受欢迎的文章
记忆胶囊

湖南永州发现利用客车偷运野生保护动物

新华网长沙12月1日电(记者周楠) 近日,湖南省高速交警在永州市境内一处高速公路收费站执勤时发现,有人利用客车运输掩护,非法运输野生鸟类。  据永州市森林公安局有关负责人介绍,当时在二广高速宁远收费站,执勤民警检查一台开往广东东莞的大客车时,突然隐约闻到一股异味。民警立刻警觉起来,当即要求驾驶员将客车的行李厢打开。行李厢一开,只见有一个一米多高的布满圆孔的纸箱子,箱内传来阵阵鸟叫声。民警打开纸箱后,看到里面放有10个长方体形状的塑料篮子,每个篮子里都装满了野生鸟类,数量约百只。  民警随即联系当地的森林公安局。经森林公安民警确认,这些野生鸟类是湖南省省级野生保护鸟类,如黑水鸡、夜鹭等。司机无法出示任何运输手续,属于非法运输野生保护鸟类行为。  记者了解到,目前这一案件已移交永州市宁远县森林公安局,案件正在进一步深挖中。(原标题:湖南永州发现利用客车偷运野生保护动物)编辑:

中新网12月13日电(程涛) 今天是首个南京大屠杀死难者国家公祭日,也是全国人大常委会以立法形式确定南京大屠杀死难者国家公祭日后的第一个纪念日。今日上午,南京将举行国家公祭仪式,全城鸣笛向死难者致哀。党和国家领导人将出席活动。  本月8日,南京市政府发布公告称,为了悼念日军南京大屠杀死难者和所有在日本帝国主义侵华战争期间惨遭日本侵略者杀戮的死难者,牢记侵略战争给中国人民乃至世界人民造成的深重灾难,表达对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的深切哀悼,12月13日10时将举行南京大屠杀死难者国家公祭仪式。  77年前的12月13日,侵华日军攻占中国南京,在此后的一个多月时间里,血腥屠杀30多万中国人,制造了震惊中外的南京大屠杀事件。从2005年开始,陆续有全国人大代表、政协委员在“两会”上提议设立国家公祭日。在社会各界的呼吁下,今年2月27日,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七次会议通过决定,将12月13日设立为南京大屠杀死难者国家公祭日。  “南京大屠杀是中华民族近代史上最黑暗、最沉重的一页。”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馆长朱成山曾表示,抗战期间,中国有3500多万人员伤亡。然而,一直以来,国家层面缺少一个集中祭奠平民死难者的纪念日,这与中国二战战胜国的地位不符,也不符合国际惯例。  值得关注的是,今年以来,中国抗战相关纪念活动呈现“罕见高规格”。在7月7日抗战爆发77周年纪念日当天,习近平、俞正声等党和国家领导人现身中国人民抗日战争纪念馆参加纪念仪式。这也是首次有国家最高领导人在“七月七日”这一天参与官方纪念。  时隔两个月,9月3日,七位中央政治局常委全部出席中国首个法定的抗日战争胜利纪念日活动,打破了以往最高领导人只在“逢五逢十”年份才出席抗战胜利纪念活动的规律。  在首个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国家公祭日来临之际,中国官方、民间展开了一系列相关活动。国家档案局本月7日起在其官方网站发布七集网络视频《南京大屠杀档案选萃》,以纪念12月13日中国首个南京大屠杀死难者国家公祭日。这也是国家档案局首次以视频形式发布南京大屠杀相关档案。  南京市档案馆日前也从南京大屠杀档案中选取100份“市民呈文”,通过官方网站、微博和新闻媒体向社会陆续公布。这些“市民呈文”主要形成于1938年2月至1946年1月,是当时市民呈报政府的状子,主要内容包括控诉日军的暴行,反映大屠杀造成的人员伤亡、财产损失,并要求日本政府赔偿。  历时4年编撰,收录2600多词条的《南京大屠杀辞典》第一卷本月7日在南京举行首发式。据悉,该书是国家“十二五”重点出版规划项目,共分四卷收录8000多词条,是我国第一部有关南京大屠杀历史的辞书,2015年前四卷将全部出版。  12月10日“世界人权日”当天,“南京大屠杀死难者遗属致联合国人权机构公开信”在南京向社会公布。据悉,近700字篇幅的公开信由3361名南京大屠杀遇难者遗属和幸存者联合起草,以中国人权研究会、南京大屠杀死难者遗属名义分别寄至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联合国人权理事会主席波德莱尔·恩冬 ·艾拉和联合国人权事务高级专员扎伊德·拉阿德·侯赛因。  遗属们在公开信上呼吁:我们热爱和平,因为我们知道战争意味着流血和破坏。我们铭记历史不是为了延续仇恨,只有中日双方共同站在尊重历史事实的基础上,中日两国人民才能达到真正的和解。  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近日也公布了7602件新征文物史料,内容涉及南京大屠杀、性暴行、毒气战等日本侵华罪行,以及世界反法西斯战争等主题。  此外,中国民间对日索赔联合会日前通过日本驻华大使木寺昌人,致函日本政府及首相安倍晋三,要求日本政府向被日军杀害的南京30万亡灵谢罪。这也是中国民间机构首次以函件方式要求日本政府就南京大屠杀谢罪。

