受欢迎的文章
记忆胶囊

国土部女处长受贿33万1审判10年 行贿人也获刑

国土部女处长受贿33万一审获刑10年 调查显示单位行贿多 行政审批贪腐超八成“一把手”  国土资源部规划司投资管理处处长孙晓莉,利用负责建设项目土地预审的职务便利,先后为3家企业谋利并收受欧元、美元、卡地亚手表等财物。  日前,西城法院一审以受贿罪判处其有期徒刑10年。  记者上午获悉,孙晓莉已向二中院提起上诉,目前该案正在审理中。  来自西城检察院的调研数据显示,在行政审批环节的贪腐案中,犯罪嫌疑人超八成是单位“一把手”。  52岁的孙晓莉(女)大学文化,2006年起先后担任国土资源部规划司土地计划处调研员、投资管理处调研员。  2010年11月孙被任命为投资管理处处长,主要职责是:参与国家审批、核准、备案的建设项目土地利用相关前期工作、建设项目用地预审等。其因涉嫌受贿罪于2013年9月3日被羁押。  法院一审查明,2008至2011年间,孙晓莉在担任国土资源部规划司投资管理处调研员、处长期间,利用职务便利为山东让古戎投资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中地宝联(北京)建设工程有限公司、黑河市热电厂三单位谋取利益,先后收受卡地亚牌手表、欧元、美元、人民币等钱物,共计折合人民币33万余元,构成受贿罪。  孙晓莉供述,2007年,山东让古戎投资控股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杨某通过山东省发改委某人认识了她,并找她做黄河大桥项目的土地预审延期。  2008年,杨向她表示希望尽快办完土地预审延期,尽快完成项目核准,她答复按照正常程序会加快办理。杨临走时送给她一个小礼品,后她发现是一块卡地亚女士手表。  2009年上半年,因黄河大桥项目没有取得发改委的核准,需要再进行一次土地预审延期,她又通过发改委相关人员,再次给黄河大桥项目办理了一次土地预审延期。  得知孙晓莉要出国,杨某到北京催促预审延期事宜,临走时将一个信封放进她办公桌的抽屉里。后来她数了一下,是1万欧元。  2011年下半年,杨某和孙晓莉电话聊天中得知她要去德国,就来到北京她所居住的小区,将一个信封放在她车的后座上,称对前两次办理土地预审延期表示感谢,她发现是5000美元。  2012年年底,她得知山东省某官员被中纪委调查,因杨某和该人关系较近,她担心受到牵连,便将5000美元和手表还给了杨某。  法院查明,2009年,孙晓莉在担任国土资源部规划司投资管理处处长期间,利用负责建设项目土地预审的职务便利,为中地宝联(北京)建设工程有限公司谋取利益,先后收受该公司董事长董某给予的10万元。  董某的证言显示,2009年他所在公司受铁道部下属几个项目公司的委托,承担了新建合肥至福州铁路(闽、赣)段等建设项目建设用地预审前期咨询工作。为了能够加快土地预审的进度,他曾开车到孙晓莉所住小区附近,在车上将10万元给了她。  检方出具的证据显示,国土资源部批复了这些项目的土地预审,孙晓莉均是这些项目的处室核稿人。   法院审理查明,2012年,孙晓莉为黑河市热电厂谋取利益,收受该厂副厂长马某给予的5万元。  马某证言显示,他作为黑河市热电厂全资投资的海澜热电厂项目前期负责人到国土部业务大厅办理申报手续,由于心情比较急迫,通过大厅业务员找到了孙晓莉的办公室,向孙晓莉表达了希望能够加快审批的意愿。  临走的时候,他拿出一个装有5万元现金的黑色塑料袋,对孙晓莉说是一点小纪念品,便放在她办公桌上离开了。  检方出具证据显示,国土资源部批复了海澜热电有限责任公司项目建设用地的土地预审,孙晓莉是该项目的处室核稿人。   西城法院审理后认为,孙晓莉身为国家工作人员,利用职务上的便利,非法收受他人财物,为他人谋取利益,其行为已构成受贿罪,鉴于孙晓莉具有坦白情节,可依法从轻处罚;孙晓莉的家属已代为退缴全部违法所得,可酌情从轻处罚。最终,法院一审以犯受贿罪判处孙晓莉有期徒刑10年。  中地宝联(北京)建设工程有限公司因单位行贿罪被判处罚金10万元,法定代表人董某犯单位行贿罪被判处拘役3个月,缓刑4个月。  据西城检察院办案检察官介绍,国家每年大量投入的专项资金和补贴款项,由于管理不透明和监督存在漏洞,使得财政资金拨付成为犯罪高发环节。  一些单位为获得行政审批资源,通过“集体决策”的方式,用本单位的公款向掌握行政审批权的国家工作人员行贿,使得行贿犯罪呈现“单位化”趋势。  2012年,西城检察院围绕财政部企业司综合处原处长陈某受贿案,依法查办了受贿、介绍贿赂、行贿和单位行贿等多起案件,共立案15件20人。  中华全国律师协会行政法专业委员会执行委员王才亮认为,行贿犯罪出现“单位化”趋势,说明企业通过送钱完成行政审批已经成为了心照不宣的共识,在这个过程中任何一道经手人都可能是亚犯罪的参与者,因此从根本上改革行政审批,限制审批自由裁量权才是关键。  检察官陈亮介绍,一些掌握行政审批权的国家工作人员与社会人员合谋犯罪、利益均沾,或者由其所控制的公司出面从中牵线搭桥,收受贿赂款。  如财政部企业司综合处原处长陈某受贿案中,与陈某共同收受贿赂的职业“掮客”就达10人,包括专项资金审批过程中财政部聘请的企业资质审查专家,陈某的情人、朋友等与之存在私人关系的人员以及其他财政部门工作人员等。  这些“受贿掮客”一方面积极寻找企业申报专项资金,并向企业索要贿赂,另一方面又以业务咨询等为名收受贿赂,再与陈某坐地分赃,从而减少陈某与行贿方直接接触的机会,使权钱交易具有更强的隐蔽性。  检察官建议,行政审批环节的公开透明应加强,行政机关应定期召开通报会,将重大审批事项的审批结果向公众通报,接受公众监督。

