单,每天最多能抢3~4单。  丁浩说,上岗前每位专车司机都必须通过培训,培训内容有礼仪规范、服务要点等。公司将以客户的评价作为司机考核标准之一。  另一位专车司机蓝师傅开的是商务车型别克GL8,目前完成142单,“每次服务后都有乘客评价,跟淘宝店家类似,好评与差评对我们都有影响,服务质量是我们最看重的。”    对于如何才能成为专车司机,“滴滴打车”客服工作人员称,加盟滴滴专车有带车加盟和应聘司机两种形式。带车加盟比应聘司机要求高,需要有营运资质和交通全险,对于车辆的价位也有要求,最低要求10万元以上,车辆的里程数要求在8万公里以下。  据介绍,该公司规定不接受个人挂靠,必须由本人找租赁公司,然后审核资料通过后才能加盟。加盟租赁公司的车辆才有资质进入公司的管理范畴。应聘司机需要登记个人信息,还要进行面试。  个人应聘司机,对于驾龄并无强制规定,只需要有驾驶证,并且通过简单的路考即可上路。对司机个人形象的考核也会成为面试的环节,滴滴专车要求司机必须按国宾车队司机标准着装,白色衬衫、蓝色西裤、黑色皮鞋、白色手套。  对于加盟的车辆也有要求,凯美瑞、雅阁、奔驰、宝马等同级别及以上车型即可。  两种形式的共同点是都需要司机带上身份证、驾驶证、行驶证、银行卡、保险单到公司登记,并安装司机版“滴滴打车”。  尽管如此,专车还是被很多人认为是黑车洗白。出租车司机葛保强说,“专车是变相的黑车,多了个平台罢了。专车不需要交份子钱,工作时间短,收入比我们还高。”  “专车其实还是黑车,没有营运证的都应定位为黑车。”黑车司机赵师傅说,专车有着“滴滴打车”平台,在线上抢单。“它只是比黑车多了一个平台而已。”  “滴滴”客服工作人员表示,对于一些地方把“滴滴专车”认定为黑车,他们现在也在积极地和相关部门进一步沟通。  中国青年报记者调查发现,由于“专车”没有营运证、治安证等证件,驾驶员也没有经过有关部门培训,所以暂时并没有列入交管部门的管辖范围,属于监管空白。针对“专车”,不管是接单的服务平台,还是劳务公司派的司机,每一环节的监管都是空白的。  《江苏省道路运输条例》第53条,仅仅对租赁公司车辆的属性和经营规模、场地有所要求。尽管“滴滴”和“快的”两家公司都具备租赁资质,而非法营运的界定是没有营运资质,但是有了租赁资质是否能从事出租车业务?专车和黑车该如何界定?    11月18日,南京市客管处首次表态,重申了私家车、挂靠车不得提供汽车租赁服务,严禁租赁公司提供代驾服务等法规,还对打车软件公司提出相关要求。  专车司机丁浩目前尚未接到公司“叫停”通知,但随着出租车司机反对声越加强烈及客管处处罚规定出台,他觉得专车将会越来越难做。  丁浩分析,专车的客源主要是那些有专车打车券的人群,并不会给出租车带来太大影响,随着打车券的减少,专车的客源也会减少。  专车司机张强也发现,主要的乘客都有专车打车券,很少有全额付款。  他此前并不知道专车是“违法的”,现在知道了,态度消极,开了半个月专车,完成了40单预订,“如果交管部门实在不允许,我会选择退出。”  据了解,“滴滴”、“快的”两大打车软件公司再掀价格风暴,“滴滴专车”起步价从17元降到13元,每公里价格从3.5元降到2.9元,与南京中高档出租车价格相比,只在起步价上高出2元,而每公里价格一样。  几乎同一时间,快的公司派发“一号专车”120元代金券的大礼包,使用券后车费与南京中高档出租车价格相差无几。  “滴滴”客服工作人员表示,“滴滴专车”是面对中高端客户的预约服务,和出租车司机的招手服务本质上不冲突,是互补的。  同样从事专车服务的梁师傅认为,专车服务还是有市场的。作为新事物不应该一刀切地被禁止,应在政府的适当监管下发展。  但出租车行业出现另外一种声音。  出租车司机张有芬(化名)说,身边同行聊到专车时都会涉及两个问题:不需交份子钱和没有保险。事实上专车到底对出租车司机带来多大影响,谁也说不清楚。  张有芬说,“专车的出现,以服务质量取胜,这也是出租车的短板。”  “专车的出现和发展,对于出租车市场并不全是坏事。”张有芬认为,客运市场需要“专车”的出现,可以倒逼出租车行业的改革。现有出租车经营者已是行业的既得利益者和实际垄断者,因此需要有人来搅局。  她说,出租车每月要交的份子钱太高,出租车司机工作环境恶化,她希望政府能从制度层面重新制定、调整有利于出租车行业发展的规则。  也有专家提出,专车的出现,是打车软件公司将出租车市场进一步细分的结果,很多城市目前尚未设立中高端的预约出租车服务,专车恰好填补了这个市场的需求。目前,苏州有中高端出租车“电调”服务,运营效果不错。但是,专车到底应该由谁来管的话题值得研究。  当然,更多乘客关心的是专车的安全问题。出现安全事故时,到底谁来对乘客负责,发生纠纷找哪个部门投诉等,呼吁管理部门尽快出台详细规范。  据了解,江苏省交管部门也正在研究,预计很快会对专车租赁有说法。  本报南京11月30日电编辑:

在云南省临沧市云县当地有着“大姐大”之称的“社会无业人员”许晓东,因涉嫌强迫初中女生卖淫,于11月21日被云县警方依法采取刑事强制措施,因其怀有身孕,被监视居住。  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许晓东被云县民族中学的学生称为“大姐大”,几乎没人敢不听她的话。  许晓东给周边的人留下的印象是,与“黑帮”有联系,在当地势力很大。  澎湃新闻在调查中发现,被监视居住后,许晓东仍然不掩饰自己张扬的个性。她在微信朋友圈写道:“笑着等你们看我笑话。我会记着谁今天怎么对我。不要以为我不知道你们什么心……我也让你笑到哭。无论是谁。”  一个上小学时成绩优异的好学生,家境尚可的城里女孩,为何变成一个让同学惧怕、涉嫌强迫初中女生卖淫的犯罪嫌疑人?澎湃新闻走近许晓东的生活,试图揭开她性格巨变背后鲜为人知的人生轨迹。  长头发,粗眉毛,皮肤白皙。从照片上看,今年21岁的许晓东更像是一名未走出校门的小女生,外人很难将她与强迫云县民族中学初中女生卖淫的“大姐大”联系在一起。像大多数同龄的女生一样,她喜欢在微信朋友圈里晒自拍照。  许晓东也曾进入云县民族中学读书。一位熟悉她的学生回忆,许晓东上小学时成绩很优异,进入初中以后成绩开始荒废,跟社会上的人交往密切,初中没上完就辍学混迹社会。  至今,许晓东仍被民族中学的学生视为是一个“传奇”,人称“大姐大”。据媒体报道,在云县民族中学,几乎没有人不知道许晓东的名字,她在学校时就吸烟、喝酒、打架,没有同学敢惹她,女生见到她就害怕。  在民族中学一些学生的眼中,许晓东脾气很暴躁,行事猖狂,谁不服她就揍谁。校友邓文兵(化名)曾亲眼看见,许晓东和另一名同学在校外向本校的女生索要钱财,不给的话就会遭到对方的殴打。  一名曾见过许晓东的学生描述称,许晓东打扮很前卫、性感,但与初中生的装扮格格不入——她经常蹬着高跟鞋、着黑丝袜、穿带蕾丝边的衣服,眼睛还种了假睫毛。  媒体铺天盖地地进行报道后,许晓东的大部分隐私被抖了出来:她在微信朋友圈发的内容被网友发到贴吧,她和母亲相拥的亲昵照片也被网友曝光。  百度云县贴吧网友“OK冬清”说,“那个姓许的我知道,读书的时候小我一届,那时就相当冲,(她)没有30岁也就22岁。”  据户籍资料显示,许晓东未婚,户籍所在地为云南省临沧市云县爱华镇草皮街社区新兴街。  新兴街聚集着不少钢材批发以及零售的店铺,距离云县的中心城区有一段距离。附近的一名居民在和澎湃新闻谈起许晓东时,不禁摇头感叹,称许晓东在这一带“口碑非常不好”。  有网友称,许晓东由其母带大。她母亲在新兴街开有以按摩为幌子的色情服务店,家庭受教育环境恶劣,曾就读于云县民族中学,初一开始辍学混迹社会,母女二人同当地“黄桥帮”关系密切。  一名知情者称,许晓东一家还曾在位于云县星云大道的廉租房里住了近两年时间,直到今年上半年才搬走。  让星云大道上的不少商户印象深刻的是,许晓东和她的母亲品行很差,很多人都不愿和她们来往。  许晓东和她的母亲留给这些商户们的是,一笔笔拖延数月或者一年多没有偿还的欠款,她们在这条街上的大部分商铺都赊过账。  