受欢迎的文章
记忆胶囊

四川威远警方回应男子遭便衣枪击:他是嫌犯

长江新闻8月3日刊发《》一文后,引起广泛关注。4日中午12点34分,四川威远公安官方微博发布通报,称伤者李小佳是警方追捕的嫌犯。但,昨日记者询问威远公安为何开枪时,对方未告知原因和相关细节。  8月4日,威远公安微博信息发布6月24日17时30分许,威远县公安局城南派出所副所长李加庆等3人在县人社局附近着便衣设伏抓捕涉嫌寻衅滋事、故意伤害犯罪的在逃嫌疑人李小佳时,李小佳驾车逃逸。  李加庆等3人迅速上前包围车辆,在表明警察身份后命令其“不准动,下车”,犯罪嫌疑人李小佳发现自己被抓捕民警围堵在车内,拒不服从民警的命令,强行急倒车,欲掉头驾车逃离。  李加庆等在跟随车辆反复拍打玻璃责令其停车无效后,随即朝天鸣枪示警。  犯罪嫌疑人李小佳依然无视警告,继续强行驾车逃离现场,李加庆朝逃离的车辆开枪射击,犯罪嫌疑人李小佳仍然没有停止驾车逃跑的行为,李加庆再次开枪。  最终,犯罪嫌疑人李小佳驾车逃离现场,民警追击未果。  随后,威远县公安局组织人员设卡布控,查找犯罪嫌疑人李小佳下落。  当日18时许,威远县人民医院报警称接诊一疑似受枪伤的病人。经民警现场确认,枪伤病人正是犯罪嫌疑人李小佳。  事件发生后,威远县公安局立即请求医院组织医护人员对犯罪嫌疑人李小佳全力救治,同时主动将事件基本情况向威远县人民检察院进行了通报。  当晚,威远县人民检察院介入调查。公安机关将按照检察机关和上级公安机关调查结论,依法依规对民警使用枪支问题进行处理。  8月3日,长江新闻采访威远县公安局副局长长江新闻:我想问下李小佳的事情,你是主管这个事的吗?  倪俊:嗯。  长江新闻:李小佳在6月25号被枪击,说是三个便衣警察所为,有这个事情吗?  倪俊:嗯,这个调查是(县)检查院在调查。  长江新闻:你们还没有调查吗?  倪俊:是(县)检察院在调查,我们没有调查。  长江新闻:那确定有这个事情吗?  倪俊:嗯。  长江新闻:那三个人是公安局的吗?  倪俊:是是是。  长江新闻:他们当时没有穿警服是吧?  倪俊:嗯。  长江新闻:公安局这边没有给个说法吗?  倪俊:调查是(县)检察院在调查,我们怎么给个说法,我们不能自己调查自己。

新京报快讯 (记者马力) 北京东城和西城将各分配数百套限价房。北京市住房保障办公室今日发布消息,已为东城和西城区分别调配619套和759套房源,分配给参加限价房公开摇号的家庭。  市住保办表示,东城区和西城区由于自身土地资源紧张,缺乏自有土地建设保障房,因此协调调配其他区县的保障房源给这两个区。  此次调配给东城区的房源位于良乡高教园区,房源759套。  西城区获得的房源有619套。具体房源包括:位于顺义区仁和镇的鼎顺嘉园项目房源60套;大兴区黄村镇的首创悦都汇项目房源7套;大兴区黄村镇的华远和墅雅园项目房源41套;大兴区亦庄镇的南海雅苑项目房源158套;大兴区旧宫镇的中国铁建兴盛馨苑项目房源283套;通州区永顺镇的富力惠兰美居项目房源44套;通州区马驹桥镇的富力尚悦居项目房源26套。  市住保办要求两个区在这些项目取得预售许可证起45日内完成保障家庭的选房。