核心阅读  滇池是上世纪国家重点治理的“三江三湖”之一。从最初的“两亿元治好滇池”,到如今已投入数百亿元却仍未实现“滇池清”,滇池治理早已超出了湖面范畴,事关昆明乃至滇中地区产业结构调整和社会综合治理。  蓝天、白云、红嘴鸥。11月下旬,滇池草海大坝观鸥人潮涌动,只是湖面仍有缕缕蓝藻飘过。  在入滇池的河道老宝象河边,一位农民对记者说:“投入了这么多,治理了20年,但蓝藻还是没有离开滇池”。    “尽管没有变清,但这几年滇池治理已经有了成效,止住了水质恶化的势头,今年水质有了不小的好转。”云南昆明市滇池管理局副局长王丽华说,“在昆明市区人口不断增加的情况下,能遏制水质的进一步污染已经不易,目前正缓慢地好转,本身就是滇池治理成效的体现”。  翻开地图,更能理解滇池保护的不易——位居昆明市下游,接纳了城区人口的全部生活排水,流域涵盖昆明市过半县区。实际上,滇池水质在不同区域差异很大。在靠近城区的草海地区水质最差,然而游人最多;在滇池南岸的晋宁等地,水质的一些指标则已在Ⅳ类到Ⅴ类之间,部分地区水体透明度超过1米。  今年滇池开渔,捕捞对象仅限于一年生的虾和银鱼,不再允许捕捞鲢鱼、鳙鱼等。“鲢鱼等鱼类生长期间可消耗湖中过量的蓝藻,农业部门也做过鉴定,滇池鱼类本身没有问题。”王丽华说,曾认为几乎绝迹的滇池特有物种金线鲃、海菜花,如今又出现在某些水质较好的湖区。    “污染表现在湖泊中,症结却在流域内;问题出在水中,根子却在陆地上。”从事滇池治污研究近20年的中科院水生生物研究所研究员刘永定认为,“最初滇池治理主要就湖泊治理湖泊,随着对湖泊认识的深化,才将湖泊治理放在了整个流域治理的高度”。  滇池主要污染物氮磷,主要来自生活排污和农业生产,好在随着近几年遍布昆明主要区县的几家水质净化厂陆续上马运营,排入滇池的水至少经过了处理——虽然这些水仍未达到Ⅴ类水标准。令人纠结的是,目前水质净化厂的尾水作为滇池的主要补给水源,最终仍然流入滇池。如果这些水不注入,滇池水量会更少,氮磷浓度会更高,蓝藻生长也会加快。  “换水周期慢,也使滇池治理的难度要比其他湖泊大得多。”刘永定介绍说,洞庭湖的水体置换一遍的周期是40天,太湖是10个月,而滇池的时间则长达4年。  为了加强滇池治理,2002年昆明市专门成立了内设机构滇池管理局,以加强对滇池全流域治理的统筹。“滇池河道的治理也同时纳入各区县的考核,滇池流域项目建设需要滇管局的前置审查意见。”王丽华说,滇管局的设立,让滇池保护成为滇池流域区县和有关部门的一项重要考量。  这样的制度设计,也体现在“河长制”上。以发源于昆明嵩明县的盘龙江为例,江水纵贯昆明城区,将五华区、盘龙区、官渡区等分隔开来。为加强河道整治截污,昆明市委书记自任盘龙江“河长”,各区县负责人则分别担任段长,有效促进了各区县力量的整合。  为了加快滇池水更新速度,2013年年底牛栏江引水工程正式投入使用,为滇池治理增添了新的动力。项目实施涉及昆明、曲靖两市,国家、省也都给予了大量投入,同时引入了社会资金。    按照滇池治理“十二五”规划,五年计划投入资金420亿元,而截至今年10月,全年规划内投入仅30亿元。“‘十二五’规划投资很难完成了,现在只能根据轻重缓急,完成具备资金条件的重点项目。”王丽华说。  据记者了解,滇池治理规划落到实处,靠的是一个个具体的河道治理、污水净化、清除蓝藻等项目,但由于昆明市财政资金有限,各区县情况也不尽相同,无法同时启动全部项目建设,规划的420亿元,实际到位的并没有那么多。  滇池日常维护也需要巨额投入。“湿地植物死亡后不及时清理会造成营养物质的汇入,必须靠人工及时清理。”昆明市官渡区官渡街道副主任李秀灵说,目前该街道专门成立了河道清洁队、租用沿湖村民鱼塘建设湿地。但从事了十几年河道清洁的李东生告诉记者,工资待遇低、招工难始终困扰河道清理工作。  实际上,滇池治理早已超出了湖面范畴,事关昆明乃至滇中地区产业结构调整和社会综合治理。“单纯依靠工程技术,解决不了滇池污染问题。滇池治污需要整个流域政府、企业、社会各方面的合力推动。”刘永定说,“治污具有复杂性、艰巨性和长期性,滇池治理必须步步为营,我们该有更多的耐心和毅力”。

