受欢迎的文章
记忆胶囊

全国优秀县委书记调职第一人:胡启生任巢湖书记

■县委书记风采编者按:6月30日,习近平总书记在北京会见了受表彰的全国102名优秀县委书记,其中包括来自安徽的四名:砀山县委书记朱学亮、广德县委书记吴爱国、天长市委书记金维加、合肥市包河区委书记胡启生。郡县治,天下安,作为“一线总指挥”,如何心系群众、热爱群众?为官一任,如何造福一方?这四位受表彰县委书记均在自己的岗位实践中深有体会。从今天起,本报将开设“县委书记风采”专栏,通过事例展现县委书记风采。  从北大博士到基层区委书记,从年轻帅气的省委办公厅综合室副主任到写满沧桑的白发书记,8年中,包河区委书记胡启生用汗水浇铸出辉煌,让普通城区变成“全国双百强城区”。 5月份,胡启生被省委组织部选中,推荐进京接受百名优秀县委书记表彰。7月1日胡启生刚从北京回来,今天就要调任巢湖市委书记。得知记者要采访他时,他给记者回了这样一条信息:“感谢关心,我要急着去巢湖干活了。不要老宣传我个人,这是包河集体的荣誉。”    44岁的胡启生头发已花白。夏天治理蓝藻时,他头戴草帽,卷着裤腿行走在巢湖岸边,这个形象很难让人把他和区委书记联系在一起。“包河面临这么好的发展机遇,我们这一代人如果不努力工作,就会愧对子孙后代,人生也会留下遗憾!”这是胡启生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  顶着北京大学法学博士的光环,有着深厚的理论功底,但身处基层,胡启生始终注重实情,“不唯书,不唯上,只唯实”。上任之初,包河区由“郊”到“城”不久,城乡二元结构明显,最头疼的是违法用地普遍。胡启生第一次代表包河在合肥市发言,就是做违法用地的检讨。他从重拳整治违法用地问题入手,带领包河成功创建“全国土地节约集约模范县区”,短短1年迅速由违法用地“重灾区”变成节约集约用地“先行区”。    8年来,胡启生拼命三郎式的工作作风,影响和带动了包河干部的干事激情。  征地拆迁被称为是“天下第一难”的工作。为了征迁,胡启生大会小会反复讲,隔三差五一线督。“说真的,我们有点‘怕’胡书记”,一位在街道工作的包河干部说,“不踏实做事不行,工作做到什么程度,胡书记门儿清,他真的会去现场明察暗访,了解一手资料。”“五加二、白加黑”,这是包河干部的真实写照,他们的干事创业也屡屡创下了包河速度:包河区共完成各类房屋征迁1720万平方米,占全市总量的60%;国家级森林公园滨湖湿地森林公园一期建设仅用了40多天就完成了全部工程任务,创出了工程建设的“包河速度”和“包河品质”。    “脚上粘了多少泥土,就积淀了多少情感”。记者日前在巢湖岸边采访巢湖蓝藻时,游艇师傅许家亮告诉记者,胡书记经常骑着自行车,一个人一路查看蓝藻情况。而在滨湖湿地森林公园建设中,也常能见到胡启生骑车在园区内溜达,查看建设进度。  胡启生在合肥率先推行“河长制”和“路长制”,并主动担任污染最重的十五里河河长,以及创建最难的宁国路龙虾一条街路长。说到“走河巡路”,干部都服他,因为区里没人能比;抓文明创建,干部都怕他,因为他比一线城管队员发现的问题还多。在这种实干为民的情怀下,包河区连续多年荣获“合肥市民生工程组织实施工作杰出奖”。