中新网北京8月15日电(记者 马学玲) 天津滨海新区爆炸事故发生已超过48个小时。最新消息显示,此次事故已导致56人死亡,720余人住院治疗。目前,现场明火已基本扑灭,在检出氰化物等有毒有害物质的情况下,对事故污染物如何净化脱毒引发关注。      8月12日深夜,天津滨海新区一处危险品仓库发生爆炸。截至14日15时,爆炸事故共造成56人死亡,721人住院治疗,其中危重症25人,重症33人。  上述已确认死亡的56人中,其中消防人员达到21人。  在14日下午举行的第三场新闻发布会上,天津市公安消防局局长周天通报称,牺牲官兵善后事宜正在进行。  周天介绍,截至14日15时,全体参战消防官兵继续加大人员搜救力度,在前几次搜救出32人的基础上,又搜救出12人,搜救总数达到44人。  天津港集团公司报告,目前尚有数十人无法取得联系,正在积极搜救中。  天津滨海新区常务副区长张锐钢14日介绍,经过初步统计,事故受灾居民涉及1.7万户,受影响的工业企业1700户,商户675户。      中新网记者14日下午在爆炸事故核心区看到,现场仍有数米高的滚滚黑烟向外冒出。  天津官方称,现场明火基本扑灭,复燃可能性很小,尚无法确认爆炸仓库危险品种类清单。  驰援天津爆炸的中国核生化应急救援队方面14日表示,已从从现场检测出钠元素。因为钠遇水易爆燃的特性,一旦发生降雨,可能存在一定危险性。  另外,来自央视的消息显示,天津爆炸事故现场空气检测数据正常。      据悉,目前仍坚守在事故处置现场的消防官兵达800余名,消防车140余部。消防人员正在爆炸废墟展开地毯式搜救。  对于在爆炸现场地下管线中检出的氰化物等有毒有害物质,根据环保专家意见,抢险人员已封堵唯一的一个雨水外排口,另外一个污水排放出口也被闸死,确保现场没有污水外流进入周围环境。存储下来的污水,将用水泵抽进污水处理厂。  中国兵工集团新华公司14日称,已组织核生化防护及活性炭专家团队研判事故污染后续救援需求,并与政府部门接洽,分析并提出事故污染物如何净化脱毒方案。将重点与特警部队、救援中心及红十字会等单位联系,参与后续救援行动。  此外,受国家中管局指派,全国著名烧伤医学专家、无锡三院烧伤整形科主任吕国忠,烧伤科副主任医师朱宇刚14日紧急赶赴天津,参与指导天津危险品仓库爆炸伤员救治工作。      最新消息称,救援工作组已安置群众6300余人,向受灾群众发放饮用水和食品,保障其基本生活需求,设立临时医疗点。事故中心区海港城居民已基本疏散。  张锐钢说,新区房管部门正在抓紧研究制定房屋维修方案,安排破损门窗、型材、玻璃定户,落实维修资金和维修队伍,待受损房屋险情排除后统一按程序开始修缮。  另外,保监会办公厅14日下发紧急通知,要求各保险公司应设立专门的理赔绿色通道,简化理赔流程和办理手续,缩短理赔处理时间。  据介绍,事故发生后,社会各界踊跃捐款捐物,滨海新区慈善协会已收到捐赠现金170万元,以及大量的食品、生活品和药品。      14日,一名消防员被成功救出,成为事故发生后首位被救者。  对此,周天回应称,爆炸事故发生后,处置和灭火过程中,搜救工作一直进行并得到加强,整体进展也比较顺利。  不过网上还是出现一些疑问。在回答中新社记者“爆炸是否与救火措施不当有关”的问题时,周天强调,天津市消防总队在接警后第一时间赶到现场侦查火情,而第二分队刚一赶到现场就遭遇爆炸,事发突然。  “当时港口消防支队已经在开始灭火的处置中。”周天说。(完)(原标题:天津爆炸事故48小时:已致56人死亡 如何脱毒引关注)编辑:

京华时报讯 (记者王硕)昨天,环保部通报了“3月4日兰州市自来水异味事件”的调查结果,确认这是一起因企业违规开闸泄水排沙导致的环境污染责任事件。通报显示,甘肃省兰州市红古区政府等部门8人因日常履职不到位被处以党纪政纪处分。  3月4日,环保部接到甘肃省环保厅报告称兰州市部分市民反映自来水出现异味。3月5日,兰州市威立雅水务集团自来水厂取水口水质指标监测结果达标。3月9日,环保部启动调查程序,经现场勘察、资料核查、人员询问以及专家论证,认定此次兰州市自来水异味事件是一起因企业违规开闸泄水排沙导致的环境污染责任事件。