新京报讯 (记者李馨) 来京经过4次手术后,被割下体的河南男童强强(化名)昨日下午出院,据主治医生介绍,其阴茎基本保住了长度和外形,手术后强强病情平稳,符合出院条件。  11月7日上午,家住河南省漯河市的强强,被叔叔的女友陈某用一把小刀割去阴茎。事后,强强被送往北京大学第一医院妇产儿童医院进行治疗。陈某则被警察带走调查,进行精神鉴定。(本报11月16日曾报道)  强强被割伤后,曾被送往郑州的医院紧急缝合创口,但因成活效果不理想来京治疗。  其主治医生温冰介绍,来京后,强强共接受了4次清创、植皮等手术。医生将孩子右侧大腿内侧的一块皮肤移植到了断裂的下体上,以补足包皮长度。目前强强的腿部还绑着纱布,需要经过多次换药才可以康复,日后孩子还需进行尿道扩张等手术,“孩子基本上保住了下体的长度和外形,目前植皮的伤口有待生长和愈合。”  中华少年儿童慈善救助基金会一位工作人员介绍,强强昨日上午在医院进行了最后的检查,已可以像正常小孩一样小便,基本生活可以保证,强强成人后可能还需进行植皮等。  强强的爸爸表示,目前孩子精神状况良好,今日将返回河南老家。因为孩子从小就喜欢小动物,离开北京前会带强强去游览动物园。“我们想完成孩子的心愿再回老家。”  中华少年儿童慈善救助基金会一位工作人员表示,目前筹得用于治疗强强的善款共有16万元,本次强强来京治疗大约花费七八万元,余下的善款将会用于强强日后的心理康复训练及复查等,当孩子病情完全康复后,会在家长同意的情况下,将善款用于帮助其他需要帮助的小朋友。

