受欢迎的文章
记忆胶囊

合肥抽查3千余学龄前儿童近半数视力不良

即便幼儿园采取措施控制儿童看电视,但学龄前儿童的视力情况仍不容乐观。 7月9日,合肥市妇幼保健所公布的“2015年集居儿童体检情况分析”中,抽查的3442名学龄前儿童中,视力不良率达47.35%。    据介绍,合肥市妇幼保健所对25所直管托幼机构集居儿童进行了健康体格检查,共体检6920名儿童。保健人员对其中的3442名5岁以上儿童进行了视力检查。  检查中发现,视力正常儿童占受检人数的52.65%;单眼视力不良儿童629人,占受检人数的18.27%;双眼视力不良儿童1001人,占受检人数的29.08%。根据不同年龄段,与2014年同比,学龄前儿童视力不良率上升了2~7个百分点,上升势头很猛。    儿童保健专家说,儿童正处于视觉发育期,大部分孩子是因为后天用眼不当而导致的视力不良。幼儿过早接触、过度沉迷于电视、电脑、手机等电子产品。由于用眼时间过长,产生用眼疲劳,加上户外活动较少,一方面严重影响儿童视觉功能发育,另一方面容易导致孩子出现假性近视、斜视、散光等屈光问题。    学校怎么做?幼儿园要改善教室环境,增强室内光线强度,修改教程安排,增加户外活动时间,减少看电视时间,加入眼保健操课程,教会孩子看书、写字的正确姿势。  家长怎么做?应让孩子养成科学的用眼习惯,多让孩子吃动物肝脏、鱼类、胡萝卜等富含维生素A、C的食物。

荆楚网消息(记者 张城 实习生 夏远志)小龙虾为不少人所爱,但你见过蓝色和白色的小龙虾吗?7月6日,两位网友通过大楚网今日报料APP,晒出了自己发现的“小蓝虾”和“小白虾。一时间,“小蓝虾”和“小白虾”成了网友关注的焦点,吸引了众多“虾粉”的眼球。   记者上网搜索发现,网上关于“小蓝虾”和“小白虾”的议论比比皆是,在江苏、安徽、重庆等地也有过报道。大家普遍关注的焦点都是:这些小龙虾究竟是怎么出现的?是污染还是基因变异?   7月7日,记者特意采访了湖北省水产科学研究所高级工程师、被誉为小龙虾首席研究专家的舒新亚教授。舒教授表示,蓝色小龙虾和白色小龙虾在国外都有,而在国内则比较少见。小龙虾是一个很大的家族,它有600多个种类,我们国内常见的是红色小龙虾只是小龙虾大家族中的一员。   据他介绍,蓝色和白色小龙虾在我国出现,有两种可能:一是从国外引进来的;二是由于小龙虾的内分泌作用和环境、食物等因素的影响导致小龙虾个体出现变化。其中,个体的内分泌作用可能是主要成因,因为小龙虾体内有一种叫做虾青素的物质,它有红色、褐色、蓝色等多种颜色,局部以什么颜色为主,虾壳就会呈现出什么颜色,这些都是因个体而变的。对于网友提出的污染或变异导致“小蓝虾”和“小白虾”出现的推测,舒教授予以了否定,他说蓝色和白色小龙虾的出现只是一种极为少见的个体现象,不能反映整个种群的特征和区域环境的变化。  舒教授同时表示,这些虾的颜色尽管不同于我们常见的小龙虾,但食用并不会对人体造成危害,大家可放心食用。