此事经网络及媒体广泛关注和报道后导致部分市民恐慌,到商场、超市采购瓶装水,造成了不良社会影响。经评估,事件产生应急处置费用94.922万元,属一般突发环境事件。  经查,此事的直接原因是青海民和湟水河金星水电公司开闸泄水排沙,部分底泥及沉积物随排水流入湟水河下游并进入黄河。间接原因包括金星水电公司选址和设计存在缺陷,不利于发电和正常排沙;兰州市红古区有关部门通报和报告不及时;青海省民和县水利、环保部门日常监管职责落实不到位等。  事后,肇事企业被处以10万元罚款,企业法人代表因阻碍国家机关工作人员执行公务被处行政拘留10日。因日常履职不到位,甘肃省兰州市红古区政府、水务局、环保局、住建局,青海省民和县水利局、环保局等部门8人分别被处以党纪政纪处分,其中兰州市红古区水务局副局长被处以党内严重警告、行政撤职处分,但上述8人的姓名并未公布。(原标题:8人因履职不到位受处分)编辑:

法治周末记者 孙继斌  发自青海西宁  7月10日上午,青海省花宝蜂业股份合作公司(以下简称花宝公司)又收到两件特快专递,董事长张敬群打开一看,是青海宗业地产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宗业公司)的“工作联系函”。“联系函”称“唯未能与你公司达成安置补偿协议……欲对贵公司所属房屋进行评估”,并提供了西宁市房屋征收评估机构名单。  “联系函”还称,“我公司依法拥有西宁市城东区建国南路D片区的建设用地使用权,并按规定依次取得包括拆迁许可证在内相关合法手续”。  张敬群对记者说,就在前一天,宗业公司派出3名工作人员来到花宝公司,送上一堆证明他们拥有D片区开发权的材料。  看到这个“联系函”,张敬群哭笑不得。他默默地给记者拿出了两本国有土地使用证和一本房屋所有权证,激动地说:“这是西宁市政府颁发的。我们合法取得土地。不告知,不走程序,政府就把我们的土地收了回去,然后转给别的公司搞房地产开发。这不是一地二卖吗?我们小企业就该受欺负吗?”  记者注意到,土地使用证背面有这样的说明:“本证是土地登记的法律凭证,由土地权利人持有,登记的内容受法律保护。”  法治周末记者还了解到,围绕花宝公司的土地被收回、被拍卖出让,已经引发了数起行政诉讼和民事诉讼,西宁市政府两次被推上被告席。      花宝公司位于西宁市德令哈路266号。创于1951年,前身是青海省蜂产品公司,1998年公司进行股份制改造,成立了现在的公司,现有员工48人。  2007年6月15日和6月20日,花宝公司分别通过出让登记、划拨登记,取得了位于德令哈路266号、面积分别为10421.3平方米和1828平方米的两块国有土地使用权(宁国用2007第351号、352号)。2010年5月24日,又登记取得了德令哈路264号5幢楼房的房屋所有权。  “2012年下半年的一天,宗业地产的人突然上门,称我们公司的土地已归属他们,要我们搬迁。这让我们惊诧不已。因为从未有政府工作人员找过我们,也从未接到政府的书面决定,而且与这家公司并不熟悉,所以我们没有理会此事。直到宗业地产开始对我们公司土地上的职工宿舍楼实施强拆,我们才意识到祸从天降。”提到纠纷的产生,张敬群向记者如此回忆道。  据了解,2009年6月11日,根据市国土资源局的申请,西宁市政府作出《关于收回南气象巷以东等单位部分国有土地的批复》(宁政土【2009】17号)的行政决定,同意将包括花宝公司国有土地使用权在内的30821.5平方米土地收回作为政府储备用地。两个月后,8月19日,又同意将上述国有土地以招拍挂的形式予以出让。