受欢迎的文章
记忆胶囊

四川郫县飞行器掉落续:1名飞行员被警察带走

#成都郫县一架固定翼飞机坠落#【最新消息】新都区新繁镇村民张婆婆告诉记者说,她亲眼看到一名飞行员跳伞落在他们村子里的一个田坝里,不远处掉落了一个弹射椅子。飞行员是安全的,村支书组织村民给他喝水,他也拒绝了,不说一句话。不久来了大批警车,将飞行员带走了。

据新华社电 台湾《联合报》4日报道,由该报与远东集团徐元智先生纪念基金会合办的“台湾2014代表字大选”结果3日揭晓,“黑”字在60个候选字中以12489票当选。  《联合报》总编辑游美月表示,黑心油、黑心企业、黑心政客,台湾民众“受够了”,“黑”反映出民众郁闷躁动的心。  “台湾代表字大选”今年迈入第7年,经21天电话投票,共收到62607票。“黑”字囊括近五分之一票数,位居第一,第二到十名依序为“馊、油、怒、食、假、伪、混、怨、崩”,均与负面事件有关。今年也是候选字中没有“爱”的第一年。  《联合报》报道称,今年堪称台湾黑暗的一年,由名人学者推荐的60个候选字中逾半数是负面字。票选结果也创纪录,前十名都与负面事件相关,从头“黑”到尾。游美月就此表示,面对黯黑混乱,更需要认清黑白、明辨是非,找到正确方向,才能走出黑暗迎向光明。台湾不能一直陷在互相指责的情绪中,期盼大家一起努力找回正向的力量。  该报相关新闻评论指出,回想这一年,从黑心油、黑心货到各式各样的选举抹黑战,把台湾搞得乌烟瘴气,说“黑”是台湾人的心情颜色,当之无愧。  评论指出,只要愿意承认“黑”、面对“黑”,拥有打破“酱缸”文化的勇气与智慧,明年便可能是光明的开始。(原标题:“黑”字当选台湾2014年“代表字”)编辑:

新京报讯 在昨日上午举行的京津冀协同发展论坛上,北京市委常委、常务副市长李士祥表示,在APEC会议之后,社会对汽车分单双号上路行驶有各种意见,有些市民建议单双号要成为常态,包括星期六、星期日,我们将研究和论证这个意见。  昨日上午的市第十四届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十五次会议结束后,李士祥接受采访时表示,有关汽车分单双号上路行驶的表态并不是就要实施,而是要对这个意见进行研究论证,政府不会没有研究论证就做出相关决定。   据北京市环保局此前通报,APEC会议期间,通过全市单双号限行等措施,机动车排放污染物总量大幅下降,其中颗粒物(PM)减排58%。  数据显示,2013年北京全年平均PM2.5来源中,机动车占比为31.1%。  昨日上午的市十四届人大常委会第十五次会议结束后,记者向李士祥求证上午言论是否意味着北京将实施“单双号”,他表示“没有”。  记者给他看微信朋友圈转发的有关该消息评论并告诉他“网上很多人对单双号常态化不赞同”。李士祥认真看完后说:“不赞同好啊,就是要听取各方面的意见。”  对于“APEC后单双号限行是否常态化”的问题,北京相关部门此前也曾进行回应。  11月13日,市环保局通报APEC会议空气质量保障措施效果初步评估结果时,有关负责人表示,单双号限行属于临时性措施,会在会议结束后告一段落,不会常态化。  市交通委有关负责人也表示,有关部门将对APEC期间实施的临时交通管理措施进行数据分析,包括研究政策对缓解交通压力的效果以及机动车排放对环保的影响,未来会出分析报告。    王锡锌(北京大学法学院教授):单双号限行是一个比较重大的城市道路交通管理的公共政策。过去很多人认为,单双号限行或者尾号限行,都涉及对有车一族尤其是私家车使用权的限制,因此构成了政策性的征收,我个人认为这不是一种征收。政府对所谓的单双号限行,其实是对城市所拥有的道路资源等公共资源的一种资源分配,从法律上来说,城市的管理主体是有权来分配道路资源的,这样的公共政策在法理上不存在问题。  不过,作为重大政策,要考虑到公众参与和专家论证,要把不同人群的各种意见综合起来,要进行有质量的公众参与,充分的意见征集。  竹立家(国家行政学院教授):我认为政府如果实施单双号限行政策,在法理上不存在问题,这属于政府对交通管理的问题。当代社会中,根据社会经济发展的需求,政府对公民的行为会进行适当的规范,这并不是限定自由。需要注意的是,这样大的政策规定,必须要经过听证,让公民参会讨论,注意公民或者专家提出的意见,因为涉及的面很广,出台需要慎重。  彭应登(环保专家):常态化的单双号限行属于较激进的做法,不应成为城市空气改善的常规措施。制定常态化的空气污染防治措施首先要考虑不能对城市居民合理的交通出行和适度的生活消费习惯造成较大的影响。其次,要充分论证措施出台的各种直接和间接的效果。   彭应登:空气质量与气象条件和污染物排放有关,机动车限行对大气污染治理肯定有正面影响,但想通过单双号限行解决北京污染问题,这是美好的愿望。如果提倡单双号限行,很多家庭会选择购买两辆车保证每天出行,这不利于机动车总量控制。  岳欣(中国环科院车用燃料排放实验室主任):机动车限行对环境保护和大气治理来说肯定有好处,但不是最佳的办法。    岳欣:机动车减排不主张单双号限行,这种措施“太粗暴”,不利于市民出行,不利于汽车行业的发展。可以提高机动车的使用成本,限购和限行都可以不用,直接增加使用成本,例如征收拥堵费和排污费等,让大家主动减少私车出行。但拥堵费的研究中,需要仔细研究,包括排量大小、排放标准、不同地区的不同拥堵情况,需要统筹考虑。   交通部门相关负责人:11月3日至11月12日北京机动车实行单双号限行措施期间,自驾车出行比例减少35%左右,每日乘公共交通出行人数增加300万人次左右。我们当时是按照日增加公共交通客流500万人次做的交通保障准备,现在看单双号限行期间,公共交通的承载量是可以保障人们日常出行的。   徐康明(交通专家):单双号限行的影响面很广,强制性的行政措施一般是临时性采用比较多,比如大型活动、赛事以及极端天气等,但长期实施会带来很多不好的边际影响,例如很多人会选择购置两台或者更多的车。墨西哥以前实施过类似的限行措施,当时就引起了购车狂潮。虽然北京目前执行了限购政策,但在大范围常态的单双号措施下,肯定有很多人通过其他渠道获取车辆使用,比如购买电动车,甚至会重新带来外地牌照车辆长期在京使用现象的回潮。   叶青(公车改革专家、湖北省统计局副局长):如果要实施机动车单双号限行,公车限行的监管包括三个方面。首先,单双号比较好辨认,监管起来比以前方便也容易。其次,我担心有的单位以单双号限行为借口去买新车,这样的话机动车实际使用量并没有下降,所以如果这个规定出台,要严格控制单位买车,北京的话,离明年车改还有一段时间,这期间要管好市区街道三级的车辆购买。  第三,单双号限行后,要避免一些不必要的浪费。例如有些单位实在有用车需求,由于单双号限行公车不够,可能会去租车,这需要花费。所以政策实施过程中要倡导节约,公务员应尽量乘坐公共交通。  本版采写/新京报记者 邓琦 郭超(原标题:李士祥:论证单双号常态化≠实施)编辑:

【社科院学者:不能把“人治”妖魔化】中国社科院学者房宁认为,不应妖魔化“人治”,神化“法治”。法治和人治的关系,好比汽车大还是司机大。人治就是一个经验性的治理,法治就是一个规范性的治理。法治不是一个点,不是一个线,而是一个可能性的空间,那么在这个空间中就是人治。编辑:

中新网12月8日电 12月7日,长征四号乙火箭将资源一号04星成功送入太空,实现了长征火箭家族的第200次发射。香港《大公报》8日刊发系列文章分析,中国探索太空的“长征”站在了新的起点。代表长征火箭未来的新一代大推力运载火箭长征五号、长征七号将在2016年实现首飞。学者表示,中国火箭运载与国际主流运载火箭的运载能力相当,其可靠性与欧盟旗鼓相当,并超过美国、俄罗斯等。    分析称,与美国、俄罗斯等国一样,中国的运载火箭从导弹技术衍生而来。迄今为止,火箭依然是世界航天的主要运载工具。火箭的运载能力是一个国家航天工业的基础,标志着其空间作业的能力。  “长征”实现前100次发射用了37年,第二个100次发射仅用时7年。继俄罗斯、美国、欧盟后,中国是第四个达到这一里程碑的国家。“下一个100次,不会超过7年”,中国航天科技集团董事长雷凡培说。    文章表示,近年在载人航天、嫦娥、北斗导航、高分等重大工程牵引下,长征火箭进入高密度发射期,发射频率从初期每年2-3发,到现在每年平均发射15-20次,生产能力从1998年的8发提升至现在的21-22发。  不仅从发射数量上比肩世界先进水平,长征火箭的高可靠性也享誉世界。“长征火箭前100次成功率是93%,后100次成功率是98%。后100次的水平和欧盟并列世界第一,超过美国(97%)、俄罗斯(93%)。”雷凡培说。  从单箭生产到组批,再到批量生产100发火箭,发射组织管理模式也在改变。火箭出厂前就完成大部分检测,进驻发射场后采用大量信息化手段和远距离测控等方法,使发射时间从40天缩短到20天,测试保障团队从200-300人减少不到100人。  长三甲系列副总设计师李京红分析,以现役主力火箭长三甲系列为例,运抵发射场后的准备时间从最长83天减少到最低21天,2015年至2017年长三甲系列将在西昌约有30次发射,这么高的密度要求必须缩短时间,我们的目标是火箭进场15天发射出去。  雷凡培坦言“长征”从运载能力等指标看还有差距,近地轨道运载能力刚达到8.6吨,地球同步转移轨道运载能力5.5吨。即将完成研制的新一代运载火箭长征五号LEO运载能力25吨,GTO运载能力14吨,与国际主流运载火箭的运载能力相当。  雷凡培表示,在新一代运载火箭各型号经历多次飞行考核后,目前正服役的长征系列运载火箭将逐步退出历史舞台,预计用15年左右实现新老火箭全面交替。    中国重型运载火箭已开始论证,以满足中国在2030-2050年间近地轨道以远的空间探索任务和载人登月需求。  雷凡培表示,但作为重型火箭,需要研制更大推力的发动机,为此要加强设计论证和研制能力,研制重型火箭也将提升中国产品加工和设备制造能力,牵引对新材料的应用。计划用四五年时间突破重型火箭总体设计、液氧煤油发动机、氢氧发动机和8.5米直径火箭结构设计制造等关键技术。目前相关技术攻关工作已经启动并取得实效,用15年左右完成重型运载火箭研制,2030年左右实现首次飞行。  该报另一篇文章分析,中国的导弹火箭技术从“1059”导弹起步,东风二号衍生出长征一号、东风五号衍生出长征二号、长征二号又衍生出长二丙、长三、长四;直至今天,长征火箭家族形成了系列化发展的型谱。  现年81岁的原航天工业部副部长、航天工业总公司总经理、国家航天局局长刘纪原指出,长征火箭的前100次发射用了37年,一直在艰难前行,用航天人的话概括,只有自力更生。“早期的火箭基本都是自己造的元器件。”    星箭捆绑、在轨交付成为长征火箭参与国际合作的主要途径,为一些发展中国家提供从卫星到火箭,再到测控、保险的一站式服务。  在今天有条件吸收国际先进技术时,刘纪原依然认为自力更生是一笔宝贵财富,因为“不变成自己的,永远要跟随别人脚步。”(原标题:港媒:中国航天事业自力更生 高可靠性超过美俄)编辑:

分类:美文

时间:2016-08-18 02:35: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