经营电动车的个体户郑小鹏(化名)是其中的债主之一。2013年3月11日,许晓东的母亲在他店里买了一辆售价为4480元的电动车,但对方一直拖着不付钱,无奈之下他想把电动车要回来,没想到电动车早在对方买回去两个月之后就卖掉了。  更让郑小鹏没有想到的是,去年9月份,他曾找到许晓东的母亲催讨电动车的欠款,他由于激动说话声音稍微大了一些,对方立即打电话给许晓东,没过多久许晓东带着三四个人赶到他的店里,对方不仅一分钱没给甚至还威胁他别想继续在这里做生意。  郑小鹏至今仍未要到欠款,甚至已无法联系上对方。  “许晓东母亲来买电动车之前,喜欢来我们店里吹牛,说她女儿在外面是如何厉害,并吹嘘自己女婿很有钱,她给我留的名字为张丽,但后来我了解到这是一个假名字。”郑小鹏告诉澎湃新闻。  一名不愿透露姓名的商户称,当时星云大道上的经营户对许晓东母女都不了解,所以在对方的花言巧语下,这条街上很多经营户都给她们母女俩赊过账,许晓东在附近一些服装店买衣服经常不付钱。  在云县,很少有人能说出许晓东强迫初中女生卖淫的准确时间。时长最短的版本是,早在几个月前,许晓东就曾把民族中学的女生带出去。  这些被迫带走的学生,一般会被约去KTV或者酒店吃饭、唱歌,“据说在酒里下迷药,下迷药进行迷奸。”  “介绍学生就两个月前,9月份左右。9月份至10月差不多。”许晓东在接受警方讯问时说。  “全部算起来,黄某某给我两个5000元,然后酒店里5000元1次、4000元1次,(没做成)退掉了4000元,剩5000元。总计3次15000元。”许晓东一口云县本地方言,说话时偶尔还比画着手势。  “许晓东在读初中的时候就经常和社会上一些不三不四的人来往,她日后走上这条道路一点都不奇怪。”校友邓文兵说。  “大姐大啊!纯粹是有权有钱人的掮客!”网友评价说。  云县当地一名知情者说,许晓东作为中间人,会事先收买几个学生,而其他不服从安排的女生则会遭到殴打。  在民族中学门口做生意的一名店主曾经常看到,许晓东将学生召集到学校门口的快餐店抽烟喝酒,晚上她还召集出租车前来拉学生。  一名学生家长说,就读于云县民族中学的女儿就差点受到侵害。今年暑假期间,几名女生在县城一家KTV会所聚会时,曾被许晓东强行带去另外一间包房。  “因为在学校里,大家都传言许的势力很大,所以当许晓东出现时,她们都不敢违抗。”一名女生称,她们并不知道被带去的地方有什么人,但又不敢不去,因为“她(许晓东)在我们云县就是大姐大,我们怎么敢不听她的话。”  女生被许晓东带进了一个包间,里面坐了大约20名陌生男子,许晓东要求她们陪陌生男子喝酒。有女生开始不情愿,但迫于对许晓东的惧怕,女生们最后都喝了酒。  进包间后,有女生偷偷发信息向家人求救,家长赶到后她们被解救出来,才没有受到侵害。  据云南电视台调查,上述事发KTV的一名员工介绍,确实曾看到过许晓东带着学生来到KTV,学生们都是被许晓  云县官方通报称,11月21日凌晨,许晓东被云县警方依法采取刑事强制措施,因其怀有身孕,只能采取监视居住。  在官方的通报中,许晓东是一名社会无业人员。通报称,许晓东以胁迫、诱骗等手段,将云县民族中学的3名女学生带给社会人员黄某某和李某某与其发生性行为。  云县一名知情者告诉澎湃新闻,该案已知的一名犯罪嫌疑人是当地的老板,在云县做生意,经济实力雄厚,开着一辆售价达上百万的豪车。  虽然被警方采取监视居住的措施,但许晓东仍然声称要干几件大事。  她在微信朋友圈里说,“以为只是以为,我会让你们今天笑的哭着还给我,要是真的有那些事情。还能问得到我。给有事噶。笨。我知道你们有的人真心关心我呢。我又不说什么。既然想帮我玩废。我也要干噶几件大事。才罢手呢嘛。请继续笑。下一个就是你。小心噶。我帮你上路。”(来源:

分类:美文

时间:2016-05-20 06:35: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