同年12月22日,西宁市国土资源局与宗业公司签订《拍卖成交确认书》,两天后又签订了《国有建设用地使用权出让合同》,不久,宗业公司又取得了该宗土地上的《房屋拆迁许可证》,并实施了拆迁和建设。  张敬群一再对记者说,对公司土地被市政府收回,他事先根本不知情。  据了解,D片区除了花宝公司用地以及花宝公司原先的两栋职工宿舍楼外,北面原是村民、居民住宅。7月9日,记者在现场看到,两栋职工宿舍楼上都写着大大的“拆”字,北面这栋被拆得七零八落,一片狼藉,但还有三四户没有搬离。此楼北面的空地也被推出一角,两台工程机械停在那里。  再往北,三栋高楼拔地而起,一些工人还在作业,那就是宗业公司开发的“文锦丽都”项目。记者注意到,在工地临街的围墙上,发布着“文锦丽都”的售楼广告。      花宝公司代理律师崔莉说,花宝公司上述国有土地使用权都是依法取得的,理应受到法律的保护,任何单位、个人不得擅自处分、侵害。在花宝公司不知情的情况下,政府将其合法有效的土地使用权收回并再次出让给其他公司进行房地产开发盈利活动,违反了法律规定,损害了花宝公司合法权益。  2014年10月22日,花宝公司向西宁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状告西宁市政府和该市国土资源局,请求法院撤销两被告将该公司位于德令哈路266号宗地国有土地使用权出让给宗业公司的具体行政行为。宗业公司被列为第三人。  市政府答辩称:上述土地出让行为并没有给花宝公司造成实际损害。虽把土地使用权出让给了宗业公司,但尚未批准土地使用权证等相关证件,故花宝公司现持有的土地使用权证等证件仍然合法有效。  市国土资源局的答辩理由与市政府基本一致,但有所补充。该局认为,将位于德令哈路266号宗地国有土地使用权以招拍挂形式出让给宗业公司,具体行政行为程序合法。  宗业公司答辩认为,花宝公司“以所持有的土地证作为依据,迟迟不肯与我公司进行土地事宜的商讨,使我公司的拆迁工作受到了很大阻碍”。宗业公司认为,国土资源局向其出让国有土地使用权的行为,程序合法。  西宁中院审理后作出三点判决:根据土地管理法的规定,西宁市政府可以收回国有土地使用权,且花宝公司的土地是由国土资源局出让给宗业公司的,市政府的批复未对花宝公司的权利义务产生实际影响,故起诉市政府的理由不成立,应予驳回;但市国土局在收回土地和出让土地的过程中,未告知花宝公司,也未征求、听取花宝公司的意见,违反了行政程序的基本原则,花宝公司要求撤销出让行为的诉求理应支持,判决确认国土局出让行为违法;鉴于出让行为作出后已得到执行,主管部门向宗业公司颁发了《房屋拆迁许可证》,拆迁补偿工作已经进行,撤销国土局的出让行为将会给国家利益、公共利益造成重大损失,因此判决市国土局对该行政行为采取相应的补救措施。  对这份判决,花宝公司和西宁市国土局均提出上诉。市国土局上诉称:法律对“毛地”出让国有土地使用权并无禁止性规定,一审关于收回和出让行为违法的认定事实不清。  花宝公司本来对二审充满期待,因为一审已经认定国土局出让行为违法。但二审结果让他们始料不及并难以理解。  青海省高院不仅撤销了中院判决,而且驳回了花宝公司的诉求。省高院认为,西宁市政府对土地使用权出让的批复行为和市国土局实施拍卖的行为,均依法履行了有关法律规定。但高院同时又认为,上述二机关是本案土地使用权出让的批准和实施主体,作出的行政行为对花宝公司产生了实际影响。记者发现,这个认定与上述二机关的答辩意见和一审认定完全不同。  据了解,针对高院的这份判决,花宝公司已启动了再审申请。  与此同时,花宝公司认为,西宁市政府收回土地使用权的决定是问题的根源,于是在2015年5月25日,花宝公司再次对西宁市政府提起诉讼,要求法院撤销《西宁市人民政府关于收回南气象巷以东等单位部分国有土地的批复》(宁政土【2009】17号)中关于收回原告国有土地使用权的具体行政行为。