中新社北京6月24日电 (记者 马海燕郭金超)记者24日从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十五次会议获悉,中国拟在北京等13地检察院开展检察机关提起公益诉讼改革试点工作。  当天,全国人大常委会审议关于授权最高人民检察院在部分地区开展公益诉讼改革试点工作的决定草案。这13个试点地方包括北京、内蒙古、吉林、江苏、安徽、福建、山东、湖北、广东、贵州、云南、陕西、甘肃等省(区、市)。  近年来,污染生态环境、危害食品药品安全等侵害社会公共利益的事件时有发生,社会各界呼吁检察机关通过提起公益诉讼等方式维护社会公共利益的要求日益强烈。在国有资源保护、国有土地使用权出让、生态环境和资源保护等领域,一些行政机关违法行使职权或者不作为使国家和社会公共利益受到侵害。中共十八届四中全会提出探索建立检察机关提起公益诉讼制度,以充分发挥检察机关法律监督职能作用。  最高人民检察院检察长曹建明说,由于检察机关提起公益诉讼没有明确的法律依据,因此需要经过全国人大常委会法律授权,选择部分地区进行试点,为进一步完善相关法律积累实践经验。  草案将民事公益诉讼的案件范围确定为检察机关在履行职责中发现的污染环境、食品药品安全领域侵害众多消费者合法权益等损害社会公共利益的案件。根据中共十八届四中全会决定,将行政公益诉讼的案件范围确定为生态环境和资源保护、国有资产保护、国有土地使用权出让等领域负有监督管理职责的行政机关违法行使职权或不作为,造成国家和社会公共利益受到侵害的案件。检察机关提起诉讼的身份确定为“公益诉讼人”。  关于公益诉讼案件的被告,草案规定,民事公益诉讼案件的被告是实施损害社会公共利益行为的公民、法人或其他组织。行政公益诉讼案件的被告是违法行使职权或者不作为的行政机关,以及法律、法规、规章授权的组织。  根据该决定草案,公益诉讼改革试点工作期限为两年,自授权决定公布之日起算。(完)(原标题:中国拟在北京等13地开展公益诉讼改革试点)编辑:

据新华社消息,记者从江西省萍乡市公安局获悉,9日15时许,萍乡市公安局安源分局接到报案称,萍乡市民邹某被身份不明人员绑架。安源分局立即依法立案侦查。经缜密工作后发现,刘峰(浙江温州人)、朱礼通(江西上饶人)有重大作案嫌疑。  7月14日晚,警方分别在江西、广东将刘峰、朱礼通二人抓获,经初步审查,刘峰、朱礼通二人对绑架、杀害邹某的犯罪事实供认不讳。  警方进一步侦查了解到,黄钰刚(广东省深圳市人)、王林(香港居民)涉及此案。邹某曾拜王林为师,二人关系密切。目前上述四名涉案人员均已到案,案件正在进一步审查中。  南都记者获悉,其家人称,近年来受官司拖累,加之年纪渐高身体不好,王林已经很少外出,本次是顾及与老友的多年情谊。。7月16日早晨,其家人接到警方通知,王林已被刑拘。  据王林家人称,他们对警方通报中提及的“黄钰刚(广东深圳人)”并不熟悉,    南都记者了解到,警方通报中被绑架、杀害的邹某即邹勇,江西天宇燃料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此前公开自称拜王林为师,二人关系一度相当密切。二人于2011年反目成仇,邹勇曾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声称,2009年,他交给王林500万元"拜师费"后成为其"弟子",此后还陆续被王林索要了近3000万元的财物。此后二人几度对簿公堂,近来也冲突不断。      王林在香港诉邹勇的物权案,虽经香港高等法院判决,一审赢得官司,但时至今日,王林因涉嫌帮邹勇作假欺骗香港移民局,决定放弃不要这套房子了,打算撤诉。  对于双方的房屋纠纷,因“王林事件”而持续两年。此案曾在2013年12月由香港高等法院一审判决,认定邹勇只是以信托形式代王林持有,王林取得所诉物业一切所有权。    6月23日上午9时,邹勇与王林有关购酒纠纷案在江西省高院二审开庭。邹勇称被王林诈骗,诉请法院要求王林返还1840万元的酒款及424多万元的利息损失。  此案去年9月在江西萍乡中院一审开庭审理。今年4月3日,萍乡中院一审宣判,驳回邹勇的诉讼请求。一审后,邹勇不服而提出上诉。目前,王林正在等待此案的二审宣判。    王林与邹勇还涉及深圳一处别墅纠纷案。  王林称,2008年10月,他帮邹勇在深圳怡景花园购别墅一套,价值1280万元人民币,定金80万现金是他支付的,余款邹勇自己支付,此后经邹勇委托授权,他帮邹勇把这套别墅扩建、重建、装修等,共花费了1700多万,但是邹勇至今也没有给他钱。2011年,他患“亚急性细菌性心内膜炎”在长沙湘雅医院入院一年,希望邹勇能归还这些年来欠他的钱,没想到遭邹勇矢口否认。两人关系由此破裂。  但邹勇则称,两人关系的破裂,是因为拜师多年未学到功夫,却支付了巨额的拜师费,感觉受骗了。  2012年10月29日,王林向萍乡中院提起诉讼。萍乡中院2013年5月9日一审宣判,认定王林和邹勇此前签订的买卖房屋协议真实合法有效,因邹勇违反协议,遂判决解除购房合同,邹勇返还王林购房款3300万元。  随后的2013年7月,“王林事件”开始受到媒体关注。  邹勇因不服一审判决,上诉至江西省高级法院。2013年8月21日,江西省高院以“原审判事实不清”为由裁定发回重审。此案后与该别墅的扩建、重建、装修费等纠纷,两案合一,重新回到萍乡中院审理。今年5月8日,邹勇及王林双方的律师在萍乡中院交换了证据,即将开庭审理。    据了解,2014年12月,邹勇带领其公司近百名员工,围堵王林位于江西芦溪的家,并打出“王林骗子,欠债还钱”、“还我血汗钱,我们要吃饭”等条幅。王林当时对此事回应称,“他欠员工的钱,干嘛让我还?跟我有什么关系?”  2015年1月5日,王林与邹勇见了一面。对于此次会面,王林称,“他(邹勇)说,当年就是因为你向我介绍刘志军,现在刘志军被抓起来了,我什么事也干不成,你要负责任。”王林称,邹勇让其拿出3000万,要不事情就不能了结。  据王林提供的视频监控显示,2015年2月14日,邹勇开着一辆红色轿车来到王林位于深圳的家门口,车后面还有一辆皮卡,车上有10多位年轻人。王林家人称,当时他们和一些朋友正在院子里贴春联,遇到邹勇冲进来,朋友们就合力将邹勇往外面推。随后,王林家人报警,来了很多警察,才将此事平息。此事得到当地黄贝派出所一名熊姓警官的证实。  据了解,这次事件中,邹勇还被警方要求写下保证书,保证以后不再骚扰王家。  2015年5月29日,王林与邹勇再一次“交锋”。王林提供的监控视频显示,在当日下午6时许,邹勇带人在王林位于深圳的家门口来回晃悠。