【封面故事】楼忠福的广厦往事  《中国经济周刊》 记者 郭芳|浙江报道  1954年,楼忠福出生在浙江省东阳市农村一个贫寒的铁匠之家,其父曾在楼忠福5岁时被当作反革命分子在农场劳改长达6年,令其饱受歧视和欺凌。幼年的楼忠福过早地体察了社会的人情冷暖及弱肉强食的丛林法则。  这为他的人生着上了最初的底色,以至于他后来总结出来的人生哲学是“争抢”哲学:幸福不是你等着就会来的,要去抢才行。  这里的抢,包含着竞争,然而,又不仅是竞争。   初成年的楼忠福只是一个普通的建筑小工,在城关镇修建社的工地上提提水泥、搬搬材料,几无技术含量可言。后来,当他从他那些手艺杰出的同行中脱颖而出,成为富豪时,许多人并不服气。  比楼忠福大10岁的杨文清当年是吴宁镇副镇长、党委副书记,并兼任镇工业办公室主任10年有余,2004年从东阳经济和信息化局退休。城关镇修建社曾在他的分管范围内。  “虽然没什么文化,也没有技术,但这个年轻人的脑子非常机灵,也非常能干。”这是楼忠福留给杨文清的第一印象。  那一次,他们一行10多人一起到江西去考察项目,当时交通很不便利,从东阳到金华再到江西德兴、婺源、景德镇,汽车、火车一路颠簸,已经是采购员的楼忠福,一路上为大家打前站、做安排,将事情打理得井井有条。  这给杨文清留下了很好的印象。“我们建立了一种很融洽的关系。”杨文清接受《中国经济周刊》记者采访时说,楼忠福后来从采购员升为材料科科长,在之后将近7年的工作往来中,他们始终保有很融洽的关系。  在材料科的这些年,楼忠福不只跟他的分管领导杨文清,也跟很多单位和部门都建立起了良好的关系,因此,别人采购不到的东西他能采购到。在那个计划经济的年代,一个建筑公司能采购到砖块和沙石,就意味着可以赚钱,这让楼忠福从一个工地小工逐渐变成了单位里举足轻重的人物。  以杨文清那7年的观察来看,楼忠福是一个很有上进心、事业心、责任心的年轻人,也逐渐显露出了野心。这令杨文清印象非常深刻,以至于他后来决定任命楼忠福当选经理。“当然,他后来走偏了,那是另一回事。”  1984年,城关镇修建社的规模已经很大,在杭州、宁波乃至江西都已经有很多工地。东阳是“建筑之乡”,那时刚刚改革开放,东阳的建筑公司如雨后春笋般冒出,竞争非常激烈,年纪较大且身体欠佳的老经理陈福根已经感觉力不从心。城关镇修建社要选出新的接班人。  据杨文清回忆,当时,在新经理人选的问题上,镇里的领导产生了分歧。杨文清看中的人选是楼忠福,而另一位领导则意属另外一个人,并决定开会削掉杨文清的人事任命权。情急之下,杨文清在权力变更的前一天晚上连夜拟好了任命楼忠福的文件,第二天宣布任命,楼忠福接任经理终成定局。  在一些东阳人看来,杨文清是楼忠福事业上的“贵人”。  不过,楼忠福认为,他的“贵人”是一位曾担任金华市主要领导的人士。对于杨文清所述的故事,楼忠福公开讲述的是另一个版本:1984年,楼忠福主动向该领导请缨,毛遂自荐担任城关镇修建社经理,该领导为这位年轻人的勇气与闯劲叫好,遂借几天后杨文清来看望自己的机会将楼忠福推荐给了他。  楼忠福说,经理是他自己抢来的,他原来根本不在组织定的候选名单之内,他将不可能变成了可能。  但杨文清否定了这种说法。  在楼忠福担任经理之后不久,杨文清调离了吴宁镇,此后两人鲜有联系。后来,一些东阳人在指责楼忠福“过河拆桥”的时候,两人的这一段故事也成为了注脚。  担任经理的第二年,城关镇修建社更名为东阳市第三建筑工程公司(下称“东阳三建”)。在此基础上,1992年,浙江广厦建筑企业集团公司成立。  1992年还有一件大事,这家乡镇企业集团实施股份制改革。据媒体报道称,当时浙江省政府原本只计划针对浙江国有企业进行股份制试点改革,根本未考虑到这家国有系统之外的企业。但由于楼忠福的四处活动,终于破例批准将浙江广厦建筑集团列入试点名单,这也是当年浙江省规范化股份制试点企业中唯一一家乡镇企业。  楼忠福通过这次改制成功控制了广厦。  但这次改制也充满了争议,以至于城关镇修建社的100多名老职工,多年联名上访,指称楼忠福勾结权力,将集体财产变为私人财产。这些老职工对媒体称,创业初期,他们常年将工资的15%作为积累用于公司发展,但改制时这些都未得到确认,权益受到严重侵害,而政府对此也无能为力。  