京华时报讯(记者韩林君)昨天上午,阿联酋阿提哈德航空公司的EY888航班(北京-名古屋)在首都国际机场起飞47分钟后,折返北京首都国际机场降落。阿提哈德驻首都机场办事处称,EY888航班因为机械故障无法正常执飞。飞机上100多名乘客无人受伤。阿提哈德航空今日将择机将乘客送往名古屋。  阿联酋阿提哈德航空公司EY888航班由阿联酋阿布扎比经停北京飞往名古屋,执飞机型为空客A330-200。首都机场确认,该飞机于昨天9点半左右到达机场。11点12分,飞机继续执飞北京-名古屋航段。47分钟以后,飞机返回首都机场。昨天该航班取消。  根据专业航空网站flightradar24的航迹显示,该机在北京起飞后右转爬升,随后向南飞行。在飞到天津西青区上空附近时,开始下降高度并折向北京飞行。随后,在香河县上空盘旋两圈后,开始加入北京首都国际机场的降落序列,随后安全着陆。  昨天下午,微博网友“花小白要长大”发布微博称,阿提哈德EY888航班在延误一小时的情况下,起飞半个小时后通知飞机系统故障要返回首都机场T3航站楼。微博网友“你安哥就爱380”称,飞机在飞行过程中曾向地面指挥中心发出了7700的信号。而据《航空知识》杂志主编王亚男介绍,信号7700是机长在飞机遇到特殊情况时给地面发送的,并不代表飞机处于危险中。飞机在香河上空可能是在待命,也可能是放出一部分机箱中的油,使机身重量达到降落标准。  阿提哈德驻首都机场办事处称,EY888航班因为机械故障无法正常执飞,已安全返航首都机场。机上共有100多名乘客,没有人员受伤。阿提哈德航空公司将于今日择机将乘客送往名古屋。(原标题:航班遇故障起飞47分钟返回)编辑:

新华网石家庄12月13日电(“新华视点”记者朱峰、齐雷杰)最高人民法院12日公布,根据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申请和有关法律规定的精神,决定将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终审的聂树斌故意杀人、强奸妇女一案,指令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进行复查。  2005年1月,河北省广平县人王书金在河南被警方抓获,他供述曾强奸杀死多名妇女,其中包括一起“1994年石家庄西郊玉米地奸杀案”,而这起案件原本早已被石家庄警方侦破,“凶手”聂树斌已于1995年被石家庄市中级人民法院以强奸罪和故意杀人罪执行死刑。  王书金案的出现使聂树斌案重新受到高度关注,“一案两凶”曾引发舆论对聂树斌案司法公正性的质疑。  如今,聂树斌案迈出历史性的一步,却仍有三大疑问待解。  2005年,王书金交代了与聂树斌案相似的罪行后,引起社会舆论广泛关注。当年河北省就由省政法委牵头成立了由公安、检察院、法院等组成的调查组对这起案件进行详细调查。河北省公安厅也组成调查小组,介入此案核查落实工作。  有关负责人曾表示,鉴于此案发生的时间比较久远,且涉及多个部门和环节,一方面要组织专门力量在职责范围内进行调查,另一方面指示处理此案的部门严肃认真对待,并责成对案件进行复核,并在最短时间内查清事实真相。  据记者了解,河北省成立的调查组主要抓两项工作,一是核查聂树斌强奸杀人案,二是确认王书金的口供是否真实。  2013年9月27日,王书金案二审宣判,法院没有认定王书金是“1994年石家庄西郊玉米地奸杀案”的凶手,相当于确认了王书金对此案的口供不真实。  但核查聂树斌案的结果为何迟迟没有公布?  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在2013年初曾表示,聂树斌案仍在依法核查中,该案案情复杂,涉案证据材料较多,一些证据材料时间跨度大,对相关证人证言的核查比较复杂,核查工作虽已取得一定进展,但案件核查工作整体难度较大。  聂树斌的母亲张焕枝介绍说,自从王书金案出现后,她这些年每个月都要到河北省高院反映情况,希望解开聂树斌是否被冤枉的谜团,“每次法官接待态度很好,总是很客气,但只说让我等着,一有情况就通知我,这么多年过去了,永远是相同的话。”  后来,聂树斌家聘请律师向河北省高院申请启动聂树斌案的再审程序,但一直没有得到法院的明确回应。  “现在最高法院指定让山东省高院复查,我心里终于有点儿底了。”张焕枝说。  王书金被警方抓获后,2007年3月12日,河北省邯郸市中级人民法院对王书金做出一审判决:认定王书金于1994年11月至1995年农历8月间,先后强奸三人并杀死其中两人,判处王书金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王书金不服一审判决,提起上诉,理由之一是“检方未起诉他在石家庄西郊玉米地的一起奸杀案”。  2013年9月27日,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裁定驳回王书金上诉。法庭上,检方出示了“1994年石家庄西郊玉米地奸杀案”中被害人尸体检验报告、现场勘查笔录、证人证言等四组证据材料,通过这些证据向法庭陈述认为:王书金关于被害人尸体特征的供述、杀人手段、作案具体时间、被害人身高等四大细节与案件实际情况不符。  法院对检方的这些意见予以支持,认为“1994年石家庄西郊玉米地奸杀案”不是王书金所为,维持一审判处王书金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的判决。  法律专家认为,按照法院的判决,证明王书金供述了一桩假罪行。那么,他为什么要说谎呢?  据王书金的辩护律师朱爱民介绍,王书金在供述“1994年石家庄西郊玉米地奸杀案”时,根本不知道聂树斌已被当做凶手处决。但在得知聂树斌案情况后,虽知道自己难逃一死,仍然想通过上诉来证明聂树斌的清白。  朱爱民表示,目前王书金案仍在最高法死刑复核阶段,不管聂树斌案是否冤案,王书金身背多条人命,死刑是难免的。但如果聂树斌最终证明是被冤枉的,那么“1994年石家庄西郊玉米地奸杀案”的真凶就是王书金,因为此前在法庭上,各方都承认这起案件的唯一性,即凶手不是聂树斌就是王书金。如果聂树斌案是冤案,王书金案就存在事实不清的问题,法院二审时认定“1994年石家庄西郊玉米地奸杀案不是王书金所为”的结论就是错误的,王书金案有重新审理的必要。  目前法院认定“1994年石家庄西郊玉米地奸杀案”并非王书金所为,这一结果也得到了部分法律界专业人士的认可,因为这件案子过去了十几年,如果主要靠王书金的口供支撑,从贯彻疑罪从无的法治精神来看,不认定这一桩犯罪行为无可厚非。  法律专家同时提出:疑罪从无适用于王书金,也应该适用于聂树斌。单就“1994年石家庄西郊玉米地奸杀案”而言,王书金作案证据不足,那么聂树斌作案证据足吗?  朱爱民称他曾查阅聂树斌案部分卷宗,他看到的只是一些客观证据,如现场勘验笔录、尸检报告等,但这些客观证据存在瑕疵,比如尸检报告上本来应该有两名工作人员的签名,但聂案尸检报告上只有一名工作人员的签名,另一名工作人员是盖的印章。  此前,有舆论呼吁法院公开聂树斌案的所有材料。河北省政法系统一位工作人员向记者解释,王书金案与聂树斌案是两个案子,审王书金并不需要公开聂树斌案所有材料,但王书金案庭审时涉及和聂树斌相关联的情节时,检察院还是出示了聂树斌案的相关证据,并允许辩护方查阅。  一位旁听过王书金案庭审的律师告诉记者,因为案件发生在1994年,当时的案件办理、审理工作质量跟现在比差距太大,拿现在的办案标准看待20年前的卷宗材料,可能就会找出瑕疵,所以有关部门此前不愿出示聂树斌案全部材料也是这种考虑。  “我希望通过各方共同努力,促使此案得到公正审理,查明真相。”朱爱民说。