王林称,邹勇这天来他家“找麻烦”,前一天他就接到了朋友的告知,邹勇带人来时,身上还捆绑了很多炸药,是来威胁拼命的。这次冲突,也因警方的及时介入,没有继续发酵。  采写:南都记者嵇石 实习生王伟凯    上个世纪80年代末开始,王林以“空盆来蛇”“断蛇复活”“纸灰复原”“凌空题词”“徒手断钢筋”等所谓气功绝技被传得神乎其神,甚至,他的气功还被称有治病的神奇效果。2013年,王林接连被举报涉嫌非法持枪、非法行医。  一些“知情人士”认为,“大师”王林确有一种“超乎常人”的能量,这种能量实则源于其经营多年的政商人脉圈。正是因为这种看似无所不能的人脉圈,为王林平添了神秘感,也让一些抱有各种目的的官员和商人趋之若鹜。  据办案人员透露,江西省人大常委会原副主任陈安众在2001年至2006年担任萍乡市委书记期间,与“大师”王林打得火热。  与王林火热的官员不仅仅是陈安众一人。江西省政协原副主席宋晨光、广东省政协原主席朱明国、江西省人民检察院原检察长丁鑫发、原铁道部部长刘志军等因贪腐落马的官员均赫然在列。  湖南省交通厅有关负责人曾向记者透露,在湖南交通系统腐败窝案中,一名涉案官员甚至直接要求行贿方将数百万元贿赂款转给王林,以求“消灾”。  “有的人是真信他的功力,有的人其实是装傻,目的只是想进入这个非富即贵的圈子。”一名知情人士一语道破“天机”。事实上,王林有时真能帮人“平事”,靠的就是圈子的人脉力量。 新华社      此前,王林曾被举报涉嫌非法持有枪支、非法行医、行贿、诈骗等多宗罪名。2013年,当地公安部门、卫生部门均分别对王林涉嫌非法持枪、非法行医展开调查,时隔两年,两部门均表示仍未掌握有效证据,案情难以突破。    2013年7月30日,萍乡市芦溪县公安局接到举报称:王林持有一支五连发来福枪。同年8月5日,芦溪县公安局副局长刘峡向记者证实,鉴于举报人提供的情况且有多人指证“王林非法持有枪支”,王林一案符合立案条件,已经进入侦查阶段。  2015年7月8日晚,萍乡市公安局官方微博发布消息称:2013年8月1日、8月6日,办案民警对王林位于芦溪县、宜丰县的两处住宅分别依法实施搜查,未发现涉案枪支;2014年4月9日,在获悉王林从香港回到深圳后,办案民警赶赴深圳,依法将王林传唤至深圳市公安局接受讯问;2014年6月29日、7月19日,办案民警又先后两次依法传唤王林到芦溪县公安局接受讯问;2013年8月至2015年5月,芦溪警方先后寻找并询问了王林多个地点的社会关系人、邻居等20余人,均未获得有价值的涉案线索。    针对王林对外称自己的气功有治病的神奇效果,当地卫生部门官员曾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王林并未在当地卫生部门办理医疗机构执业许可证,也没有注册执业资格。  萍乡市卫计委负责人16日在接受采访时透露,并未查出王林非法行医的有效证据,芦溪县在全县范围内启动了调查程序,未发现有群众经王林用气功治过病,未发现王林在县内医疗机构坐过诊,未发现王林有药品或者辅助医疗设备的采购记录。    针对王林诈骗一说,最受关注的是邹某此前的说法。邹某曾向记者表示,王林总是各种明示暗示他交拜师费等,当初拜师费就交了500万元,还送过价值500万元的黄金、总价值超过1200万元的房产和豪车,此外每年送过节费、生日费每次不低于10万元。  2013年8月3日,继王林在芦溪县的豪华别墅——“王府”被摘牌后,又在江西宜春市被网络曝出拥有3栋别墅。此外,有举报人透露,王林在某单位内还修建有一栋三层别墅,是上世纪90年代初,这家单位负责人因“佩服”王林而划给他的地。但记者多方了解到,因时代久远且涉及个人隐私,这栋别墅是否为王林名下产权,仍未得到证实。新华社编辑:

新华网郑州6月25日电(记者甘泉)记者从郑州铁路局获悉,经铁路总公司批准,郑焦城际铁路以综合评估全优的好成绩获得开通运营资格,将于6月26日正式开通运营。  据悉,连接郑州与焦作的这条城际铁路设计时速为250公里。其中郑州往焦作方向首班车的发车时间为7时15分,末班车时间为18时25分,全程约50分钟。焦作往郑州方向的首班车时间为8时33分,末班车为19时22分。  郑焦铁路火车票25日中午开始出售,旅客可以到任意火车站、火车票代售点及通过12306网站、手机客户端购买。编辑:

分类:旅游

时间:2016-10-03 14:34: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