楼忠福对公司进行股份制改造的目的是上市。  1996年,建设部有一个上市指标。此时,股份制的浙江广厦建筑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成立刚满3年,符合最基础的条件。但在国企林立的建筑行业,其并不出众,建设部一位副部长明确反对把指标给广厦。据媒体报道称,在反复游说和公关之后,楼忠福闯过了建设部这一关。随后,在中国证监会这道关口,挤下其他几家国有建筑企业,获得唯一指标,“虎口夺食”成功。  1997年4月,“浙江广厦”(600052.SH)上市,成为中国建筑行业第一股。  楼忠福总结说,他所经历的每一次重大人生转机和事业成功都是抢来的。  然而,一位举报者称,楼忠福真正抢来的是财富。  类似的新闻并不鲜见。  2007年,通和投资控股有限公司多位小股东诉第二大股东广厦控股创业侵害小股东利益,最后法院判小股东胜诉。  2008年,楼忠福的旧部、ST北生董事长何玉良突然病逝。据媒体报道,何玉良在病逝前拜托楼忠福辅助自己的女儿,但后来楼忠福亦陷入瓜分北生药业资产的风波,诸如“ST北生被楼忠福申请破产”、“楼忠福搅局北生重组”的报道见诸报端。  2011年,57岁的楼忠福宣布退休,长子楼明接过楼忠福的权杖,继任广厦集团董事局主席。  楼忠福一直希望找到一个可以辅佐楼明的人,一个当主席,一个当总裁,相互配合。  2011年12月,卸任证监会浙江监管局局长的王宝桐担任广厦集团总裁一职,引发舆论关注。  公开信息显示,王宝桐任职浙江证监局局长约10年,其间浙江企业上市公司从34家发展至200多家,IPO数量占全国的12%。  当时,楼忠福对媒体坦言:王宝桐的领导能力、工作方法和管理水平得到上下认可,选择王宝桐的原因是在严格监管的同时又能帮助企业解决问题。  然而,没多久,王宝桐便离开了广厦,离开原因不得而知。  除了王宝桐外,楼忠福还为广厦引进过多名前任政府官员。吴宁镇的退休镇长赵学飞是“空降”到广厦的第一位前政府官员。据统计,在过去的30年里,从在职领导岗位或退休后进入广厦的县处级以上政府官员多达百余人,成为一个时期广厦核心管理层中一支特殊的中坚力量。这些前官员主要来自司法、建设、证监等系统,这些正是广厦打交道最频繁的领域。  一本以楼忠福为代表讲述中国当代企业家群体故事、名为《智者天行》的书中这样解释楼忠福的“人才政治学”:建筑行业走南闯北,战场广,战线长,从招投标到工程款结算,从工程安全管理到垫资款催付,每一个环节都少不了政府部门的关系与关照,因而具有政府背景与充沛资源的下海官员就被求才若渴的楼忠福当作了企业难得的人才。而他们也在法律、管理、公关等方面为广厦立下了汗马功劳。在这一点上,楼忠福采用了实用主义的哲学。  据悉,凡干满一年的“空降”官员在年底拿到的薪金往往都超出了他们的预期。  然而,并非所有投奔广厦的前官员都有一个理想的归宿。不少前官员甚至与楼忠福反目后离开广厦。  知情人士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此次楼忠福被中纪委抓的消息便是由与其闹掰的前高官传出,几经转发后透露给媒体。  杨文清说,很多官员进入广厦,被用了一两年之后便被遗弃,因此而与楼反目的人不少。久而久之,楼忠福也落下了一个“过河拆桥”的名声。    楼忠福从不讳言他的“人才政治学”。然而,社会上对此多有非议,尤其是广厦网罗了大量的浙江司法界人才。  汪功新是在2004年下海后担任当时的广厦控股创业投资有限公司(下称“广厦控股”)副董事长的。下海前,他是浙江省高院民事审判庭第一副庭长。  