西宁中院正在审理中。  花宝公司起诉书认为,西宁市政府作出的具体行政行为不仅缺乏法律依据,不符合法律规定,而且收回国有土地使用权的流程违反法定程序,剥夺了原告作为行政相对人应有的知情权及陈述、申辩、听证等基本权利。其收回国有土地使用权的具体行政行为在程序上不符合法定条件,在实体上不符合法律规定,应当依法予以撤销。      法治周末记者注意到,在市国土局的上诉意见中,首次出现了“毛地”的提法,其后在省高院的判决中,“毛地”提法再次出现。  省高院的判决称,国有土地使用权的出让,特别是尚未完成土地使用权收回和拆迁安置工作的“毛地”出让,涉及土地使用权收回、出让以及拆迁程序的衔接问题,应慎重处理。  省高院认为,《城镇国有土地使用权出让和转让暂行条例》亦无关于“毛地”出让的禁止性规定。随着“毛地”出让引发的问题日益凸显,2012年国土资源部修正了《闲置土地处理办法》,首次明确出让土地须为“净地”,禁止“毛地”出让。  为了弄清上述地块收回和出让的来龙去脉,7月9日、10日,法治周末记者在西宁市国土资源局和房屋管理局进行采访,被采访的政府工作人员也都是拿“毛地”作为解释本案宗地被政府收回和转让的理由。  在西宁市国土资源局土地储备中心,副主任赵建军向记者这样解释:本案地块收回政府用于旧城改造,属于“毛地”出让,宗业公司兜底拆迁。就是说,政府收回土地后,走招拍挂手续,宗业公司竞得成功,房管部门给它发放拆迁许可证,所有的拆迁安置和补偿都是由宗业公司负责,政府不出一分钱。但他又强调,现在不允许这么干了,现在都是“净地”出让。记者问“毛地”出让从那一年被禁止的,赵建军表示一时也说不准。  对于本案土地被收回和转让的情况,国土资源局办公室副主任张晓民不愿做过多的介绍。他说,既然进入司法程序,一切以法院的判决为准。  但以“毛地”出让方式收回国有土地使用权就不需要履行一定的法律程序吗?记者在国土资源部1999年4月26日发布的《闲置土地处理办法》中发现有这样的明确规定:“收回国有建设用地使用权决定前,应当书面告知国有建设用地使用权人有申请听证的权利。国有建设用地使用权人要求举行听证的,市、县国土资源主管部门应当依照《国土资源听证规定》依法组织听证。”  记者还查阅到,2007年11月19日,由国土资源部、财政部、中国人民银行联合发布的《土地储备管理办法》第十二条明确规定:“因实施城市规划进行旧城区改建需要调整使用土地的,应由国土资源管理部门报经有批准权的人民政府批准,依法对土地使用权人给予补偿后,收回土地使用权。对政府有偿收回的土地,由土地登记机关办理注销土地登记手续后纳入土地储备。”  另据了解,2015年5月26日,花宝公司又向西宁市城东区法院提起民事诉讼,要求宗业公司停止对德令哈路264号、266号房屋拆迁的侵权行为,立即消除影响,并将非法施工的居民区恢复原状。因考虑到该案审理结果须以状告市政府一案的审理结果为依据,6月10日,花宝公司提出中止诉讼申请,获法院同意。  对于上述几起诉讼的进展情况,《法治周末》将继续关注。    “毛地”指地上存在需要拆除的建筑物、构筑物等设施的土地。“毛地”出让涉及多方法律和经济关系,需要衔接好国有土地使用权收回、补偿和出让等方面的法律关系。  “净地”是指不含市政代征道路、代征绿化的净用地面积,也指完成了基础设施配套及场地内部拆迁平整的土地。“净地”出让,是政府已经完成了出让前的土地使用权收回和拆迁补偿工作,法律关系相对简单。  来源:法知周末编辑:

分类:旅游

时间:2016-02-06 10:45:07