   “看上去,我们如今勉强被称作成功。实际上,背后的辛酸,只有我们自己才知道。”坐在轮椅上的陈家瑜,是残疾人企业家协会中唯一的一名女士。在残疾人企业家圈中,她是一位被称作“重庆张海迪”的女强人。  1991年,陈家瑜辞掉了书店销售员的正式工作,和几名残疾人朋友做起了印刷生意。“当年,残疾人开办印刷厂的比较多,因为这是一个劳动密集型企业,身边又有不少残疾人朋友,大家做得都还不错。”  尽管找了一个较好的项目,但陈家瑜同样遭遇了中国式难题——合伙人分歧。最后,印务公司就剩下了她。“如今都还记得那些年,自己开着一辆三轮摩托车送货,为客户印刷的信封被风吹落的日子。很多次,都想放弃。”  不过,她还是坚持了下来,在江北建起了3000平方米厂房,开设了10多个门市部,带动了30多名残疾人就业,她经营的“联谊印务”品牌在重庆已小有名气,年销售额3000多万元。  “在这个信息化时代,印务已经属于夕阳产业。”陈家瑜说,她正在转型,目前已进入旅游行业,下一步,准备在无障碍方面做一些公益活动,寻找一些商机。  重庆有多少残疾人创业?  3000多万重庆人中,有169.4万人是残疾人,他们中25.6万人有工作。有多少人自己创业当老板呢?据不完全统计,仅残疾人创办的微型企业就达到了2700多家。  “重庆有近3000名残疾人在当‘老板’,至少有4人资产过亿。”市残联一负责人说,他们不是小摊小贩,和健全人的创业模式相差不大。这些年,越来越多的残疾人大学生也加入到创业队伍中,他们涉入的行业,包括科技创新、文化创意、电子商务、节能环保、特色效益农业等。  从区域来看,残疾人创业的区域,主要集中在都市功能核心区和都市功能拓展区。而在近3000名残疾人老板中,九成以上是肢残人士。  “创办微型企业的残疾人,半数以上还是在主城区创业。毕竟主城的机会多,商机多。”市残联相关负责人说。  除了肢残人士,也有视力残疾人士,也就是盲人创业。他们主要是开办盲人按摩所。较有名气的“盲人创业之星”毛建军,从不足8平方米的简陋按摩房到一个盲人按摩公司,不但养活自己,还培养了100多名盲人按摩专业人才。  在残疾人企业家中,资产上千万的大有人在,也不乏资产过亿的。  5年前,在广场宾馆,重庆成立了残疾人企业家协会。当时,加入协会的残疾人企业家有50多位。他们开办的企业规模不小,涉及配电设备、隔热材料、食品、服饰、印务、地产、科技、机械、汽车、盲人按摩等各行业。  在残疾人企业家中,资产上千万的大有人在,也不乏资产过亿的。比如昨日再次当选残疾人企业家协会会长的唐毅,来自合川三汇,修过表、挖过矿,如今在做机械制造。这位无腿的亿万富豪,曾经还是全国自强模范,是肢残人士中的名人。  副会长刘仕洪,也是一名资产过亿的企业家。他经营的“大顺”品牌,是重庆配电行业的一匹黑马。44岁的刘仕洪上世纪90年代和朋友合伙生产配电设备,2001年因意外事故失去右手。当年合伙人跑了,只有一只手的刘仕洪,在出院半年内创办了大顺公司,10多年来生意做得“大发大顺”,如今年销售额数亿。  大家熟悉的火锅品牌——刘一手的创办人刘松,也是一名残疾人企业家,年轻时一场意外使他失去了左手,在家人的支持下,他很快走出了人生阴影。2000年底,他在南方花园开了一家火锅店,取名刘一手。如今,刘一手已经发展成拥有近500家分店、年营业总额超过20亿元的国际化餐饮集团。  “资产过亿的,还包括谭木匠的创始人谭传华。”企业家协会工作人员告诉重庆晨报记者。  这些残疾人企业家,年纪都不大,多在45岁左右,为人普遍很低调。  实际上,这些成功的残疾人企业家,多年前身价已经上了千万,有的过了亿,但他们的年纪都不大,多在45岁左右。  而残疾人企业家们的下一代,普遍较为争气。有的子承父业,回了家里的企业,有的在外当白领,“几乎都有留学海外的经历。

分类:美文

时间:2016-08-18 04:13: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