15日,成都中院宣判,成都银行原董事长毛志刚因犯受贿罪被判死缓。法院查明,任职期间,毛志刚利用职务便利,非法收受财物共折合人民币1188万、美元22.8万、港币60万、欧元9万、台币10万、英镑3千,同时,还收受了600多万股成都银行股份。

本报记者 廖雯颖  11月21日,济南再度遭遇雾霾围城。从上午9点开始,空气质量指数(AQI)突破200,达到重度污染。22日将持续重度污染天气。  “我现在压力很大,经常半夜里睡不着,就打开手机看AQI多少,每个小时看一次。”当天是济南提出战霾“十大行动”计划的第三天,济南市环保局局长高立文是牵头部门中首位向媒体通报行动方案的单位负责人。    “我现在用手机连新闻都不看了,就关心济南空气质量。新闻不刺激,数据才刺激。半夜里看着数据越来越高,就吊着心等着第二天挨批。”12日,在通报会上,高立文自嘲地说。  “这次各部门齐抓共管的‘十大计划’与之前所有战霾联动计划都不同,你看领导架构,是不是和从前大不一样?”高立文说,此次“十大行动”将责任分配落实到部门、到个人,方法超常规,手段强硬,齐抓共管。从明年起,效果就将逐渐显现。截至11月10日,济南空气质量四项污染物浓度整体比去年同期改善14.6%,“这个数据,我们争取保持到年底。到明年,这个数字会进一步加大。”    此次“十大行动”中,环保部门牵头主抓的是济南市工业污染源达标提升行动。据高立文介绍,年底前将对全市工业大气污染源完成全面普查,每周动态更新一次大气污染源清单。“对超标企业落实高限处罚、限期整改、通报批评、停产整顿等措施。”同时也有利于提高空气质量预报和应急预警的精确度。2015年起,针对23家国控和32家省控重点污染源每周至少查一次,非重点污染源每月至少检查两次。  钢铁、火电、水泥和石化是行动重点治理行业。行动计划明确了四大行业中包括济钢、济炼、黄台发电厂、济南热电南郊热电厂等重点企业名单。济南环保局副局级干部包挂县(市)区、处级干部包挂重点污染企业,与年度考核、奖优罚劣直接挂钩。    高立文介绍,为了真实反映济南各区空气质量,济南将新增14个空气质量监测点位,在全市均匀布局。目前济南有8个国控监测子站,16个省控监测子站,下一步将增设14个市级监测子站。  据介绍,原先的监测点位基本都在绕城高速内,济南各个县都没有设置监测点位,这次在章丘、济阳、平阴和商河各设两个。历下区将在市博物馆和锦屏中学两处增设;历城区增设一处商业职业学校点位;长清区在园博园增设一处。此外还在章丘刁镇曹庄和济阳黄河河务局增设两处,分别在邹平和德州交界处,旨在监测污染物跨界输送问题,用作科研,数据暂不对外公布。  据悉,除了长清区点位刚完成选点工作,其他13个点位已经基本建成投入使用,新设的8个点位或将参与明年各县区的空气质量现状排名。(原标题:

分类:美文

时间:2016-08-07 05:46: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