受欢迎的文章
记忆胶囊

李克强:用工业方式发展现代农业

7月22日的国务院常务会议上,李克强总理讲起一段往事:10多年前他去加拿大考察现代农业,特别注意到对方介绍情况时从不简单地说“农业”(Agriculture),而是始终用一个完整的词组“农业产业”(Agriculture Industry,直译为“农业工业”)。  “我当时听得很奇怪,怎么又是农业又是工业?”总理说,“他们带我看了一圈后我明白了:从选种、种植、收割、仓储,到加工、营销,完全是用工业的方式发展农业,打通了农业全产业链的各个环节,最终的产品销往全世界!”  当天的会议部署加快转变农业发展方式,走安全高效绿色发展之路。李克强指出,纵观发达国家农业现代化的发展路径,普遍都是用工业的方式发展农业。农业不向产业化方向发展,农业现代化就失去了支撑;反过来说,也只有根本转变农业的发展方式,农民增收增效才有保障。  “保持农民收入增长与GDP增长同步,须在保障粮食安全前提下,真正转变农业发展方式。”李克强说,“这其中很重要的一点是,要在尊重农民意愿的基础上,不拘一格推进多种形式的适度规模经营。”    今年2月,李克强总理在《求是》杂志发表署名文章中阐明,当前我国农业发展面临提高价格和增加补贴两个“天花板”,生态环境和资源条件两道“紧箍咒”,要持续发展,只能加快推进农业现代化,促进农业发展方式转变。  7月22日的国务院常务会议上,李克强指出,转变农业发展方式的原则,依次是安全、高效、绿色。“要在保障安全的前提下转变农业发展方式,粮食安全始终是安天下之本。”  他说,提高粮食生产能力、增强保障水平,当前首先要抓住一个重点:改造中低产农田。我国目前的有效灌溉面积仅仅只有50%,在这方面深挖潜力,将会显著提高粮食产量。  他指出,我国的基本国情,是一个缺水国家,人均水资源只有世界平均水平的1/4,要用占全球7%的耕地养活占全球21%的人口,必须大力推进改造中低产田、增加有效灌溉面积等方式,提高粮食安全保障水平。    “我在河南工作时就注意到,农民单靠卖粮食很难提高收益,所以我们利用当地劳动力密集的优势,大量发展小麦加工,生产谷元粉、速冻水饺等等,发展起来一批粮食加工企业。”李克强说,“农业结构调整必须进一步解放思想,要以市场为导向,适应消费者需求。这样才能真正增加农民收入,提高农民生活水平。”  他强调,要鼓励发展规模种养业、农产品加工业和农村服务业,推进生产、加工、物流、营销等一体化发展,延伸价值链。  总理要求有关部门要认真研究体制机制问题,真正让农业补贴发放到种粮农民手中,切实调动种粮者的生产积极性。    当天的会上,李克强总理突出强调,要推进“多种形式的适度规模经营”。  “不是仅仅让土地向种粮大户集中,或是办家庭农场,还有农民入股、土地托管等各种各样的形式。土地并没有流走,农民想收回来就能随时收回来。”他强调,“必须是在尊重农民意愿的基础上,不拘一格地推进多种形式的适度规模经营。”  许多地方的经验证明,适度规模经营后,一项显而易见的好处是打掉田埂,多出了许多耕地。“我在云贵那些地方考察,看着真是心疼啊!巴掌大的一小块土地,仅田埂就占了将近20%!如果按股份制、合作经营的方式,把田埂打掉,能多出多少土地啊!”总理说。  同时,集中连片的大面积耕地,也有利于提高农业机械化程度。李克强说:“田埂不打掉,大型机械就下不去,没法深耕深翻,只能大量使用化肥。如果采用大型农机,深翻深耕到40厘米,将会大大缓解过度使用化肥的问题。”  李克强说,一方面,小块农田造成了大马力机械缺乏市场需求,农机厂的生产能力严重萎缩,只能生产小马力机械;另一方面,在真正大规模种植的农场,需要大马力机械,又只能拿着国家补贴从国外进口。  总理指出,更重要的是,通过多种形式的适度规模经营,将有力支撑农民收入的进一步提高。“农民的收入不仅来自土地流转、出租土地,也能入股合作社,还能在里面打工,真正实现了多个身份、多种收入。”李克强说。(付聪)(原标题:李克强:用工业的方式发展现代农业)编辑:

新华网长沙7月10日电(记者谢樱)记忆并没有随着时间的流逝而淡去。谢云威回望过去,是自己年轻时的模样,“那是一生中既艰苦又光荣的岁月”,他随中国远征军赴印度、缅甸参加对日作战,几经战火,九死一生,最终迎来胜利。  如今已95岁的谢云威眼不花、耳不聋、背不驼,身体硬朗。见到谢老时,他正在位于湖南省新邵县寸石镇财宏村的新房阶基上晒坛子杂菜,见有人来,忙不迭把我们迎进屋里。  “我不是什么英雄,只是战争的幸存者。”这位抗战老兵面对来访,神情淡定,言语平和。  从他矍铄的精神和矫健的步伐可以看出,老人状态不错。“儿孙们条件好了,住上了新房子,又有政府的关心,老爸现在日子过得开心。前几天还到武冈去寻找了一回当年一起打日本的战友。这不,前天刚回来。”一旁的二儿媳说。  “我这几位战友是武冈人,我记得他们的名字:唐前征、周文全、欧阳典成、唐文学。”谢老这次到武冈市寻找战友未果,通过民政部门得知几位战友的家乡现属洞口县,又到洞口找寻,但是也没有找到。“当年我们一起拼命,亲如兄弟。现在条件好了,我想去找找、看看。”老人脸上满是遗憾。  老人有四个儿子,二儿子几年前新盖了一幢砖瓦房,便把老人从山上的土砖老屋接出来居住,其他几个儿子常年在外地打工,老二一家便承担起照顾老人的责任。  谢云威于1936年征兵入伍,最初编入民国政府税警部队,在贵州省都匀整训三年后开往云南宜良县,部队在宜良改编为新38师。老人编在114团三营九连,后随部入缅对日作战。这支部队就是人们熟悉的中国远征军。  1942年,在第一次缅甸战役中,新38师与日军进行了一场血战,谢云威右手中弹负伤。因日军切断了腾冲退路,师部只好从温藻翻越野人山,经过一个月零三天的艰苦行军,到达印度红茶场。回忆起那段与死神同行的岁月,老人眼睛湿润了:“路上死的人太多了,有的人一睡就没有醒过来。”谢老轻轻摆了摆手:“不说了,不说了……”  在印度兰姆伽,谢云威进入军官学校学习,半年后到新六军当训练教官,军衔为上尉连长。此后又调回新一军军部,担任侦察组组长。1943年12月,他随驻印军开始了对日军的反攻。1944年1月,他带领侦察组捉拿六名日军官兵,缴获作战计划地图一份,因功升为中校。经过几次战役,驻印军1944年4月攻下了缅北重镇密支那,10月攻克八莫。而后,驻印军一路凯歌,于1945年1月在畹町与西进的远征军会师。  1945年,谢云威回国,在广东沙河接受日军无条件投降,并在沙河押守日本战俘修造抗日战士阵亡纪念堂。1946年他将所率部队及100多日本战俘送往秦皇岛后请假回家,从此脱离部队,弃甲归田。归乡后又协助地方捉拿恶匪12人,被乡亲拥戴为锄恶英雄。  “风风雨雨不说了,都过去了。现在党和政府特别关心我们,统战部、民政局等单位,还有许多爱心人士每年都来看我,每个月可以领取一千多块钱的补贴,我身体没什么毛病,儿孙们也很孝顺,满足了。”老人脸上笑呵呵的。  问起老人还有什么心愿,谢老突然严肃了起来:“除了武器比我们好,当年就没觉得日本人打仗有什么厉害。只要我们国家强大了,谁都别想来欺负我们。”谢老的二儿媳妇在旁边插话:“我老爸有时候睡觉做梦都喊‘打日本’,好几次喊醒来呢!”编辑:

中新社乌法7月9日电 (记者 张朔 王修君)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9日在俄罗斯乌法会见巴西总统罗塞芙。  习近平指出,近年来,中巴全面战略伙伴关系持续快速发展,两国已经成为合作共赢、共同发展的好朋友、好伙伴。双方保持密切高层交往,互利友好合作不断取得新成果,在重大国际和地区事务中保持密切对话协作。中巴关系的全局性和战略性影响日益凸显,中巴关系这棵参天大树更加枝繁叶茂、生机勃勃。  习近平强调,中方始终从战略高度重视和发展中巴关系,愿同巴方一道,秉承坚持合作、聚焦发展的原则,密切全方位交往,不断提高双边经贸合作水平,优化贸易结构,促进双边贸易持续稳定增长,加强基础设施建设、油气、电力、清洁能源、装备制造、农业等领域产业投资合作,密切金融合作。中方愿意同巴方密切在联合国、世贸组织、二十国集团、金砖国家等国际组织和多边机制框架内的协调和配合,共同致力于推动国际体系朝着更加公平合理的方向发展,维护发展中国家整体利益。  罗塞芙表示,巴中分别是西半球和东半球最大发展中国家,中国是巴西最大贸易伙伴。近年来,巴中高层交往频繁,两国制订了双边关系中长期发展规划,双方要共同努力,落实好高层交往达成的各项共识,继续加强贸易、投资、金融、科技、航天、教育、农产品、新能源、飞机制造、基础设施等领域合作。感谢中方支持巴西成为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创始成员国。巴方愿在应对气候变化问题上同中方加强协调与合作。  习近平表示,中方高度重视巴西在拉美地区事务中的重要作用,愿意同巴方开展中拉整体合作,推动平等互利、共同发展的中拉全面合作伙伴关系不断向前发展。罗塞芙表示,巴方赞赏中方积极致力于发展同拉美国家友好合作,愿为拉中关系全面发展作出努力。  王沪宁、栗战书、杨洁篪、周小川等参加会见。(完)(原标题:习近平会见罗塞芙:中巴关系参天大树生机勃勃)编辑:

中新网7月17日电 据国家民族事务委员会网站消息,国家民族事务委员会2014年度部门决算今日公布。2014年国家民委一般公共预算财政拨款“三公”经费实际支出合计3423.77万元,与2013年比较减少221.15万元,同比减少6.07%。  2014年国家民委一般公共预算财政拨款“三公”经费实际支出合计3423.77万元,其中因公出国(境)费用635.13万元;公务用车购置费164.54万元;公务用车运行维护费1356.78万元;公务接待费1267.32万元。2014年国家民委一般公共预算财政拨款“三公”经费支出与2013年比较减少221.15万元,同比减少6.07%。  国家民委2014年度组织出国(境)团组62个,参加其他单位组织的出国(境)团组33个;全年累计因公出国(境)累计617人次。2014年度购置公务用车4辆,年末公务用车保有量260辆。  2014年国家民委机关运行经费支出5638.11万元,比2013年增加393.22万元,增长6.97%。增减的主要原因有,一是一般公共服务基本支出和项目支出均增加,一是由于调整工资,二是项目预算执行率提高,导致支出增加。二是“文化体育与传媒”基本支出减少,主要是各参公事业单位压减预算,节约开支;项目支出增加,主要由于民族问题研究中心经常性专项业务补助费支出增加。三是社会保障和就业支出减少,主要是离退休干部局厉行节约,行政经费减少。四是住房保障支出增加,主要是新进人员增加导致支出增长。  政府采购支出方面,2014年国家民委政府采购支出总额54702.35万元,其中:政府采购货物支出23348.99万元、政府采购工程支出30857.1万元、政府采购服务支出496.26万元。  国有资产占用方面,截至2014年12月31日,国家民委共有车辆378辆,其中,副部(省)级及以上领导用车15辆、一般公务用车308辆、一般执法执勤用车2辆、特种专业技术用车9辆、其他用车44辆。单位价值200万元以上大型设备22台(套)。(原标题:国家民委去年“三公”支出3423万元 同比减6.07%)编辑:

晨报记者 朱晓芳  昨天上午,上师大中国慰安妇问题研究中心举行了“血色残阳‘慰安妇’——日军性奴隶历史记忆”展览,166个上海日军慰安所分布图第一次被展示出来,为确定这166个慰安所位置,研究团队用时22年。  昨天的展览还展示了日军实施慰安妇制度的档案,以及中国大陆20位慰安妇幸存者肖像。集中展示了日军慰安妇制度的产生,苦难的受害者,索赔、审判与罪责,调查、现状与关爱等内容。   此次展览首次发布了166个日军慰安所分布图,另外展览还公布了新发现的战时日本印制的标记有“慰安所”的上海老地图三张以及新发现的峨嵋路400号原日军海军慰安所。  据介绍,166个上海日军慰安所分布图的绘制来之不易。上师大中国慰安妇问题研究中心主任苏智良教授前后与60多位学生,从1993年至今,调查共22年,目前确认的上海日军慰安所有166个。位置涉及虹口、杨浦、浦东、宝山、青浦等多个区域。这一分布图的公布,使得日军实行慰安妇制度的残暴历史再次得以确认。  昨天,3张标有日军慰安所的上海老地图也同时公布。分别是:《上海街区图》,1937年8月15日东京印刷,由“大日本帝国陆地测绘部”绘制,上面标有世界上第一个慰安所“大一沙龙”的坐标;《虹口地区地图》,日本宇野商店印制,标有美楣里慰安所和克明里慰安所群;《1943年最新大上海地图》,由日本堂书店发行,森武久制图,标有日本海军下士官集会所(今峨眉路400号)和“大一沙龙”慰安所。   据介绍,166个慰安所的历史旧址如今大多已是居民楼。  这些历史旧址是否都有必要保护起来?对此,苏智良表示,因为数量很多,不可能将每一个都单独保护起来,而且有的已经被拆掉了,但是有些特别有纪念警示意义的可予以保护。  “例如虹口区的东宝兴路125弄、123弄的‘大一沙龙’旧址,是日本海军指定开设的特别慰安所之一,其存在时间从1931年到1945年日本投降,整整14年;它既是日军在亚洲设立的第一个慰安所,也是世界上存在时间最长的日军慰安所。所以,虹口区已经将其列入了内控名单,不能随便拆除,虹口区文化局同规划部门、文物部门和街道,正共同研究下一步操作方案,房管部门也将对房屋破损的地方进行修缮。”苏智良指出。(原标题:166个日军慰安所分布图首次公布)编辑:

分类:旅游

时间:2016-11-06 04:35: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