据资深媒体人万茵所著的《吴英:亿万富姐的罪与罚》书中所述,与汪功新同一时期在广厦工作的司法界同行不止他一个,且清一色都是金华中院的法官:朱伟洲,原金华中院法官,官至金华中院办公室主任后下海,担任广厦控股公司董事局主席助理。朱在广厦还有一位工作联系十分紧密的旧同事黄旭能,原来也是金华中院法官,从2002年开始,他先是给楼忠福做了7年秘书,后在广厦控股担任办公室副主任。2005年,广厦控股还迎来了一位重磅人物,那就是朱伟洲和黄旭能的老领导——金华市中级人民法院原院长高洪宾。高院长卸任后亦加盟广厦,成为广厦研究院的院长和公司的高级顾问。  “整个就一个小法院,从民庭到刑庭,从庭长到院长全齐了。这么多的法官,安放在一个建筑公司的不同岗位,这是要干什么?”一位曾与广厦交手的不愿具名的律师反问道。  这些年,有关广厦设置司法陷阱,侵吞合作者资产,以及通过司法的力量抓捕涉讼另一方当事人的举报、传闻甚至新闻层出不穷。  东阳建筑商周仲明向《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表示,他曾与广厦集团旗下的东阳三建签订承包协议,约定由周自负盈亏承建在安徽省的一个大楼工程,周对外以东阳三建项目经理的名义开展业务。工程完工前,双方发生经济纠纷。随后,东阳市公安局经侦大队以涉嫌挪用资金罪前往安徽对周仲明实施异地抓捕。2011年,周仲明被以挪用资金罪判处有期徒刑4年。  周出狱之后仍一直在上访举报称,他是被广厦“构陷”入狱的。  几乎同一时期,义乌商人吴坚也在法庭上针对广厦进行了同样的控诉。吴坚是职业放贷人,他曾以月息6%到12%向广厦放贷多达3个多亿。在追讨欠款过程中,双方产生纠纷,吴坚向法院起诉广厦。广厦则起诉吴坚侵犯企业名誉。后,吴坚被公安局以诈骗罪立案调查;最终,法院判处吴坚行贿、抽逃资金、非法吸收公众存款入狱9年半。  2007年,通和控股的小股东诉第二大股东广厦控股创业侵害小股东利益一案一审判决获胜,但小股东的委托代理人、浙江凯富律师事务所律师方军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在此案审理过程中,他的小股东当事人突然莫名地被刑拘了,并遭到了威胁,被要求撤诉。  一位不愿具名的律师向《中国经济周刊》记者感叹,“一些律师为避免麻烦,会直接拒绝广厦对手方的委托。”  周仲明的代理律师周泽曾公开质疑,广厦系企业网罗了大量前司法官员为己所用,“浙江广厦‘办法院’,谁打官司能赢它?”  而不少自称被楼忠福利用司法“构陷”的举报人,在楼出事后一直在不停上访。

广州日报深圳讯 (记者 周伟良)深圳市卫计委近日公布了今年系统内15家单位的预算,今年预算增长了三成。值得注意的是,人均工资福利最多的为深圳市血液中心,人均工资福利为35.7万元,比其上级单位深圳卫计委还高了一倍多。  据深圳市卫计委发布的《2015年深圳市卫生和计划生育委员会部门预算》(以下简称《预算》),今年深圳卫生和计划生育委员会部门预算收入165468.67万元,比去年增加38821.67万元,增长30.65%。《预算》的说明称,今年起深圳市疾病预防控制中心等4个单位实行收支两条线管理,事业收入17859.00万元置换为财政拨款。同时,今年起市医学继续教育中心纳入部门预算管理,收入规模增加6544.43万元。  在深圳市医疗和人口计划的15个单位中,人均工资最多的为深圳市血液中心,达到35.7万元,深圳市医学信息中心和市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分别以26.3万元和26.2万元位列人均工资福利榜第二和第三。人均工资最低的是深圳市新建市属医院筹备办公室,人均工资为10.5万元,甚至比人均工资倒数第二名的深圳市健康教育与促进中心还差了近5万元。(原标题:血液中心工资高福利好 人均薪酬支出35.7万元)编辑:

近几日,有媒体报道山东临沂陷入“环保风暴”,称因环保部督查约谈临沂地方人民政府,当地紧急关停数百家企业,致6万人失业。环保部监察系统相关官员表示,临沂市特别是罗庄区企业非法排污现象非常突出,且被要求整改一年也未完成,临沂市政府被环保部约谈后,根据新《环保法》关停企业,其处理方式完全符合法律法规,“于法有据”。 新京报记者 金煜  环保部环监局相关官员说,临沂市空气质量在山东省内算是比较严重的,老百姓举报多,特别是其罗庄工业区集中了很多重污染企业,污染问题突出。  据早先的环保数据,临沂的大气污染指标,几乎每天都是位居全国末位。  据其介绍,因此,环保部华东督查中心今年接连两次对当地进行了检查。第二次检查时,选择了15家企业现场检查,其中有13家存在偷排、漏排、环评违规等环节违法行为,而且企业往往是多种违法行为叠加。  “罗庄区的空气质量非常差,当时去的几天,呆一天下来嗓子里就有血的感觉了。”曾全程参与临沂督查的华东督查中心环保督查人员刘奇说。  他说,查的企业基本都是钢铁和焦化厂。最先暗查时就发现,工业园区内冒黑烟冒黄烟的情况非常突出。而在正式现场检查时,发现15家企业中有6家存在偷排、漏排和不正常运行环保设施的情况。15家企业中,环保“三同时”手续完备的只有7家,安装了废气在线监测设施的只有8家,但没有一家通过有效性审核。  此外,刘奇说,被检查的焦化厂大多除尘装置不完善,因此导致冒黑烟。被检查的钢铁厂也不少建了脱硫设施,但一直不好好运行。  哪怕是最容易做的堆场覆盖问题,被检查企业也普遍出现防尘措施不到位的情况。“这些东西花不了多少钱的,就是企业的法律意识太薄弱”,刘奇说。  环保部环监局官员表示,临沂15家被检查企业中有13家出现突出的环境问题,该市空气质量不好,还存在如此多的违法行为,常遭老百姓投诉,因此决定约谈当地政府。  据了解,这是华东督查中心第一次在媒体镜头前约谈地方政府,这也是今年新《环保法》实施后其中心首次督查地方主官。  当时临沂市长张术平称:“我向你们保证,我不会再接受第二次约谈。”  被约谈后,临沂市立即组织全市大气污染防治攻坚行动,研究出台大气污染防治攻坚方案和实施方案。  记者从环保部获悉,临沂市截至目前共检查企业5425家次,立案查处562起,停产整治184家,查封扣押11家,罚款4021万元。排查清理了1460家土小企业。此外,还通过环保、公安联合执法的形式刑事拘留、行政拘留71人。  该环保部官员表示,今年开始实施的新《环保法》中明确规定,如果企业超标排放情节严重的,地方人民政府可批准对其责令停业、关闭,“临沂市关停污染企业于法有据。”  据《中国环境报》6月25日的数据,山东临沂1-5月间PM2.5下降了24.3%,PM10下降了17.3%,二氧化硫下降了36.1%,二氧化氮下降了14.8%。  环保部环监局相关官员表示,具体失业是否真如媒体所报道的数字,需要当地政府分析。目前国内经济下行,很多企业原本就存在不景气情况,一些企业暑假放假,而员工临时“待岗”不代表就是失业。  此外,其表示,据其了解,对于因停产造成的企业和老百姓的困难,地方政府都做了相应的社会救助。  据央视新闻报道,临沂市环保局新闻发言人凌绫称:“临沂市为了保护碧水蓝天,在治理环境的同时,确实部分企业的投资者和部分企业的职工牺牲了自己的经济利益和个人利益。对于媒体说的6万人的这个数字没有具体的统计。”“部分企业已经达到整改要求开始复工了,这个所谓的失业人数,不是在增加,而是在慢慢地减少。”  其表示,如果确实有企业不能够复产,造成企业职工失业的,当地一定会做好再就业工作。  环保部华东督查中心6月29日至7月2日对山东省临沂市约谈整改情况的督查结果显示,临沂大气污染综合整治取得了扎实成效,企业环境违法行为已得到有效遏制,一些历史遗留问题逐步得到解决,环境质量明显改善。  记者采访的多位市民反映,最近临沂市空气质量确实有了很大改善。临沂市一名居民告诉记者:“现在是白天能看到蓝天,晚上能看到星星,治污效果还真挺明显的。”  临沂市环保局局长赵志德说,经过大力整治,临沂市空气质量有所好转,大气污染防治已取得阶段性成效。  虽然“铁腕治污”让临沂环境明显改善,但关停治理污染企业会不会影响经济发展?临沂市长张术平说:“治污不是要把企业治死,而是用环保倒逼企业转型升级,把转方式调结构作为防治大气污染的治本之策。”比如,临沂的石英砂加工业通过“转调”,从100多家整合到几十家,企业效益、产业档次、财政税收、资源利用效率都有了较大提升,破解了低档次竞争、低层次发展的难题。  据介绍,目前,临沂经济整体运行平稳,反映结构效益和后劲的财政、税收占比、投资、消费、出口等指标都保持了山东省内较好水平。据新华社    该市几乎所有的烟囱,都停止了冒烟,而在一些临工市场,以及一些街道边,等待招工的人多了起来。  37岁李先生原本在临沂一家钢厂上班,由于钢厂环保不达标,3月份被关停;丢掉了工作,一家五口的生活,也成了问题。他称:“(原来)一个月正常情况下,加起来能拿到七八千块钱,有的时候出去打零工。今年不好找,(一天挣)几十块钱,几十块钱(工作)都不好找。”  临沂某钢厂工人李先生说:“现在人太多了,早上去了恨不得上千号人等着,一聊天就知道,以前都是这个厂、那个厂,现在都停产了。”  某钢厂高管王先生称:“我们企业员工有八千多人,通通失业了,四座锅炉,直接损失至少要过亿,把我们银行的账户封掉了,企业的信用没有了。”  当地政府已成立金融领导小组,以协调解决企业停产带来的债务危机。  据央视《新闻1+1》(原标题:环保部官员:临沂关停污企于法有据)编辑:

省委宣传部部务(扩大)会议指出,坚决贯彻省委常委(扩大)会议精神  坚定不移地与党中央和省委保持高度一致  河北新闻网7月25日讯(河北日报记者霍晓丽)今天下午,省委宣传部召开部务(扩大)会议,传达学习省委常委(扩大)会议精神。会议指出,坚决拥护中央对周本顺涉嫌严重违纪违法进行组织调查的决定,进一步统一思想、提高认识,毫不放松地抓好反腐倡廉和当前全省宣传思想文化各项工作。省政协副主席、省委宣传部部长艾文礼主持并讲话。  艾文礼指出,中央的决定再次体现了党要管党、从严治党的坚定决心,反映了我们党有案必查、有腐必反、有贪必惩的坚强意志。要进一步增强政治定力,紧跟中央步伐,保持清醒头脑,坚定不移地与党中央和省委保持高度一致,坚定不移地贯彻中央和省委的重大决策部署,坚定不移地维护我省改革发展稳定大局,以高度的政治自觉和强烈的党性意识,真正做政治上的明白人。  艾文礼强调,宣传思想文化战线党员干部要以此为戒,汲取深刻教训,进一步加强理想信念教育、党纪国法教育,严格要求自己,坚守法治原则,警钟长鸣,筑牢拒腐防变的坚固防线。要进一步做好舆论引导工作,引导全省广大干部群众正确理解和坚决拥护中央的决定,营造良好社会舆论环境。要进一步发挥宣传文化工作职能优势,围绕中心、服务大局,突出重点、统筹兼顾,为河北改革发展稳定提供更加强大的精神动力、舆论支持和文化条件。

分类:旅游

时间:2016-02-15 03:14: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